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野种,连你爸妈都不要你-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18章 野种,连你爸妈都不要你

    裴施语十六岁生日的时候,裴爸爸送给她一条项链,当作生日礼物。

    说她是个大姑娘了,应该拥有一条像样的项链。

    她还记得当时爸爸眼神里充满了很多东西,是她从前没有见过的。

    那条项链漂亮极了,让她联想到泰坦尼克号电影里的海洋之心,只是蓝宝石没那么大,但是显得更加小巧精致,很适合平时佩戴。

    爸爸让她好好保存,不能遗失,也不能送给别人。她当时牢牢的记住了这句话,每天戴在身上不敢拿出来。

    可后来还是被裴绵绵看到了,她也非常喜欢,想从她的手里拿走。

    她牢记爸爸的话,直接拒绝了。

    结果裴绵绵又哭又闹,还找养母撒娇。

    养母二话不说就让她把项链拿给裴绵绵,若是平时她肯定就会让出来,可这是爸爸交代的,死活不答应。

    为此她还被养母给抽了,每一棍都是往死里打,把她打得遍体鳞伤。

    后来养父知道了这件事,和养母大吵了一架,甚至闹到要离婚的地步。

    她当时愧疚极了,把项链还给养父,不希望他为难。

    养父当时明确告诉她,这条项链是她的,谁都不能给。

    不过也收了回去,说项链比较昂贵,她现在还小,拿在手上反而不太安全。

    她当时并不放在心上,因为一条项链,闹得家犬不宁,下意识里对它有些排斥,也不再想着继续拥有。

    只要家里和和睦睦的,她并不在意这些身外物。

    没有想到这条项链会以这样的方式再次出现在她的面前,而且它不是哄孩子的普通水晶项链吗,怎么会价值上百万?!

    “是不是弄错了啊,这条项链不可能值这么多钱。”裴施语将图片放大,仔仔细细的盯着看。

    没错啊,就是之前的那条项链。她因为非常喜欢,所以记得很清楚。

    爸爸离世的时候,她也曾经找过这条链子。可养母说不知道爸爸藏哪里,她才放弃寻找的。

    现在怎么突然出现了,而且还是这么昂贵的东西。

    “不可能啊,她自己说的。如果不值那么多钱,到时候丢脸的不仅仅是她还有乔家,不可能弄个假货上去。”叶沛灵直接否定,就算裴绵绵不长脑子,她身边还有个乔祁呢。

    裴施语完全傻在了原地,为什么爸爸会在她那么小的时候,送给他这么贵重的礼物?

    当时家里虽然生活比较宽裕,但是也打不到一个生日送女儿价值上百万项链的地步啊。

    “怎么了?”叶沛灵察觉到她的异样。

    “这条项链,是我爸爸送给我的生日礼物。”裴施语心里很乱,脑子里乱哄哄的。

    “什么?!裴绵绵怎么敢!那是你的东西,凭什么她拿去拍卖,而且还是伯父留给你的遗物!”叶沛灵出离愤怒了,没有想到世界上有这么无耻的人。

    占了别人的男朋友不够,连父亲留下的遗物都拿去拍卖。还一副我很大方,我为慈善事业做出巨大牺牲的嘴脸,简直恶心透顶!

    裴施语这才回过神来,这条项链绝对不能拍卖出去!

    那是爸爸留给她的,当初千叮咛万嘱咐让她一定不能丢,不管谁问她要,都不能被人拿走。

    她当时明明答应得好好的,结果被养母忽悠几句,就全都忘到了脑后。

    “不行,这项链绝对不能卖出去,我现在就去找她!”裴施语拿起电话,直接拨了过去。

    电话里早就没有她们的号码,但是她一直记在心里,不曾忘记过。

    很庆幸,号码并没有被换掉,很快就给接通了。

    “喂,谁啊?”裴绵绵慵懒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语气里透着傲慢。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裴施语无法平静,声音变得十分低沉:“是我,裴施语。”

    “裴施语你个滚蛋!你竟然还敢打电话给我,我告诉你,那天的事没完!真以为你抱了大腿攀上高枝就了不起了,我呸!你最好别让我再碰见你,否则我一定会要你好看!”

    噼里啪啦的咒骂声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完全没有人前优雅贵妇的形象,跟街上的小太妹没任何区别。

    “爸爸送给我的项链,是不是在你那?”裴施语并没有理会她的谩骂,直接主题开门见山道。

    电话那头顿了顿,随即传来饱含轻蔑的笑声。

    “裴施语,你个不知道哪里来的野种别乱叫爸爸,你爸爸早就把你给扔了!你说你多讨人嫌,连自己的亲生父母都不要自己。我要是你早就跳河去死了,哪像你一样厚着脸皮活着膈应人。”

    裴施语捏紧电话,紧紧咬着下嘴唇。

    这是她心里最无法释怀的事,哪怕他拥有一个很疼爱她的父亲,她也难以释怀。

    她的父母到底是为了什么抛弃了她,难道她真的有这么不招人喜欢吗?

    裴绵绵这一脚真的踩得又狠又毒。

    如果还是从前的她,一定会崩溃。可现在,却不会了。

    “把项链还给我,那是爸爸留给我的。”

    “裴施语,你怎么这么厚脸皮!那是我爸爸,不是你爸爸,你到底要从我手里抢走多少东西你才满意!”裴绵绵愤怒极了,在那歇斯底里的谩骂着。

    “那条项链是我的,是我亲生父亲留给我的,和你这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野种半点关系都没有!我们没有让你把这些年你吃的用的全还回来都不错了,你竟然还敢跟我提项链?你是有多无耻啊!”

    “想要项链,行啊,有本事那天你自己拍回去。啊,我忘了,你这样的身份肯定进不来吧?要不我给你门路,给你找几个快入土的老头,你把他们伺候好了,兴许一个高兴就把你带进去溜达了不一定。”

    裴绵绵说完这句话,笑得更欢了,好像这么多年被压制的怨气,在这一刻全都宣泄出来一样。

    你现在没那么落魄又怎么样,一样被我踩到地底下,永远都比不上我!

    一只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丑小鸭,也妄想成为白天鹅?我呸!

    嘟嘟——

    电话被挂断,裴施语盯着电话发呆,久久缓不过身来。

    叶沛灵看她这副模样,就知道肯定谈崩了。

    其实不用想,就知道裴绵绵不会还的,否则就不会这么高调的要拍卖了。

    还卖什么慈父的人设,营造出一种她自己也是白富美的,不光靠高富帅老公的形象。

    “如果你没有凭证的话,恐怕打官司也没什么用处,而且她背后有乔家。”虽然很残忍,但是叶沛灵还是得从可行性上为她分析。

    裴施语也知道这个道理,眼眶顿时红了起来。

    爸爸当初叮嘱她的场景历历在目,为什么偏偏让她看到了,为什么裴绵绵非要把最后这点念想都要从她身边带走呢!

    如果爸爸知道她没法保护好这条项链,肯定会难过的吧。

    叶沛灵看到她这个样子心里也很不少受,可她也无能为力,只能默默的在一旁守候着。

    “你要不去找深渊大神?”叶沛灵眼前一亮,“让他先帮你把项链买下来,以后再慢慢还他钱。他这么好说话,又不差钱,应该会同意的吧?”

    裴施语猛的抬头,对啊,可以找余问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