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8章 她是我的-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128章 她是我的

    “小语,要不我们还是先回去吧,具体事情你们完了约时间再谈。”

    看到气氛有些尴尬,叶沛灵忍不住开口提醒道,因为谁也不想彼此关系变的混乱了。

    而从乔天的沉默,叶沛灵完全可以看出来,这个男人已经喜欢上了裴诗语,可是裴诗语并不知情。

    这样的情况,确实让人很难说,所以俩个人如今大概都是需要时间的。

    “没事,反正今天就是出来玩的,如今回去了,多可惜啊!”裴诗语摇头拒绝了叶沛灵的提议。

    因为裴诗语太了解乔天了,他不可能在这个事情说什么,而且如今回去也有点尴尬。

    所以既然是出来玩的,就需要好好的玩,才可以尽兴。

    “对,瑞娜说的是,你们好好玩,我今晚刚好还有点事想处理,等完了我会跟瑞娜好好聊聊。”

    乔天非常识趣说道,然后起身告辞,不过却还是让人送过来五**自己酿的酒,还有一个看起来更加不同的。

    看到这个酒,卫小萌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完全眯了起来,将酒**抱在怀里说:“今晚一定要喝完了这些酒,不然我是不会回去的。”

    其实裴诗语很明白,这个酒就是乔天自己酿的,欢愉是俩个人一起合作的,而这个自由,却是乔天自己的。

    裴诗语一起喝过这个酒,它入口就像一种神奇的体验,会让人想起来一些特别快乐的事情。

    大概这才是乔天最厉害的地方,一**酒,就可以让人体验一边自由的感觉。

    所以很多人高价求酒,自由却并没有卖出去多久。

    乔天的酒窖里,存了很多自由,他说等自己有一天老了,就每天泡在自由里,终老。

    “来,不醉不归。”裴诗语也拿起一**酒,直接给几个人倒满。

    因为乔天的到来气氛有点怪,不过在酒精的作用下,一切似乎都没有了,只剩下浓浓的留意。

    三个人一直把桌子上所有的酒都喝完了,这才坐在沙发上,每个人脸上都布满了红晕,看起来可爱极了。

    “哈哈,灵灵你的脸好红啊。”

    “你也是啊,就像猴子。”

    “你才是猴子,你们俩个大猴子。”

    三个人一起躺在沙发上,口里还口齿不清的说着话,完全没有想过,自己如今还在陌生的环境。

    乔天推开门以后,看到的就是三个女人一起躺在沙发上,每个人脸上红扑扑的,明显就是喝太多。

    看着地上扔的空**子,乔天还是叹了口气,对于她们的行为无奈极了。

    裴诗语再次醒来后,感觉全身酸痛,就像被汽车碾压过一般,完全不能乱动。

    她的脑子里忽然想起来自己昨晚好像喝醉了,可是如今怎么回家的,她的手猛然直接触摸到了一个暖暖的东西。

    伸手摸了吧,刚好摸在了男人的某处,她的脸顿时就红了,不过更快的却是瞪着眼。

    全身僵硬的躺着,没有动,她不敢想象,自己难道酒后乱性了吗?身边的男人是谁。

    她睁开眼,看着房间的陈设,根本就是酒店的样子,一切的一切都说明了一件事,自己跟人睡了。

    裴诗语懊恼的抓着头发,心里第一次浮现出了绝望,后悔昨晚喝太多,居然

    她慢慢的转头,还是觉得自己应该看看,跟自己在一起的人是谁,一定要打死她。

    裴诗语转身后,看到熟悉的脸,这才松了口气,可是心里却更加的诧异了起来。

    如果封擎苍过来了,他一定会带着自己回家,而不是过来酒店,可是他们却在酒店里。

    她的动作,惊醒了旁边的男人,眼睛瞬间睁开,看到是裴诗语后,整个人才放松了下来。

    “早!”

    很自然的招呼,可是却让裴诗语心里有些怪异,因为事情似乎处处透露着诡异。

    叶沛灵跟卫小萌俩个人已经不见了,只有自己跟封擎苍俩个人。

    “早啊。”

    就算再尴尬,如今也只能硬着头皮打招呼了。

    裴诗语感觉自己一定是非常蠢的,因为看到封擎苍嘴角的笑容,她就忍不住的想要跑到他的怀里。

    “苍,你怎么在这里?”

    “我在喝酒,醒了就在这,我也不清楚。”

    提起来这个,封擎苍的脸色也有点不好看了,似乎完全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出现在酒店里。

    而听到这个回答,裴诗语心里的怪异感,更加的强烈。

    总是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或者有什么被完全的忽略了,可是却始终都想不起来。

    “我跟灵灵他们喝多了,我也不知道。”裴诗语老实的说道,可是心里却依旧奇怪。

    如果是封擎苍过来接自己还好说,可是现在情况却是,俩个人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来的。

    “嗯,我会负责的。”

    看着裴诗语一脸郁闷,封擎苍以为裴诗语是心里不舒服,觉得俩个人这样有点不好,所以认真说道。

    如此认真的回答,却让裴诗语有些慌乱了,想起来乔天,她心里第一次有了躲闪。

    “我,不用的,以前也不是没有过,我先走了。”

    裴诗语直接从床上坐起来,找到自己的衣服,却发现衣服完全被撕碎了。

    而她只能傻傻的坐在床边,皱眉盯着衣服,完全懵了,衣服完全的碎掉了,昨晚的事情想不起来。

    她捂着头,不知道怎么办,可是脑海里却闪现出来几个片段,似乎他很着急,很迫切。

    所以衣服,被他撕碎,然后俩个人狠狠的纠缠在一起,彼此的交缠,他好像有点不对劲。

    “昨晚,我被人下药了。”

    封擎苍有些懊恼的说道,昨晚的事情也想起来一些,顿时感觉更加的尴尬了起来。

    尤其是看到裴诗语看着满地的碎衣服发呆,他心里就有些钝痛。

    “小语,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其实封擎苍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道歉,可能是觉得自己这样有点不好,或者是愧疚自己弄伤了她。

    因为裴诗语后背上,还有腿上,都有很多淤青,看起来触目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