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3章 还是会有点不开心-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123章 还是会有点不开心

    叶沛灵对着俩个人撇撇嘴说道,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其实三个人心里都很清楚,他们每个人都特别珍视这段关系,尤其是裴诗语。

    再自己最难过的时候,幸好还有这些朋友陪着自己,虽然他们离自己很远,可是内心还是永远向着自己。

    “快说快说,费什么话!”

    裴诗语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对于叶沛灵如此矫情,忽然之间还是有些接受不了的。

    如果叶沛灵跟平时一样,或者还可以好一点,可是如今她偏偏变的矫情起来。

    可能是因为俩个人的眼神太过于殷切了,叶沛灵最后还是清了清嗓子,这才对着裴诗语说道:“小语,你听到了,可一定要撑住啊!”

    “嗯,放心吧,还有什么消息可以打倒我!”

    裴诗语无所谓的说道,其实心里还是有些紧张的。

    因为自己已经听到过一些坏消息了,裴诗语有一些预感,叶沛灵说的事情,一定是跟顾芮有关系。

    如今除了顾芮的事情,似乎自己也没有什么事情了。

    “那我就说了,顾家给顾芮订了亲事,可是顾芮却不愿意还跑去外面找了男朋友。”

    “这件事顾老爷还不知道,估计只有你妈妈知道,她好像想让你代替顾芮嫁给那个人。”

    叶沛灵说道这里,还是有些顾忌的看了眼裴诗语,生怕裴诗语会因为这些而影响心情。

    如果裴诗语因为这个而心情不好,或者怎么了,叶沛灵还是会有些尴尬的。

    “什么,这也太过分了吧,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搞这个,让小语代替顾芮嫁过去,这怎么可能!”

    卫小萌忽然扯着声音说道,气呼呼的看着叶沛灵,似乎这个消息就是叶沛灵说的一般。

    听着卫小萌如此说,裴诗语还是忍不住笑了,可是笑容却充满了苦涩:“小萌,这不能怪灵灵!”

    “我知道,我没有怪灵灵,我就是觉得,顾老夫人有些过分了!”卫小萌气鼓鼓的说道,似乎这一切不公平待遇的就是自己。

    大概是因为对施玲太或许失望了,裴诗语这会居然都懒的替她辩解或者什么。

    因为裴诗语也不知道该如何劝解,或者说什么,对施玲好的话。

    “何止啊,她居然还想让顾笙去说服小语,可是却没想到顾笙拒绝了,并且跟顾老夫人吵了起来!”

    叶沛灵跟着点头,也是一副同仇敌忾的样子,好像如今施玲就是他们共同的敌人一般。

    然而裴诗语听到顾笙跟施玲吵架了,她立刻就有些担心了起来。

    “啊笙他怎么样,没事吧?”裴诗语紧张的追问道,似乎这么多的事情,也就只有顾笙的事情,可以让她紧张一点儿。

    叶沛灵忍不住叹气:“你啊,他能有什么事,顶多就是被禁足。这不是挺正常的。”

    是啊,顾笙以前就是被施玲保护在那个地方。那个金丝笼里面,如何都没有办法飞出来。

    可是如今顾笙好了,再被关起来,恐怕心境就不一样了。

    “禁足也很痛苦的好吗?尤其是他,心里一定很伤心了。”

    似乎只要想到了顾笙痛苦的样子,裴诗语就有些心疼甚至难过了起来,为顾笙难过。

    “你呀,让我说你什么好,顾笙可是她的亲生儿子,不会对他怎么样,现在也就是你了,唯一可以让人担心。”

    叶沛灵忍不住说道,对于裴诗语这种傻兮兮的行为,叶沛灵还是很郁闷。

    然而裴诗语却摇头:“不,那种感觉不一样的,而且还是自己最亲的亲人,都是我不好。”

    “小语这怎么可以怪你,又不是你的错,就是顾老夫人有点过分了,她怎么可以这样嘛。”卫小萌拍了拍裴诗语的手说道。

    俩个人都替裴诗语感觉到难过,可是裴诗语却摇头:“灵灵,小萌,其实这个确实是我的家事,可是我们都是最好的朋友,我也不想骗你们,我确实有些难过。”

    “可能会觉得命运对我不公平,或者什么,但是我还是接受不了,自己在意的人也被这样对待。”

    其实裴诗语就是心疼顾笙了,觉得他都是无妄之灾,完全可以避免的,可是他却傻的。

    听到裴诗语这么说,叶沛灵当即就冒火了,啪的拍了下桌子:“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你这样你以为我们就不会难过吗?”

    其实叶沛灵也明白裴诗语心里怎么想的,可是如今她却更加心疼裴诗语。

    因为这件事只有裴诗语一个人,才是当事人,别人都没法说什么。

    “对不起,都是我考虑不周,可是我不想连累任何人,尤其是你们这些,我珍惜的人。”

    裴诗语很清楚,叶沛灵永远不会害自己,所以她才会这样信任她。

    “你不要这么说了,我们都知道的,现在我好担心你啊,我感觉顾老夫人一定不会罢休的!”

    卫小萌担忧的看着裴诗语,觉得如今裴诗语格外的危险。

    可是叶沛灵却直接说:“现在说这些没什么用,最重要的还是小语你自己,一定要努力的守着自己的心,别轻易答应了。”

    “不要每次都轻易答应别人,不然吃亏的永远都是你自己。”

    其实叶沛灵就是最不放心裴诗语了,好像在叶沛灵的心里,裴诗语就是一个巨婴。

    她最不擅长的就是保护自己,最重要的还是她保护不了自己。

    所以叶沛灵才会一直替裴诗语操心,生怕她哪天出事了,被别人欺负了或者怎么样。

    “放心了灵灵,我一定会的,这个事,又不是开玩笑,我怎么可能会答应。”

    裴诗语笑了笑,其实那天施玲就说了,比较委婉,但是因为封擎苍的在场,她才没有去。

    如果不是封擎苍在,恐怕自己就真的无缘无故的,就跑去顾家,到时候还指不定得惹出多少麻烦。

    “你知道就好,不要每次都傻傻的,轻易被别人骗了,或者怎么样,明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