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1章 为什么-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141章 为什么

    “不管怎么说,也是你伤害了小悦!”

    施怡并没有因为这个而对封擎苍有所好转,她心里还是充满了怨气,怨封擎苍伤害了凌悦。

    而凌悦此时就坐在沙发上,木木的,就像木偶人,不说话也不动,除了必要的呼吸眨眼,似乎一切都是多余。

    “很抱歉,我只能说抱歉了,因为我的妻子永远只有裴诗语一个人,以前我没有想起来,以后我不会在辜负她。”

    封擎苍弯腰对着施怡还有凌非岩说道,如今既然已经说清楚了,那么就没有必要在这样下去了。

    凌非岩坐在沙发上静静的吸烟,似乎一切都跟自己没有什么关系,可是他的内心也是一片的无奈。

    虽然封擎苍的做法有些不对,可是这也是对凌悦最大的一种保护。

    他们俩个人并没有什么,这样凌悦以后的生活也不会受到影响,所以凌非岩心里很清楚,封擎苍一开始就是打着这个主意。

    “既然都已经说清楚,那么事情就好办多了。小苍,以后你跟小悦俩个人就没有什么关系了。”

    凌非岩掐灭了烟头,将烟头扔在烟灰缸里,然后抬头将视线停留在封擎苍的身上。

    这一刻,他似乎从封擎苍的身上看到了自己从前的影子。

    当初的他也是这样喜欢着施玲,不顾一切,不顾家人的反对,还有朋友的不祝福。

    还好如今他终于跟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在一起,并且还有了一个女儿,这是一件非常值得令人开心的事情。

    “谢谢!”

    封擎苍弯腰道谢,如今唯一可以说的似乎也就只有谢谢了。

    “不用,希望你以后可以找到自己的幸福,至于小悦,我们会好好的劝说她的。”

    “你们俩个人之间没有缘分,也是强求不来的。”

    凌非岩无奈的说道,眼底却还是有一丝的心疼。

    到了如今这样的事情,似乎也没有什么可以在继续说的了。

    可是凌悦却忽然之间站了起来,跑到了封擎苍的跟前,目光灼灼的盯着封擎苍:“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为什么?你说话啊,说话啊!”

    凌悦狠狠的质问着封擎苍,声音很大,恨不得把嗓子都给吼破了,吼的嘶哑了。

    然而她这样做却并没有什么用,因为封擎苍不会因为她的这种行为而有任何的心软。

    “抱歉,大概都是我的错。”

    封擎苍皱眉说道,虽然对凌悦这样的行为很无奈,可是却并没有推开她或者如何。

    因为封擎苍并不想对凌悦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

    “不,我在问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擎苍哥哥,难道你一点点都不喜欢我吗?”

    凌悦激动的抓住封擎苍的手,希望他可以相信自己。

    然而凌悦却想错了,既然封擎苍这么说了,就没有想过在回头了。

    她的等待注定了是空,她的执着也注定了永远得不到回应,一切都是因为她爱了一个错误的人。

    “没有,小悦,我并不想伤害你。”

    封擎苍往后退了一步,并不想跟凌悦做过多的纠缠,一切已经说清楚了,就没有必要在继续撕扯。

    然而凌悦却不信,她狠狠的抓着封擎苍,不想松开。

    凌非岩给施怡使了一个眼色,施怡立刻跑过去,拉住凌悦的胳膊,要把凌悦拉开。

    “小悦,别这样,松手把。”

    施怡努力的想要劝说凌悦,可是凌悦却固执的不肯放手。

    她回头看着施怡,泪眼朦胧道:“妈咪,我不能松手啊,我松手了他就要走了,永远回不来了。”

    一句话,让施怡都忍不住差点流下了眼泪,可是却只能忍着。

    “傻孩子,放手吧,他不喜欢你,你这样下去,你们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

    对于固执的凌悦,施怡只能尽力的劝说,并且往开拉着凌悦的胳膊。

    可是凌悦这会力气却出奇的大,似乎想要把自己全身的力气都用尽了一般。

    “不,我不放,我不能放手,擎苍哥哥一定还是喜欢我的,他就是被裴诗语那个女人给蛊惑了!”

    “妈咪,你帮我一起拉着擎苍哥哥,他不是真的不喜欢我,他就是现在还没想好。”

    凌悦的眼泪不停的往下落,可是手却丝毫没有松过。

    这辈子,她并没有如何坚持的去做过一件事,所以现在她就是想好好的去爱一个人。

    但是为什么,老天爷都要跟她作对,都要这样玩弄自己。

    “小悦,你清醒一点,你这样只是让小苍更加为难,既然你们俩个人没有缘分,你就不要在强求了,你还有爹地跟妈咪!”

    施怡吧凌悦往自己身边扯,可是凌悦却拉着封擎苍。

    虽然用了很多的力气,可是却丝毫都没撼动封擎苍在原来的地方,她的心就像被戳了一个洞,乎乎的往进吹着冷风。

    “小悦,阿姨说的对,我们俩个没有缘分,你一定可以找到一个真心爱你的男人,而我不是。”

    “我心里有别人,而且再也容不下任何一个人,所以我只能辜负了你,如今我不会辜负她,我也不想辜负她。”

    封擎苍的声音很冷漠,说这些话的时候,就像自己叙述一件别人的事情一般,仿佛跟自己毫无关系。

    如果凌悦就这样容易被说服那她就不是凌悦了。

    “擎苍哥哥,我就是想问你一个问题,可以吗?”

    凌悦抬头看着封擎苍,眼里的祈求那么明显。

    “你说吧。”

    “如果没有裴诗语,你会喜欢我,会娶我吗?如果她没有回来,你会不会娶了我?”

    凌悦小心翼翼的试探着,问着,希望自己的心不会被疼的支离破碎的样子。

    可是爱上了封擎苍,就注定了她要被伤害到遍体鳞伤。

    因为这个男人,他吧所有的爱所有的柔情,都给了另外一个女人,所以对于别的人,只有冷漠。

    如今听着凌悦这样小心翼翼而又充满了期待的问话,他依旧摇头:“我不会娶你。”

    “因为我从来没有爱你,或者喜欢你,我的心里从来只有她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