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9章 你太让我失望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139章 你太让我失望了

    其实封擎苍并不愿意说的,可是如今看样子,自己不说的话凌悦居然也是不会罢休。

    不管怎么样,俩家人闹起来总归是不好的,所以封擎苍本意还是想和平的解决事情。

    “小苍,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如果小悦有哪里做的不好,我们不会包庇她的。”

    施怡估计也听出来了封擎苍话里的意思,立刻变态,并且皱眉看着凌悦。

    虽然凌悦回家后并没有告诉自己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看着她慌乱的样子,施怡觉得一定是发生什么。

    “妈咪。”

    凌悦尖声喊了一声,想说什么,可是接触到凌非岩的眼神,她还是没有说出来,只能坐在位置上。

    而施怡本来就很想知道,不过心里对于凌悦这个女儿也是疼爱的。

    如今听到凌悦这样,她反而有些担心了起来,生怕凌悦做出什么难以挽回的事情。

    “小悦,既然小苍这么说,你自己也一定清楚,你就直接告诉我们,你做什么了?”

    施怡第一次如此严厉的跟凌悦说话,可是声音里却还是藏着浓浓的爱意。

    如果说施怡对凌非岩是百分之八十的爱,那么对凌悦的宠溺可以说就是百分之百了。

    不管凌悦想要什么,只要施怡可以做到,她就一定会想办法去帮凌悦得到那个东西。

    “不,妈咪,我什么都没做,我没有,你一定要相信我!”

    凌悦可怜的看着施怡,眼底甚至还带着一丝祈求的光。

    可是施怡跟凌非岩俩个人却还是忍不住的叹息摇头,凌悦是他们的女儿,她的性格俩个人怎么会不熟悉。

    如今她这么说,一定是因为自己做错事了,可是却还是不要承认。

    “小悦,你到底做什么了,你现在说你没有,我们不会相信的。”

    凌非岩严肃的说道,对于凌悦的事情他还是有些好奇。

    不过如今封擎苍也在,更加重要的是,他不想自己的女儿变得面目全非,自己都不认识。

    “爹地,你相信我,我真的什么都没做,都是裴诗语自己不小心,跟我没有关系的。”

    凌悦慌张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双手还不停的挥着。

    仿佛她这么说了,事情就跟他真的没有任何关系。

    大概是凌悦脸上的慌乱让凌非岩失望她,他冷哼一声,站了起来。

    “爹地,我”

    “说!”

    凌非岩沉声说道,这次声音却比之前都高了很多,他实在是没有办法容忍自己的女儿犯错误。

    如果凌悦真的做出了什么事情,恐怕凌非岩一定会大义灭亲的。

    可是凌悦怎么会承认呢,她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她觉得一切都是裴诗语的错。

    “妈咪你们相信我,我没有啊,我可是你们的女儿,你们怎么可以不信任女儿,你们这样让我好难过。”

    凌悦假装心痛的说道,可是她的眼底的慌乱却是清清楚楚的,任何人都看的很清楚。

    “小悦,你做了什么,你就赶紧告诉我们,只要事情可以来得及,做错事了,我们还是可以改的。”

    施怡虽然也是很生气,可是凌悦到底是自己的女儿,并不能真的眼睁睁的看着她犯错。

    而且凌非岩这个人脾气很大,别看他平时看起来温和,可是真的相处下来,才会发现他其实一点都不温和。

    所以如今凌悦做了什么,其实只要她自己说出来,俩个人也不会怪她的。

    一切只是想要凌悦的态度而已,并不是想要怎么样。

    但是凌悦根本不可能说出来,她害怕自己的父母对自己失望,伤心,或者更加的绝望。

    “不,我没有做错事。”

    凌悦大声的说道,因为她觉得自己真的没有做错事。

    一切都不是她的问题,都是裴诗语的问题,如果裴诗语没有抢走封擎苍,自己也不会那样。

    况且,自己也就是轻轻的推了她一下,她自己就晕过去了,怎么可以怪自己。

    “小悦!”

    凌非岩忍不住再次提高了声音,心里对于凌悦的冥顽不灵也是彻底的有些无奈了。

    可是凌悦怎么说都是自己的女儿,如果真的让别人知道,恐怕丢脸的还是自己。

    凌悦听到了凌非岩的声音,可是如今她就是不想认错,她就是感觉一切都跟自己没有关系。

    “小悦,你就快说把,有什么事情是我们不能好好的说出来解决的啊?你这样,让我也心里也很难过。”

    施怡跟着劝说凌悦,希望凌悦可以说出来自己做的事情,这样凌非岩的气也会消。

    “我没有做错,我为什么要承认,再说了,裴诗语她是自己掉下去的,她没有站稳摔倒了,这也是我的问题吗?”

    “而且她怎么样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又没有去害她。”

    凌悦念念有词的说着,归根结底就是不愿意承认自己所做的事情。

    “自己摔倒了?哪个人会自己站不稳,摔倒的?”

    凌非岩有些生气的说道,对凌悦这样,他真是不知道说什么了。

    “是啊,她自己不会站稳,难道还得怪我,我也只是过去一下罢了。”

    凌悦撇撇嘴,似乎想把事情都给全部说清楚了。

    可是凌悦自己心里却很清楚,裴诗语到底是如何摔倒,并且是如何出血的。

    “凌悦,你给我闭嘴,你还有脸说,哪个人会好好的摔倒了,我还以为你可以主动承认自己的错误,结果你还是让我失望。”

    “我这一生从来没有愧对过任何人,可是如今我的女儿却做出这样的事情。”

    凌非岩颓然的低头,对于凌悦忽然之间陷害裴诗语的事情,感觉一万个对不起。

    “爹地,”凌悦着急的喊了一声,可是凌非岩却转过头根本不想去看她。

    而施怡也忍不住叹了口气,对凌悦说道:“小悦,你太让我失望了,都这个时候,你居然还想撒谎欺骗我们。”

    “难道在你眼里,我们都是会害你的人嘛,我们怎么可能会有这样女儿啊。”

    施怡确实很心痛,没想过自己的女儿会做出这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