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8章 你们在干什么-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118章 你们在干什么

    可能是因为耗费了太多的精力,裴诗语居然没多久也睡了过去。

    “砰砰砰”

    忽然的敲门声惊醒了睡梦中的俩个人,同时从床上坐了起来,一脸懵比。

    “谁啊!”

    裴诗语揉了揉眼睛,心里一阵郁闷,自己家里似乎并不会来客人啊,可是这个敲门声,到底是谁。

    旁边的封擎苍也是一阵阵的郁闷,本来他刚睡熟,可是这会却也是睡意全无了。

    不过他还是对裴诗语摇头:“不知道,我去看看!”

    “嗯。”

    裴诗语点头答应,不过还是从床上起来,跟再封擎苍的后面往外面走去。

    因为裴诗语确实有些好奇了,这个时候到底是谁会过来敲门,可是封擎苍打开门的瞬间,几个人都愣住了。

    门外的施玲脸上一阵阵的尴尬,看着封擎苍:“封少,你?”

    “我过来找小语!”封擎苍也是一阵尴尬,不过他还是很快就恢复了镇定,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

    大概是因为平时习惯了这种表情,这中时候居然看着也是如此的正常。

    不过后面的裴诗语就无法淡定了,她本来就是告诉了施玲,自己跟封擎苍说了身份。

    可是如今俩个人居然同时在家,这让施玲怎么想。

    “妈,你怎么这么快就过来了?”裴诗语惊讶的说了声,然后就往过走去。

    然而施玲的脸色却有些不好看,抬眼瞥了封擎苍一眼,这才对裴诗语说:“我不能来吗?”

    “当然不是,我就是有点意外,还想着过去接你。”裴诗语尴尬的笑笑,想掩饰自己的慌乱。

    这个时候,施玲一定是生气了,不然怎么会这么说。

    “你怎么不接电话,我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

    施玲也没有生气,只是声音始终都淡淡的,听着没有什么感情,就像封擎苍平时冷漠的样子。

    大概是因为自己心里想太多了,裴诗语愣了下,还是对施玲说:“啊,我手机放外面,没有听到。”

    裴诗语这才想起来,自己手机那会直接放沙发,根本没有拿过去。

    估计施玲打电话的时候,俩个人刚好在睡觉,所以根本没有听到声音,这就让人尴尬了。

    “嗯,”施玲点点头,不过目光却在俩个人身上扫了扫,疑惑的问道:“你们在干什么?”

    俩个人同时愣住了,尤其是裴诗语,竟然慌乱的看了看封擎苍,好像做错事的孩子一般。

    “顾老夫人,我们刚在休息。”

    封擎苍看到裴诗语这么尴尬,立刻站出来解围,并且搂着裴诗语。

    他的动作让裴诗语瞬间愣住,不过还是对着施玲讪讪地笑道:“妈,你快坐下,我给你倒杯水!”

    裴诗语挣脱封擎苍的怀抱,想过去给施玲倒水,可是却被封擎苍不动声色的拉住了。

    她转头瞪着封擎苍,用无声的意识看着他:“放手啊!”

    “不!”封擎苍同样回她一个眼神,俩个人在施玲面前眉来眼去的样子,让施玲更加烦闷。

    她忍不住咳嗽了一声,想提醒俩个人,这里并不是只有他们俩个人。

    “咳咳。”

    “啊,妈,你坐啊!”

    裴诗语立刻回过神,跑过去扶着施玲坐下,倒水放好,这才紧张的坐了下来。

    可能是因为裴诗语这样低眉顺眼的样子,让施玲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她这才改变了一下态度。

    “施语啊,妈妈就是想过来看看你,你生病,我也没机会来!”

    施玲喝了口水,这才叹气说道,不过她的表情却看着并不是多遗憾,反而觉得很正常。

    可能是因为裴诗语从小也没有经过什么才是母亲的爱,所以就算是这样,她依旧充满了惊喜。

    因为终于有个人可以在自己生病的时候,可以来看自己,而且那个人是自己的妈妈。

    这是一个特别幸福的事情,裴诗语并没有因为施玲的话生气或者什么,而是很开心。

    “没事的,妈妈,我可以理解,只要你还记挂我,我心里就很开心了!”

    裴诗语笑了笑,说道:“本来准备买点东西的,可是那会睡着了,一觉就睡过去了。”

    其实裴诗语想说,就因为这个男人,可是她还是没有好意思开口,因为她觉得施玲一定会不开心。

    但是没想到这次施玲却并没有不开心,反而看着很高兴的样子,一直主动找话题,并且跟封擎苍聊天。

    “只要你没事妈妈就放心了,难得你懂事啊,不像你妹妹,我真是不想说她啊!”

    施玲叹了口气,似乎顾芮对于她来说,真的就是一个没有办法去说的人。

    可是裴诗语却听出来了关键,顾芮虽然平时会娇纵了一点点,但是从来不会这样。

    “妈,顾芮她怎么了吗?”

    裴诗语诧异的问道,顾芮一定是出事了,不然施玲不会这么说的。

    然而施玲却更加伤心了,叹了口气,眼睛瞬间变红了,似乎随时都会落泪一般。

    “哎,妈妈命苦啊,笙儿刚好一些,小芮就不听话,我每天都是操不完的心,关键她还不听话啊!”

    施玲从包里弹出一条帕子,擦着眼泪,活脱脱一个为女儿操碎心的妈妈。

    裴诗语根本见不到施玲这个样子,她心里顿时就涌出了一股巨大的愧疚感,似乎一切都是自己的错。

    “妈,你别哭啊,到底出什么事了?小芮她怎么了?”

    裴诗语也忍不住有些着急了,施玲平时根本不会这样,当初就算顾笙出事了,施玲也没有这么伤心。

    可是如今却因顾芮的事情,就在自己面前哭成了泪人。

    “是因为顾芮男朋友的事情吧!”封擎苍这会忽然开口说道,惹得裴诗语立刻就看着他。

    似乎眼神里还有些责怪的意味,仿佛在怪封擎苍不及时告诉自己消息。

    “是啊,她那个傻丫头啊,逮着个男人就不要命,不要脸了,这次我也是没办法啊!”

    “施语,也就只有你一个人让我省心点了,别的都没指望了!”

    施玲叹气说着,此时她眼睛却红扑扑的,就像一只红色的小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