1165.第1165章 逃跑-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165.第1165章 逃跑

    “小语,小语……”

    叶沛灵发疯一般的拍打着窗子,想知道裴诗语到底怎么样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可是裴诗语如今好像直接在方向盘那里,看出来一动不动,可是叶沛灵却记得她的那个眼神。

    她好像在告诉自己不要怕不要哭,可是自己怎么可能不哭。

    就是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裴诗语被撞了,自己居然无动于衷,都是自己的错误。

    如果没有下车,如果还在车上,裴诗语也不会解开安全带。

    “叶小姐,你冷静点,那个人已经跑了,要不要追!”

    黑子在旁边拉着叶沛灵,希望她冷静,然后想办法开门。

    听到凌悦跑了,叶沛灵顿时恶狠狠的说:“追她,一定要找到她,我要杀了她。”

    其实叶沛灵很清楚,如果裴诗语真的出事了,自己一定不会放过她,这次一定要杀了她,弄死她。

    三年前自己看着裴诗语那样,这次也是,叶沛灵心里出现了浓浓的自责感。

    “小三,去追。”

    黑子直接对一个手下说道,然后终于拉开了车门。

    裴诗语就这样奄奄一息的躺在上面,看起来脸色苍白,叶沛灵想过去,可是却没有办法。

    “黑子,你快,把小语抱下来,去医院,赶紧去医院,孩子,孩子!”

    叶沛灵整个人都有些崩溃了,尤其是裴诗语身下全是血,还有她的额头上。

    想到裴诗语肚子里的孩子,叶沛灵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是绝望。

    那么喜欢孩子的裴诗语,那么渴望亲情的裴诗语,如果这次孩子有事,她肯定也会活不下去的。

    黑子皱了皱眉,还是把裴诗语从车子里抱出来:“你先别担心,也许会没事呢,这边刚好有个医院,我们快点过去。”

    “好,一定会没事的,没事的,”叶沛灵一边哭着一边点头,心里对于凌悦的恨到达了一个新高度。

    她拿着俩个人的手机跟着黑子上车,然后往医院开去。

    路上,接到了封擎苍的电话。看着那个号码,叶沛灵第一次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不知道要怎么告诉封擎苍,裴诗语出事了,又出事了,还是跟着自己在一起的事情。

    最后她还是接了起来,总是要面对的,永远逃避解决不了问题,自己还得找凌悦算账。

    “封少。”

    “叶沛灵?小语呢?”

    封擎苍听到是叶沛灵的声音后,立刻有些诧异,因为她很清楚,叶沛灵一直在开车。

    他的询问,让叶沛灵有些语塞,最后还是鼓起勇气说:“我们现在正在去虎山医院的路上,小语她,她被凌悦开车撞了!”

    “她怎么样?严不严重?”封擎苍听到这个消息,头都快炸了,立刻紧张的问道。

    可是叶沛灵却摇头说:“不,不知道,她都是血,我们在路上,我也不知道,小语现在已经晕过去了!”

    “你别急,我跟顾墨马上过来,记得保护好自己。”

    封擎苍还是努力的想让自己冷静,他不能迁怒叶沛灵,叶沛灵也不想发生的。

    挂断了电话,顾墨看着封擎苍一脸阴沉,立刻问道:“怎么回事!”

    “妈i的,小语被撞了,我们现在去虎山医院。”

    封擎苍愤怒的吧手机扔在一边,然后对顾墨说道。

    听到裴诗语被撞了,顾墨大概也可以猜出来通话内容,也没有多问,直接加速往医院开去。

    叶沛灵跟黑子俩个人带裴诗语去医院后,直接进去了抢救室。

    “医生,一定要帮她抱住孩子,一定啊。”

    叶沛灵抓着医生的手认真的说道,可是医生却告诉叶沛灵,现在大人也很危险。

    “我们会尽力的。”

    听到会尽力三个字,叶沛灵真想狠狠的打这个医生,可是还是忍住了。

    自己现在一定不能这样冲动,一定要冷静冷静,绝对不可以冲动,只有医生可以救好裴诗语了。

    “叶小姐,冷静点,我现在裴小姐一定会吉人天相的。”

    黑子看到叶沛灵一直在不停的掉眼泪,忍不住说道,同时心里也感觉到了一阵压抑感。

    因为他没有完全任务,唐夜让自己保护裴诗语,可是裴诗语却还是眼睁睁的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被撞了。

    “不,我没有办法冷静,我要杀了她,我一定要杀了她。”

    叶沛灵忍不住喊道,医院走廊里的人,忍不住向俩个人投过来异样的目光。

    “等找到她,我们在去。”

    黑子对于凌悦的愤怒也很深,因为很有可能会因为那个女人,而被唐夜责怪的。

    不过黑子还是忍着害怕给唐夜打电话,可是唐夜手机去无法接通,他一定是上飞机了。

    守在急救室门口,叶沛灵的心似乎也跟着一起进去了,她恨不得自己进去代替裴诗语。

    然而一切都是不可能的,自己只能在外面干着急。

    还好,没多久急救室的门就开了,医生从里面走了出去,摘下口罩看着叶沛灵。

    “医生,她怎么样?她没事吧?”

    医生摇摇头,顿时让叶沛灵整个人都绝望了,她不敢置信的看着医生:“你说,她,她……”

    叶沛灵都不敢吧话说完了,她一直在害怕,却没有想过,裴诗语会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出事。

    “不是,病人都好,就是额头有点擦伤,至于孩子,很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

    医生有些愧疚的看着叶沛灵,对于没有保住裴诗语的孩子,还是感觉到了歉意。

    听到裴诗语没事,孩子没了,叶沛灵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不高兴。

    “谢谢医生。”

    最后还是面无表情的说了这四个字,然后看着裴诗语被推了出来。

    经过医生的一番救治后,裴诗语脸色看着更加的白了,全身都没有任何力气,就像一个破碎的洋娃娃。

    叶沛灵心里一阵阵尖锐的痛,她立刻冲上去,跟着护士一起吧裴诗语推到了病房里。

    坐在旁边,看着裴诗语还没醒过来,叶沛灵整个人就好像被人一记重锤,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小语,我要怎么面对你。”

    本书来自

    更多乡村言情流行 加公众号 hkdxsw    阅读速度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