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0章 一碗水-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120章 一碗水

    封擎苍的声音听着没有什么温度,似乎这是别人的事情。

    然而这些话一句句到了裴诗语的耳朵里,却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讽刺,她亲爱的妈妈,居然让自己嫁给别人。

    而且是代替顾芮嫁过去,她只是一个被她遗弃的孩子啊。

    “真的吗?”

    裴诗语忍着眼里的泪水,希望自己可以坚强点,因为她很清楚,施玲也是明白自己不会同意。

    所以如今才会过来,希望自己过去,然后说服自己?

    “我只是知道这么多,不过顾老夫人大概也明白你不会同意,所以她可能就是想让你过去,被顾芮未婚夫看到,也许喜欢你了!”

    “如果他喜欢你,顾芮就可以解脱出来,不然顾芮的事情被顾家老头子知道了,恐怕她就完了!”

    封擎苍叹了口气,还是把自己知道的全部告诉了裴诗语。

    因为他也知道自己没有办法隐瞒,因为裴诗语并不是没有脑子的白莲花,所以如今他就是想告诉她,然后让她自己做选择。

    听完了封擎苍的话,裴诗语心里立刻就如明镜一般,她看着封擎苍说:“然后,把祸水引向你,对吗?”

    “他如果对我有想法,你不会同意,到时候就是你的事了,跟顾家没有任何的关系!”

    裴诗语感觉自己全身都是冰凉的,不明白同样都是施玲的女儿,为什么差距会这么大。

    难道一碗水,就真的啊可以端平吗?就算不可以,那也不能稍微的正常一点吗?

    裴诗语心里第一次感觉到,这个世界就是如此的不公平。

    因为自己不够强大,所以如今还有什么可以说的,都是这个样子了。

    “嗯,应该是这样,不过一切也都是我的猜测,至于到底是怎么样,我们还不清楚,所以不要轻易下决定!”

    封擎苍看出来裴诗语眼里的失落还有伤心,可是这个时候自己也没有办法说什么。

    因为事情确实都是真的,而且现实总是会更加的残酷一点点。

    他就是想把这个女人,好好的保护在自己的羽翼下,让她可以安心的生活,可是却有些难度。

    尤其是现在,裴诗语越来越耀眼了,封擎苍觉得,自己一定不能折了她的翅膀,就让她自由自在的飞吧。

    “我就知道,她还是对我跟顾芮不一样,可是为什么,我哪里做的不够好吗?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裴诗语忍不住站起来,对着封擎苍说道,她明白自己不应该迁怒,不应该对封擎苍发脾气,可是她就是控制不住。

    尤其是发生了之前凌悦的事情,再加上如今顾芮的事情,俩个事情让裴诗语心里极度的没有安全感。

    对于自己深爱的人,她忽然感觉自己似乎没有办法去相信了。

    “傻瓜,你很好,明白吗?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最好的。”

    封擎苍起来将裴诗语搂在怀里,她全身都在颤抖,不知道是因为太过于生气,还是太过于伤心愤怒了。

    他明白自己说什么都没有用,如今最好的办法,大概就是抱着她,让她可以安静的在自己怀里待着。

    给足她安全感,给她想要的安心,这样她才会好好的。

    “嗯,我知道,知道,我都明白的,苍,你说对吗?你也不会欺骗我对不对,你不会跟妈妈那样对我,对不对?”

    裴诗语忍不住自己的眼泪,还是抬起头,泪眼朦胧的看着封擎苍,似乎如今他就是自己唯一的救命稻草。

    一旦那个救命稻草没了,裴诗语觉得自己一定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吧。

    这样的裴诗语让封擎苍的心里,顿时就像被重重的打了一下,闷闷的,却说不出来的疼痛。

    “嗯,我会保护你,不会骗你,不会让你难过,相信我好吗?”

    封擎苍紧紧的抱着裴诗语,再她背后不停的拍打,希望她可以稳定下自己的情绪。

    不明白为什么,他总是感觉裴诗语这样崩溃,是因为自己的原因。

    而裴诗语听到封擎苍的话,眼泪却落的更加的猛烈了起来,尤其是想到他骗自己。

    明明那天晚上,是跟凌悦在一起,可是如今却不告诉自己,却还说着不会骗自己。

    裴诗语不明白自己到底要怎么办,也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相信封擎苍。

    似乎一切都陷入了一个诡异的局面,让她忍不住的想要逃离,可是却根本没有办法做到。

    “你记住你说的,知道吗,如果有一天让我发现你骗了我,我不会原谅你的!”

    裴诗语最后还是把自己内心的想法说了出来,因为她没有办法忍受封擎苍骗自己。

    也许这个世界上任何人对待自己不好,自己都可以忍受,可是封擎苍不行。

    因为只有他才是最重要的,才是自己所有内心安放的唯一地方。

    封擎苍没有犹豫,立刻就答应了,似乎这是一种本能一般,不需要犹豫,不需要任何的解释。

    “不会的。”

    其实见到裴诗语以后,封擎苍的内心始终都有一个声音,似乎正在告诉自己,不要离开,不要怕。

    所以封擎苍一直对裴诗语有种特别的感觉,似乎裴诗语有什么不同。

    后来,他才知道原来她就是自己的未婚妻,也是自己深爱的那个女人,唯一遗憾的,就是自己想不起来了。

    那些过去,对于自己而言,都是美好的回忆,所以封擎苍一直都希望可以想起来。

    “铃铃铃!”

    电话铃声打断了俩个人,裴诗语松开封擎苍,看着自己手机,是卫小萌打过来吗。

    裴诗语这才想起来,卫小萌说过了,等自己出院了,要跟叶沛灵几个人一起去玩。

    “是小萌的电话!”

    裴诗语拿着手机对封擎苍说了声,然后直接接了起来:“小萌,”

    “啊,小语你终于出院了,你知道吗我等你好久了,今晚我们一起见个面吧,我已经找到了一家特别特别棒的酒吧!”

    电话刚接通就听到卫小萌充满激动的声音,让人心里也忍不住的想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