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0章 神秘人的邀请-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130章 神秘人的邀请

    对于封擎苍这个人,叶沛灵其实还是有些佩服跟了解的。

    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要保护的东西,而封擎苍当然也不会例外的。

    如今他虽然没有了记忆,可是却也是很爱裴诗语,所以感情问题根本不必担心的。

    “我知道,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的,你也别担心我了,倒是你跟顾墨俩个人,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啊?”

    裴诗语诧异的看着叶沛灵,因为了解自己的好朋友,所以更加希望叶沛灵可以幸福。

    大概俩个人就是这样,互相的希望彼此可以幸福,可以好好的。

    叶沛灵尴尬的咳嗽了一声,直接转了话题:“小语,我有点饿了,我去那边拿甜点,你要不要一起吃点。”

    “不吃,你先去吧。”裴诗语摇头拒绝了叶沛灵的邀请。

    这会她忽然之间没有了心情吃饭,有点郁闷,看着叶沛灵过去拿甜点了,她自己只能一个人坐在沙发上。

    其实这个宴会人很多,只是大家都好像分开了一样,没有什么人在刻意的闲聊或者什么。

    “裴小姐,封少让你过去二楼。”

    忽然一个侍者的声音响了起来,让裴诗语吓了一跳。

    看着眼前的侍者,她有些疑惑,不明白封擎苍怎么了。

    虽然心里有些怀疑,可是裴诗语还是相信了,因为只有封擎苍才会这么说,别人只会以为自己是瑞娜。

    “嗯,谢谢。”

    裴诗语道谢,然后起身去了趟洗手间,出来的时候被人狠狠的撞了下,不过因为着急,裴诗语并没有说什么。

    她只以为别人可能是有事,或者是太忙了,直接往二楼走去。

    不知道为什么,再二楼台阶的时候,裴诗语感觉一阵阵的眩晕,自己似乎有些不对劲。

    可是一进来后,自己就没吃任何东西,喝了饮料,也是很叶沛灵一起的,这就让人有些奇怪。

    她忍着身体的不舒服往二楼走去,虽然脸上很热,估计这会脸也发红了,可是裴诗语还是忍着往二楼走去。

    明明就是几步路的距离,裴诗语却感觉走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尤其是身上还在不停的流汗。

    她似乎越来越热了,尤其是越来越靠近二楼,她的理智就不清楚一点点,最后几尽涣散了,

    想回头看看,可是却没有什么力气,裴诗语只能停下来,虽然身体出现一些情况,可是裴诗语心里却很清楚。

    自己让自己只能停下来,然后等待,因为似乎想拿手机打电话,都没有办法做到了。

    裴诗语感觉到一阵阵的挫败,最后还是忍不住在地上蹲了下来,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如果一直走路,裴诗语很清楚,自己根本不会坚持住,所以如今她只能停下来。

    继续等待着封擎苍,既然她是这样,如果等不到自己,他一定会过来。

    不过裴诗语却发现很多人看自己,她只能逼迫自己站起身,往二楼的某个房间走去。

    她一定不能让别人看到,此时身体传来的一阵阵的感觉,让裴诗语很清楚,自己一定是出问题了。

    有人给自己下药了,那么说明封擎苍让自己来二楼,恐怕也是一个幌子。

    昨晚封擎苍被别人下药了,而今天自己居然也中招了,这让裴诗语很无语,感觉那些人下药的手法真是层出不穷。

    她用力推开一道门,然后走进去,却愣住了。

    她知道自己如今一定脸色很红,尤其是看到房间里的封擎苍,还有另外一个男人。

    “苍,我”

    裴诗语声音嘶哑的喊了一声,可是却没有吧话继续说完。

    这会她看着封擎苍,似乎都变成了重影,一堆的封擎苍在自己的眼前晃悠,这让裴诗语很无语。

    “你怎么来了。”封擎苍很诧异,裴诗语忽然过来,他自然也发现了裴诗语的不对劲。

    忍不住回头对身边的男人说道:“抱歉,我们的事完了再说,现在请出去。”

    他没有等着别人回话,只能走过去吧裴诗语护在怀里,不想她这幅样子被别人看到。

    等着人都走了,封擎苍这才过去将门关注,可是裴诗语却像八爪鱼一般,紧紧的缠了上来。

    她的手还不消停,一直在胡乱的抓着,摸着,让封擎苍全身的火似乎在这一刻都被点燃了。

    “小语,你冷静点。”

    封擎苍虽然被裴诗语撩拨的有些难以接受,可是此时心里却还是很清晰的。

    他不能在这个时候发生什么,不然裴诗语一定会把自己弄伤的。

    “我,好热。”

    裴诗语一只手不停的抓着自己的衣服,想要把衣服撕碎,另外一只手还不停的胡乱摸索着。

    看着裴诗语这么诱惑人的样子,封擎苍感觉自己也没有办法忍下去。

    “苍哥哥,帮帮我”

    裴诗语一边拉扯自己的衣服,一边还扯着哭腔说道,因为这会自己实在太难受了。

    全身就像火焰在拼命的燃烧,好热,想找个什么缓解一下。

    而封擎苍似乎就像一个巨大的冰块,让自己身上的燥热可以安静下来,安抚下来。

    “小语,你住手,停下。”

    看着裴诗语就要把自己的衣服撕碎了,封擎苍立刻阻止道。

    这会宴会人很多,如果不注意,恐怕还是会有人进来。自己的女人怎么可以被别人看到。

    然而封擎苍心里那么想的,可是所有的行为却开始不配合自己。

    他讲裴诗语抱着放在桌子上,直接把衣服撕碎,发出刺啦的声音,更加的刺激人。

    “苍,我好想要你,你,过来。”

    裴诗语这会意识还是有些,可是她想说的明明不是这个,话说出来了,却变成了这样。

    如果裴诗语还是清醒的,恐怕也会对自己说的话感觉到惊恐把。

    “啊!”

    封擎苍抱着裴诗语直接进去,她忍不住喊了一声,然后紧紧的抱着他,希望永远不要分开。

    俩个人一番**之后,裴诗语眼底的**彻底的退散,变的清醒了起来。

    “我”

    想起来自己刚才的疯狂,她还是充满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