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8章 一切都是假的-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138章 一切都是假的

    封擎苍从医院出去后,直接开车往凌非岩住的地方赶去。

    在路上的时候就已经给他们打电话,询问有没有在家,得到消息后直接去了家里。

    “叮咚。”

    封擎苍站在门口按门铃,然后心里忽然之间有种特别舒畅的感觉。

    似乎今天这个事情完了以后,一切就都会好起来,自己跟裴诗语,还有别的事情。

    反正封擎苍在意的也就只有裴诗语一个人了,而且他心里总是有种感觉,她将是自己的唯一。

    “小苍啊,快进来。”

    没多久,就看到施怡打开门然后笑吟吟的让自己进来。

    “嗯。”

    他低声的嗯了声,然后直接往里面走去。

    可能是因为提前说过的原因,如今凌非岩也在,正坐在沙发上等着自己,茶几上还有泡好的茶。

    “小苍,坐。”

    凌非岩抬头对着封擎苍笑了笑说道,旁边的凌悦想说话,可是却被凌非岩的眼神阻止。

    她只能郁闷的坐在旁边,不满的噘着嘴,似乎觉得一切都不是自己的错误一般。

    “好。”

    坐下后,封擎苍并没有说话,因为他心里也在酝酿,自己到底该怎么去说。

    而施怡看到俩个人都不说话,气氛尴尬,她从厨房拿出来提前准备好的果盘,放在茶几上。

    “小苍,吃点水果。”

    施怡的声音听着给人一种特别舒服的感觉,而封擎苍对于施怡并没有讨厌或者如何,反而对施怡有些欣赏。

    因为之前经常听到凌然提起来施怡,所以封擎苍对施怡可以说特别的了解了。

    “嗯,谢谢阿姨。”

    封擎苍还是非常礼貌的对着施怡微笑,然后说道。

    他今天过来主要任务就是摊牌的,所以如今也没有什么好顾虑的。

    既然凌悦对裴诗语那样,那么封擎苍也不想在估计她的什么心情了,再封擎苍的世界里,只有裴诗语才是最重要的。

    其他的一切都是浮云,所以根本不需要在意。

    凌非岩的视线在封擎苍身上扫了扫,最后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对封擎苍说:“小苍,你今天过来是有事吧,大家也不是什么外人,有事你就直说吧。”

    不愧是总统,说话的时候都给人一种压迫力,幸好在这边的是封擎苍,如果换做别人,恐怕还真是承受不住凌非岩的这种气息。

    上位人身上的气压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抵挡的。

    “嗯,我知道。”

    封擎苍点点头,筹措了下,还是抬头对着施怡跟凌非岩俩个人点点头:“既然这样,那我就直说了!”

    “以前我以为裴诗语已经死了,可是如今我已经找到了她,所以我不能跟小悦结婚了。”

    “我知道这件事都是我的错,可是感情却是没有办法阻止的,我爱她,就算我不记得了,却还是忘不了放不下。”

    封擎苍的声音有些激动,因为这是自己第一次在别人面前提起来自己对裴诗语的感情。

    他对裴诗语的爱,就像一杯香浓的酒,越来越淳。

    “小悦的事情,都是我的错,以后小悦有什么事情,我一定会帮助她,可是我却不能娶她。”

    封擎苍的话充满了一种威胁,虽然凌非岩很清楚他说的都是真的,但是还是有些诧异。

    因为以前封擎苍并没有这么说,如今怎么会忽然之间下定决心了。

    “我知道,裴诗语也是个好女孩,如果她真的还活着,我们也不会刻意的去拆散你们。”

    凌非岩听到封擎苍的话,立刻点头,可是却也再次把问题直接抛给了封擎苍。

    封擎苍愣了下,这才说:“谢谢您。”

    这是封擎苍第一次如此恭敬的跟凌非岩说话,这也是因为他对于自己足够的尊重。

    有些事封擎苍心里还是很清楚的,但是清楚却不代表自己可以无所畏惧。

    “不用,我话还没说完。”凌非岩直接挥手示意自己还没说完。

    顿了顿这才接着说:“既然你要跟裴诗语在一起,那么小悦,你打算怎么办?”

    “你们俩个人不是已经领证了吗?”

    这才是凌非岩一直想说的,再怎么说凌悦也是自己的女儿,就算封擎苍不喜欢凌悦,也不能这样。

    他想娶就直接娶了,不想娶了,就这样放着吗?

    凌非岩的一句话,立刻让几个人都愣住了,可能谁都没想起来,这个事情。

    不过封擎苍既然都是为了解决事情,所以他早就做好了准备。

    “这件事,就是我要说的另外一个事情。”

    封擎苍看了眼凌悦,最后还是下定了决心,因为迟早都是会被发现的,所以也没什么。

    “小苍,你有什么话就说把。”

    施怡这会虽然对于封擎苍的话有些意外,可是也不能说什么。

    毕竟他跟裴诗语俩个人的感情也是令人羡慕的,况且当初也是自己对裴诗语说了那些话。

    为了自己的女儿可以得到想要的男人,赶走了这个男人心里的女人。

    这件事不管怎么说,都是自己的不对,所以施怡心里一直对于裴诗语充满了愧疚。

    “擎苍哥哥,你真的不管那些,什么都不顾忌了吗?”

    凌悦忽然之间说道,眼里蓄满了眼泪,她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所以她只能孤注一掷。

    不管封擎苍跟裴诗语如何,自己总是不愿意后退的。

    “小悦,今天你对她做了什么,我想不需要我亲自在重复一遍了吧。”

    封擎苍的声音里充满了冰冷跟寒意,有些失望的看着凌悦,只要想起来今天的事,他就全身的怒火。

    听到封擎苍的话,凌悦忍不住往后退了一大步,喃喃道:“不,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我!”

    “小悦,你做什么了?”

    凌非岩跟施怡俩个人也都忍不住问道,对于凌悦的反应,他们同时很诧异。

    可是如今凌悦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根本听不到凌非岩跟施怡的问话。

    他们俩个人只能将目光看向了封擎苍:“小苍,小悦今天做什么了?”

    “本来我不想提这个,可是如今看起来,不说也是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