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0章 一刀两断-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140章 一刀两断

    “妈咪,不是的,我没有,这真的不是我的错,你们要相信我好吗?我才是你们的女儿啊!”

    凌悦撕心裂肺的喊着,可是这个时候却没有人会听她的话。

    所有人都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凌悦变成这样,或许在他们的眼里,这一刻对凌悦的失望也已经到达了顶点。

    “叔叔,阿姨,小悦的事情如今已经清楚了。下面我还得说另外一件事,就是关于裴诗语的事情,她如今怀孕吗,所以我一定会娶她。”

    “就算裴诗语没有怀孕,我也会娶她,如今只是把一切都提前了而已。”

    封擎苍看着凌非岩跟施怡俩个人说道,其实就是在告诉他们俩个人自己的决定。

    所以不管他们是同意或者谁拒绝,都很自己没有任何的关系。

    听到封擎苍的话,凌非岩的眉头还是忍不住皱了起来,虽然凌悦做错事了,可是凌悦却始终都是他的女儿。

    如今自己的女儿要被退婚了,恐怕换做谁都不会高兴。

    而且封擎苍在婚礼上的时候,就已经丢下了凌悦,这件事封擎苍还没给他们一个说法,如今却是直接要退婚。

    其实就算不是封擎苍过来,他们也没有打算在继续让凌悦嫁给封擎苍了,因为俩个人确实不合适。

    “小苍,这个事情就算是你不说,我们也准备跟你谈谈的,只是之前你跟凌悦俩个人,不是领证了!”

    凌非岩其实最为头疼的就是这个,如果凌悦跟封擎苍俩个人断了关系,那么结婚证就是一个麻烦。

    而如今听到凌非岩这么说,封擎苍心里却是有些喜悦的,因为凌非岩这么说,意思就是同意了。

    “非岩,这个事情是不是还需要好好商量下,小苍跟小悦俩个人也算是风风雨雨走了这么久,也不能说断就断了啊。”

    施怡说到底还是在心疼自己的女儿,不想她就这样被自己喜欢的人抛弃。

    因为施怡心里很清楚凌悦对封擎苍的喜欢的,否则她也不会在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以后,还给凌悦说话。

    “没什么好说的了,如今你只要好好的做好小悦的工作就是了,别的事情你就别操心了。”

    凌非岩这次并没有体谅施怡,而是直接拒绝了施怡的请求,这让几个人都有些意外。

    因为凌非岩平时对于施怡的宠爱,其实大家也都是看在眼里的。

    如今却因为凌悦的事情,对施怡说出这番话,这让凌悦更加的难以接受,觉得凌非岩不是她的父亲了。

    “爹地,你怎么可以这么和妈咪说话,那可是妈咪啊!”凌悦不敢置信的看着凌非岩,似乎凌非岩做了什么错事。

    然而施怡听到后却并没有开心或者什么,直接开口阻止了凌悦继续说下去。

    “小悦,你闭嘴,我跟你爹地说话,你别插嘴。”

    她看了眼凌悦,眼底都是心疼,可是随即却还是转头看着凌非岩:“非岩,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我尊重你的决定。”

    “至于小悦的幸福,还是得靠她自己争取,强求的永远不会幸福。”

    施怡的话说的很动听,并没有因为这个而大吵大闹或者如何,可能是因为她清楚,自己就算吵闹,也没有任何的用处。

    吵闹的作用,就是将自己深爱的人推离自己的身边。

    “嗯,我知道。”凌非岩给了施怡一个温暖的眼神,然后转头看向了封擎苍。

    或许是因为看得清,所以也并不想为难封擎苍。

    “叔叔,我知道你担心这个,其实当初我跟小悦的结婚证,不是真的。”

    封擎苍犹豫了一下,还是把事情的真相说了出来。

    因为他知道,这个事情根本没有办法继续隐瞒下去了,一直隐瞒,只是让彼此更加的难堪。

    尤其是如今裴诗语已经怀孕了,封擎苍心里自然多了更多的顾虑。

    “什么?假的?不可能!”

    凌悦听到后尖声喊道,很明显对于这个结果不肯相信,觉得一切都是封擎苍欺骗自己的。

    或者说都是为了让自己跟他尽快的解除婚约,所以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施怡也很震惊,可是看着封擎苍淡定冷静的面庞,她的心也冷静了下来,询问道:“那么说,你跟小悦并没有结婚!”

    虽然是作用,可是却是肯定的说着,或许她自己心里也明白,一切都不是谁可以左右的。

    尤其是封擎苍这样的男人,他的一切行为都是在自己的掌控里,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或者干预。

    “很抱歉,当初因为我的问题,身份信息并没有确定,只是因为在那边有关系,所以直接做了假的,也是为了让小悦安心。”

    提起这个,封擎苍还是有些尴尬的,毕竟这个事情也不是多么光彩的事情。

    “本来想着完了换成真的,可是一直有事情就这样耽误了。”

    其实封擎苍心里还是很清楚的,如果自己不说清楚了,恐怕今天的事情并不能好好的处理。

    而房间里的其他几个人,这会却是震惊的无以复加,尤其是凌悦,全身就像被抽空了力气。

    “假的,都是假的”

    她颓然的坐在沙发上就像一个丢了灵魂的木偶娃娃,怎么都难以再有什么新的希望了。

    这样的凌悦让施怡更加的心痛了起来,忍不住指责封擎苍:“小苍,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虽然你不喜欢小悦,可是你也不能糊弄她!”

    其实施怡心里很清楚,封擎苍对于凌悦并没有什么男女之情,如今做的一切也都是凌悦咎由自取。

    “阿姨,你也知道我不喜欢小悦,或者说,对于小悦我并没有什么男女之情,我就是单纯吧她当做一个妹妹!”

    “所以我不想耽误她,希望您可以谅解。”

    封擎苍最后还是用上了尊称,因为施怡可以说算是他比较尊敬的一个人了。

    他跟凌悦的事情,并没有必要去牵扯其他的人,只要俩个人解决好了,一切就没有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