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5章 隐瞒-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115章 隐瞒

    办理了出院手续后,封擎苍直接带着裴诗语回家了。

    离开那个家其实并不是很久,也就几天的时间,可是裴诗语还是感觉恍若隔世的样子。

    因为她似乎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就是一种特别安心的感觉,大概也是家的感觉吧。

    “怎么这么开心!”

    封擎苍忍不住问道,因为回来后,裴诗语看起来就放松了很多,甚至脸上也一直带着笑容。

    本来俩个人之间的关系就特别的近了,这会更加的似乎有什么在冥冥之中拉扯着俩个人。

    “当然了,这是我的家,我又回来了。”裴诗语转身朝着封擎苍笑了笑,留给他一个倾城的笑容。

    本来就一直看着裴诗语,可是这会还是忍不住被她的笑容晃眼了。

    其实裴诗语自己也很明白,这么开心的原因,无非是因为封擎苍,自己告诉了他,自己用裴诗语的身份回来了。

    但是他还是没有想起来,这是唯一的遗憾,不过有遗憾才美好,至少俩个人如今还是在一起。

    “永远都是你的家,傻瓜,休息会我带你出去!”

    封擎苍走过来,将裴诗语搂在怀里轻声说道,似乎如今的他更加的温柔了起来。

    明明就是说着这样的话,但是裴诗语依旧感觉自己被很温柔的对待。

    大概这就是别人所说的轻易满足的人吧,这会裴诗语内心也是前所未有的幸福。

    可能是因为小绿如今时好时坏的缘故,裴诗语也感觉有些累,最后直接进去卧室睡了过去。

    在梦里,她看到了施玲,似乎施玲对于自己告诉封擎苍真相,特别的不满,所以一直对自己发火。

    裴诗语努力的想要解释,可是施玲根本不听,她说裴诗语就是故意这样做的,糟蹋别人的心意。

    她大概怕裴诗语难过,又告诉裴诗语自己也是为了她好。

    可是一切并不是这么美好,裴诗语最后被施玲发怒的样子吓到了,直接从梦里醒来。

    惊醒后,裴诗语这才发现原来不过是梦一场,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脑子里想到施玲的模样,顿时有些后怕了起来。

    可是也仅仅就是一瞬间而已,还是在梦里,裴诗语觉得就是自己太过于担心了,神经一直紧绷着,所以才会做这种梦。

    施玲怎么可能会那样对待自己,她可是自己的妈妈。不过心里那么安慰自己,还是担心。

    当初施玲就提过,所以裴诗语也会一直有顾虑,但是现在这样,明显不是裴诗语想真心接受的。

    如果施玲不愿意原谅自己,要怎么办呢,裴诗语颓然的坐在床上,也不知道要怎么办。

    最后她还是决定,明天见到了施玲再说,反正一切还没到那种时候。

    裴诗语出去后,就听到封擎苍似乎在另外的房间打电话,可能是因为自己睡着了,他也没有刻意的压低声音。

    “你说什么?别告诉我你们就是这样办事的,连个简单的人都查不到,我要你们有什么用!”

    “再给你们一天时间!”

    封擎苍的声音听起来很愤怒,对着电话一直不停的怒吼。

    最后终于挂断了,她准备推门进去,可是却听到里面再次响起来封擎苍的声音。

    这次的声音不同于以往,可是裴诗语还是听清楚了,他的电话应该是打给凌悦的。

    因为只有面对凌悦的时候,封擎苍才会这样说话。

    虽然听着很温柔,可是声音却有些僵硬的模样,裴诗语忍不住诧异,封擎苍给凌悦打电话做什么?

    “谁!”

    裴诗语不小心碰到门,立刻就听到了封擎苍的声音。

    她一阵尴尬,不过还是努力笑了笑,推开门进去:“是我,刚睡醒就找不到你了!”

    其实裴诗语心里充满了疑惑,可是却丝毫都没有表现出来。

    这个时候,她还是不愿意节外生枝,因为有些时候有些事,知道了还不如不知道。

    所以裴诗语并不想问什么,关于凌悦的任何事,她觉得自己也没必要吃醋或者如何。

    毕竟他已经在婚礼做出来选择,自己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快进来,我还以为家里有老鼠,那会就听到了声音。”封擎苍听到是裴诗语的声音,立刻笑了起来,对着她解释。

    声音听着很正常,也没有什么别的感觉,但是裴诗语却感觉出来,此时的封擎苍在狠狠的压抑自己。

    因为只有那个时候,他才会露出这样的笑容,让人莫名的感觉心悸。

    “不会吧,之前一直没有啊!”裴诗语皱眉说道,对于家里有老鼠,其实他一点都不相信的。

    可是这会封擎苍这样笃定的说着,还是让裴诗语感觉一阵阵的后怕。

    “可能是自己跑进来的,我待会出去一下!”

    封擎苍似乎有点尴尬,伸手摸了摸鼻子,然后说道。

    大概是因为俩个人之间的气氛太过于沉静了,裴诗语最终还是点头同意。

    因为裴诗语很清楚,就算自己不同意。封擎苍也会出去,而且他出去的原因也是因为凌悦。

    “要去公司吗?”裴诗语假装诧异的问道,掩饰自己内心的苦楚。

    因为她心里清楚,但是却不想拆穿,所以迅速的找了一个借口,替封擎苍好好的隐藏。

    似乎没想到裴诗语会这么问,封擎苍愣了下,还是点头:“嗯,刚忽然有点事,我去公司处理一下!”

    有点事,女人的事吧。裴诗语忍不住在心里默默的说道,可是并没有表现出来任何不愉快。

    但是她的心里却好像裂开了一条巨大的缝隙一般,有风呼呼的吹进来,让人眼睛都没法睁开。

    “那你早点回来啊!”

    面对裴诗语殷切的眼神,封擎苍最后还是点点头,眼底却有一丝挣扎还有痛苦闪过。

    他的忽然转变让裴诗语心里有一阵不好的预感,担心发生了什么事。

    可是封擎苍却摇头说:“今晚我不回来了,事情还不知道会处理到什么时候!”

    这个答案,好像在意料之中,可是心里还是会有些控制不住的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