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4章 有些人的心-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114章 有些人的心

    “傻瓜。”封擎苍忍不住摸了摸裴诗语的头发,她的头发很长,柔顺而又让人忍不住想一直摸下去。

    顺滑的感觉,爱不释手,可是封擎苍心里却很清楚,她的美好并不仅仅是自己一个人的。

    “苍,我有点紧张,你说我妈妈她会不会不开心,看到我生病了,没有好好照顾自己!”

    裴诗语还是有些紧张,尤其是现在,很久没有看到施玲了。

    最关键的就是自己跟封擎苍之间的事情,虽然施玲一直没有说什么,可是裴诗语并不傻,她当然很清楚,施玲似乎并不想自己跟封擎苍在一起。

    以前裴诗语还会觉得,施玲一定是怕自己受伤害,可是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后,裴诗语还是没有办法去一心一意的相信了。

    大概人总是这样,只要受到了一次伤害以后,那么就会把自己置身于一个独立的空间,别人进不了,自己出不去。

    “不会的,我相信她会体谅你,而且我也在!”

    封擎苍将裴诗语抱在怀里,细声细语的安慰道,可是他的眼底却出现了一抹狠厉,只是不知道是为了自己或者别人。

    而裴诗语在封擎苍的安慰下,居然也慢慢的冷静了下来。

    她的心里没有再那么的浮躁,整个人都清醒了过来。因为裴诗语很清楚,自己这样做,并没有什么意义。

    俩个人在病房里,久久的抱着,一直等到了晚上的时候,封擎宇忽然之间来了。

    “大哥,你去看看爸爸吧,他现在很想见你。”

    大概是因为有些时候没有见过封擎宇了,裴诗语总是感觉他有些地方似乎不一样了。

    甚至裴诗语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封擎宇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我说了,我不会去的,他说你事情我永远不会答应。”

    对于封擎宇的话,封擎苍似乎并没有什么感觉,甚至还冷漠的看着封擎宇,似乎完全不想搭理他。

    封擎宇似乎还不死心,对着封擎苍说道:“大哥,你好好看看,我是你亲弟弟,难道你真的要致我们于不顾?”

    这是封擎宇内心最大的结,或许再所有人心里,封擎苍才是封家的儿子,可是结果呢?

    他也是,但是所有人的目光都再封擎苍的身上。

    “小宇,你们都是成年人了,对于自己做的事情,我觉得你心里很清楚,还需要我重复吗?”

    这是裴诗语第一次以上级的身份过来,也是这么说话,但是这些前提,自己都做好了。

    “大嫂,我”

    听到裴诗语的声音,封擎宇难得的没有说话,就是目光炯炯的盯着裴诗语,还有一边的封擎苍。

    大概俩个人都被封擎苍这种手段折磨怕了,所以以后应该不会在发生什么事了。

    “别喊我大嫂,我跟苍,你心里很清楚,小宇,既然你大哥他不想去,你就不要强人所难了!”

    或许这是封擎苍第一次说那种话,但是以后却也没有什么机会了。

    “我,我知道!”

    封擎宇的心情似乎一下子低落了起来,尤其是看着裴诗语如今再次变成了充满闪光的人,他心里顿时有些低落。

    看到封擎宇郁闷了起来,封擎苍的心情却好了一点点,尤其是看到裴诗语一直盯着自己,心里别提多开心了。

    他搂着裴诗语,然后看着封擎宇说:“小宇,你也看到了,我现在要陪着你嫂子!”

    或许这是封擎苍拒绝的一个理由,可是裴诗语很清楚,这是俩个人不能说的小秘密。

    封云的身体其实早就有油尽灯枯的感觉,只是一直没有一个临界点,所以没有喷发出来。

    然而如今裴诗语跟封擎苍的事情刺激之下,他的身体就彻底的垮了下来。

    “大哥,我知道了!”封擎宇咬着嘴唇点点头,眼底却有着不认输的光芒,似乎认定了一件事。

    对于封擎宇怎么想,其实俩个人并不在意。因为在他们的心里,封擎苍只是自己的弟弟罢了。

    如今结婚后再次离婚的也是很多,没有新婚的,就很少吗。

    看到封擎宇的身影慢慢消失了,裴诗语还是忍不住有些担心。她拉着封擎苍的胳膊,不停的撒娇。

    “苍哥哥,你刚才的样子好帅啊,可是小宇说的事情,你真的不要考虑下吗?”

    并不是不相信封擎苍的判断,而是裴诗语很清楚,如今的事情并没有什么好说的。

    “不用,我说了只要你就好了。”封擎苍立刻摇头,他对裴诗语的感情,似乎一点点的再加深。

    如果有一天他可以想起来,裴诗语的心里大概也是会开心的。

    面对封擎苍的甜言蜜语,裴诗语似乎除了接招,在没有别的办法了,但是封擎苍心里却想着自己到底要怎么办。

    “傻瓜。

    “苍,你说你真的不要去看看你爸爸吗?”

    虽然封擎苍那么说了,可是裴诗语还是忍不住有些郁闷。

    因为有些人不是自己说不要了,就可以不要的,比如封云,他那么对封擎苍,但是封擎苍却不会跟他那么绝情。

    “不去。”声音听着有些倔强,但是裴诗语心里很清楚,一切都不是这么简单的。

    尤其是封擎苍,虽然他嘴上一直说着那样的话,可是心里却还是把自己当做了亲人。

    或许是因为裴诗语想太多了,所以此刻她觉得,封擎苍才是自己的。

    “都重要,可是没必要去的。”大概是因为看出来裴诗语胡思乱想了,封擎苍忍不住开口道。

    对于封擎苍这样的解释,裴诗语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苍,”

    眼看着他跟家人关系再次变僵硬,裴诗语忍不住说道:“你自己的事,我也不知道说什么。”

    “苍哥哥,我明天去看看东西。我妈要来了,我好开心啊!”

    裴诗语心里又想起来了施玲,自己所有不好的消息,都不想她知道,这次也一样。

    “我们一起去。”封擎苍对于裴诗语的要求,从来不会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