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3章 不愿意相信-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133章 不愿意相信

    “没事,就是有点头疼,大概是有些后遗症吧。”

    裴诗语摇摇头,不知道该怎么说,毕竟这个事怎么说都是有些不光彩的。

    “好了,我说把,封少,我们就是想知道,今天宴会有没有邀请顾老夫人过来?”

    叶沛灵看到裴诗语不知道怎么说,顿时就急了,直接对着封擎苍说道。

    反正迟早都要问的,这样拖着也不是办法,还不如直接一点,几个人还都省心点。

    “这个,顾老夫人也在邀请的里面。”封擎苍犹豫了下,还是直接说了出来,并且疑惑的看着俩个人。

    “难道事情跟她有关?”

    其实不仅仅封擎苍怀疑,就是裴诗语跟叶沛灵俩个人也是怀疑的。

    听到封擎苍这么说,裴诗语立刻摇头:“不是,就是忽然想起来问问,看她有没有过来。”

    “那天看到我妈妈后,再没有见到她,也没有去啊笙那边。”

    裴诗语心里还是会担心封擎苍彻底对施玲失望了,所以还是想着隐瞒一下。

    不过她说的倒也是真的,自己确实很久没有看到施玲了,而且顾笙也打电话说,施玲有段时间没有来了。

    “嗯,邀请了,可是她没有过来。”

    封擎苍点点头,并没有说什么,其实有些话大家都知道,只是不愿意说出来。

    叶沛灵看到这一幕,也很无语,不过也只能帮忙劝说,并不能怎么样。

    “封少,我先回去了,顾墨还在等着呢,小语这边就麻烦你多照顾一下了。”

    “好。”

    叶沛灵还是提出了告辞,再这样继续下去,恐怕她自己也要被裴诗语跟封擎苍俩个人折磨疯了。

    “小语,你也是照顾好自己,有事给我打电话,千万不要一个人去做什么,很危险的。”

    叶沛灵还是有些不放心裴诗语,生怕她会冲动,或者做出什么事情。

    然而裴诗语却明白,自己不会冲动的,那些事情都会变成心底的一根刺,需要慢慢的剔除。

    “我知道,你快回去吧,顾墨一会该等不及了。”

    裴诗语还是有些感谢叶沛灵的,如果没有叶沛灵的陪伴,恐怕自己还是不会这么好。

    等叶沛灵离开了,裴诗语这才放心了下来,似乎欺骗了别人,也就成功欺骗了自己。

    其实施玲到底怎么样,裴诗语内心也是有答案的,只是自己一直不肯轻易的承认。

    如今就算是不想承认,恐怕也没有办法了。

    裴诗语躺在床上假装睡觉,其实心里却还在盘算着,自己到底要怎么做才好。

    往日施玲对自己的一幕幕都浮现在眼前,有好的当然也会有不好的,人没有完人。

    可是很多事情还是充满了疑点,裴诗语的心里好像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一般,以前不愿意承认的,不愿意挖开的,如今轰然裂开。

    所以就算自己再不想,在不愿意,也不能在继续自欺欺人下去了。

    她知道封擎苍进来了,然后叹气出去了,可是只能装作睡着的样子,因为裴诗语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说。

    施玲可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可是却这么对待自己,她一定要查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第二天早上起来以后,等封擎苍上班了,裴诗语直接给施玲打电话,约她出来。

    有些事情,裴诗语还是会需要当面求证,免得误会了。

    所以约好施玲后,裴诗语直接起床收拾了下,就往约定地点赶去。

    因为路上堵车了,所以裴诗语只能下车步行过去,她快到了约定的地方,却看到身后跟着的凌悦。

    裴诗语立刻停下来,嘲讽的看着她,这个女人还真是蠢,居然敢这样明目张胆的跟着自己。

    “凌小姐,不知道你这样跟着我,有什么事?”

    裴诗语看着凌悦,忍不住说道,心里却想着,她到底要做什么。

    不过裴诗语并不需要多想什么,因为她很清楚,凌悦跟着自己的原因除了封擎苍,在没有其他了。

    “裴诗语,你还有脸问我,你为什么要抢走我的擎苍哥哥,你已经是个死人了,为什么还要出现!”

    凌悦脸上的笑容并没有维持多久,她气愤的看着裴诗语,好像裴诗语跟她有什么深仇大恨。

    然而裴诗语却皱眉,她不明白凌悦到底怎么想的,只是冷笑看着她:“我抢走他?你搞清楚好吗?封擎苍本来就是我裴诗语的。”

    “什么时候,他变成你的了?你如今还有脸过来找我,凌悦你真是以为你自己就是公主了,你要的别人都得双手奉上吗?”

    裴诗语讥讽的看着面前的凌悦,她可能是没有休息好,如今黑眼圈看着很浓重。

    还有她脸上憔悴不堪的模样,虽然用了很多遮瑕的,但是依旧看起来憔悴的很厉害。

    “凌悦,你看看你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你居然还有胆色跟我这样说,呵呵。”

    “回去照照镜子吧,看看你现在像不像一个人。”

    裴诗语毫不留情的说着揭伤疤的话,反正难过心痛抓狂的也不是自己。

    何必呢?曾经自己处处都让着她,躲着她,可是最后还是落得这样的结果。

    如今自己为什么还得让着她,有必要吗?

    “裴诗语,你居然敢这么说我,你这个阴毒的女人,你就是故意想让我发脾气,然后跟擎苍哥哥告状吧!”

    凌悦被裴诗语气的不轻,可是还是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失败,把话题一个劲的往裴诗语身上挑。

    听着凌悦的这些话,裴诗语根本没有任何的感觉,唯一的就是想笑。

    以前觉得凌悦可能是比较单纯,但是如今却是发现,她那里是单纯,根本就是蠢的无可救药了好吗?

    “我想跟他告状?告你吗?你还真是吧自己当个人物了,搞笑。”

    裴诗语忍不住说道,眼底都是浓浓的鄙视,对于这个女人,她还真是提不起任何的尊重了。

    因为凌悦自己吧自己手里的牌彻底的打臭了,所以根本没有办法怪裴诗语,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