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2章 是她的吗-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132章 是她的吗

    看着封擎苍的背影,裴诗语忍不住皱眉,心里还在猜测这个时候回是谁来家里。

    因为平时根本没有人会过来,所以俩个人如今刚回来,就有人过来,这个人还真是神机妙算。

    “小语!”

    裴诗语胡思乱想的时候,就听到叶沛灵的声音,她抬头就看到叶沛灵一脸凝重的盯着自己。

    “灵灵,你怎么过来了?”

    “我过来看看你,你跟封少俩个人匆匆走了,我有点放心不下,你没事吧?”

    叶沛灵皱眉看着裴诗语,发现裴诗语似乎并没有什么问题,除了脸色有点红以外,好像没什么。

    可是看着叶沛灵如此打量自己,裴诗语还是有些尴尬,脸上的红晕顿时更加的深了。

    “灵灵,我没事,就是”

    其实裴诗语还是感觉有些难以启齿的,毕竟宴会上那么多人,俩个人居然那样,这让裴诗语还是有些尴尬。

    虽然这几年在国,她的个人习惯比较开放大胆了,可是潜意识深处她还是正常的人。

    对于这种事害羞也是正常,所以她并没有全部说完了。

    而叶沛灵本来也就清楚,裴诗语是被人下药,这会在看到裴诗语这样,立刻明白了,一切都是真的。

    “小语,你别不好意思,我就是为了那个事来的,所以你别担心,我找到证据了!”

    叶沛灵回头看了眼,发现封擎苍并没有跟进来,这才放心了下。

    不然让封擎苍知道,她还是会有些尴尬的。

    因为封擎苍还是个比较爱面子的人,如果知道顾墨看出来了,恐怕脸上也是挂不住的。

    反正等完了,让裴诗语跟他说,这样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真的吗?有什么证据?”

    对于这个事,裴诗语也很疑惑,因为自己并没有得罪什么人,也不知道为啥莫名其妙被人下药了。

    “我找到一个耳环,你看看。”叶沛灵直接拿出耳环递给了裴诗语,希望会对她有所帮助。

    而看到那个耳环的时候,裴诗语整个人都愣住了,全身似乎都僵硬了,没法动弹。

    “小语,你怎么了?傻傻的,发什么呆啊?”叶沛灵忍不住说了一声,直接打断了裴诗语的沉思。

    “没。就是感觉耳环有些眼熟,灵灵,谢谢你了,为了我的事情各种费心,如果没有你,我真不知道怎么办了。”

    裴诗语接过耳环。心情低落的说道,因为这个耳环,她印象很深,这是施玲的耳环。

    那天她来找自己,就是戴着这个耳环,所以裴诗语很清楚,这会再次看到耳环,心里却有些异样。

    如果这个耳环真是施玲的,那么施玲的耳环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

    “你是不是认识这个耳环?”

    叶沛灵有些诧异的看着裴诗语,因为裴诗语很少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如今这样,只有一个可能。

    就是她认识耳环的主人,这个事情就有些糟糕了。

    “嗯,这个耳环好像是我妈妈的。那天她过来找我的时候,戴着,我当时还觉得很漂亮,就多看了几眼。”

    裴诗语点点头,精神恍惚的说道,对于这件事,心里有点怀疑。

    并不是她想怀疑自己的妈妈,而是一切都有些巧合了。

    “不会吧?你确定没有看错吗?”叶沛灵激动的问道,似乎这个人是她自己的亲人一般。

    这也怪不得叶沛灵如此激动了,实在是事情太过于匪夷所思了。

    “没有,我很清楚,一定是她的,耳环上面还有一个墨绿色的点,所以不会弄错的,不可能会有一模一样的。”

    裴诗语很确定,这个耳环就是施玲的,但是让她怀疑施玲还是有些做不到的。

    毕竟,那也是自己的妈妈,裴诗语的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

    “小语,房间里除了耳环,还有一个男人,就是在二楼,如果不是你凑巧碰到封少,恐怕等待你的,就是”

    有些话并不需要说完,这个时候说太多也是徒劳。

    所以叶沛灵还是需要等待裴诗语的态度,只要裴诗语态度肯定了,她才可以去做更多的事情。

    “灵灵,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是她是我的妈妈,不可能会给我下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裴诗语还是不愿意相信,自己的亲生母亲会这样对待自己。

    哪怕自己一直不讨喜,哪怕自己从小没有亲人的关心。可是裴诗语还是不愿意相信。

    因为施玲三年里,其实帮助了自己很多,所以裴诗语并不愿意去怀疑。

    “小语你冷静点,也许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可能是因为你妈妈她刚好去了那个房间。”

    “所以如今我们并不是就确定是她,而是可能会有一点点怀疑,你不要乱想。”

    叶沛灵也不知道该怎么劝说,这种事本来就很难说。

    然而裴诗语的内心却好像有个声音在不停的告诉自己,事情就是这样的,就是这样的。

    她低着头不说话,努力的想让自己可以冷静点,可以正常的去思考,去想一下,为什么施玲的耳环会出现在那里。

    “灵灵,今天宴会,顾老夫人有被邀请吗?”

    “不知道,这个我没有问,要不待会问问封少吧。”

    这些事叶沛灵并不是很清楚,自己也是陪着顾墨来的。

    所以如今俩个人还是需要询问一下封擎苍,因为封擎苍一定会知道的。

    “嗯,你去让他进来吧。”

    裴诗语深深的吸了口气,想让自己可以冷静点,毕竟这件事一直冲动并不能解决问题。

    如果宴会没有邀请施玲,而她却出现了,事情一定有问题。

    如果邀请了,她出现了,可是却没有人看到她,这也很奇怪,其实最重要的还是得确定,她为什么要把耳环丢下。

    难道就是为了让别人可以知道她过来过,或者她就是下药的人。

    不过,最大的可能就是,她根本就是无意中落下的,毕竟耳环这种东西,还是很有可能自己掉落的。

    “怎么了?”

    封擎苍进来后,就看到裴诗语脸色不对,立刻询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