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2章 带你去见她-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112章 带你去见她

    “苍,你说小萌跟凌然回去,不会发生什么吧,我看小萌好像很害怕的样子!”

    裴诗语想起来卫小萌临走时候的模样,还是有些不放心。

    毕竟卫小萌也是自己的好朋友,就这样看着好朋友离开,受苦受难,裴诗语心里还是过意不去。

    听到裴诗语的话,封擎苍忍不住笑了起来,搂着裴诗语温柔的说道:“不会,凌然那么宠小萌,应该会好好对她的。”

    “可是你看小萌很害怕,她”

    “他们俩个人之间的事情,我们还是不要插手的好吧,毕竟人家之间的小情趣也是不能告诉我们的。”

    封擎苍一本正经的说到,可是裴诗语却总是感觉有点诧异的样子。

    因为卫小萌以往就是个可爱的萌妹子啊,可是如今居然变的那么的凶悍,关键看到凌然的时候,又变成了小猫咪。

    俩个人昨天还来过的,那会卫小萌似乎还不是这样,但是今天居然变成了这个样子,这就奇怪了。

    不过就像封擎苍说的,他们俩个人之间的事情还是得他们自己看,裴诗语也没有办法一直管他们。

    “苍,我们去看看绵绵吧!”

    裴诗语想起来裴绵绵,自己似乎很久没有去看她了,而且本来是打算去的,结果却没有找到。

    因为封擎苍一定是吧裴绵绵换了地方,而且没有告诉任何人。

    如果不是封擎苍带着自己过去的话,估计一定不会找到的。

    对于裴诗语的要求,封擎苍最终还是点头答应了,他知道了那个人不是裴诗语后,也对裴绵绵没有了任何的好感。

    本来就对裴绵绵有种怪异的厌恶,这会明白过来后,封擎苍也懂了自己那种情绪为什么会来。

    “嗯,我们一起去。”

    封擎苍开车载着裴诗语直接回去了封家的宅子里,这让裴诗语很奇怪,不明白封擎苍为什么会让自己过来封家。

    “苍,不是说去看绵绵吗?怎么回来老宅了!”

    裴诗语心里充满了疑惑,心里似乎隐隐的有个念头,但是她却根本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所以她期待的看着封擎苍,希望他可以告诉自己一个准确的答案。

    “嗯,她就在这。”

    对于裴诗语的疑惑,封擎苍并没有奇怪,反而很正常的回答了。

    他停好车子,直接搂着裴诗语往封家的后山走去。

    可能是因为长期有人修葺的缘故路上看起来格外的整齐,并没有什么多余的树枝或者什么。

    一条路直直的通向了后山,俩个人没有用多久,就到了后山。

    那里有几个凉亭,还有一些旧房子,可是在左边,却有一座孤零零的坟墓,在那里。

    “小语,她就在那儿,我把她安排到了这里。”

    似乎专门给裴诗语解说一般,封擎苍眯着眼说道。

    对于裴诗语如何想,其实封擎苍并不担心,因为他心里似乎总是有着一个念头,就是裴诗语不会离开自己。

    他内心对于裴诗语的相信,让他自己都忍不住吃惊了。

    所以如今封擎苍也更加迫切的想要想起来以前的事情,奈何没有头绪,只要想起来一点点,就会头痛欲裂。

    他站在原地并没有跟着裴诗语一起过去,因为他很清楚,裴诗语一定是有话要对裴绵绵说。

    所以封擎苍选择留下来,让裴诗语自己过去,面对她的故人。

    而裴诗语看到裴绵绵的坟墓的时候,她的心里好像有个人在告诉自己,就是她。

    不知道为什么,以前知道裴绵绵在那里孤零零的,裴诗语心里会很难过。

    可是如今看到裴绵绵被封擎苍放在了这里,裴诗语心里同样有种很奇怪的感觉。

    就好像自己的东西被别人霸占了一样,可是自己却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在要回来。

    裴诗语一步步的往过去走,直到裴绵绵的坟墓跟前。

    “绵绵,我来看你了!”

    虽然很清楚不会有人回答自己,可是裴诗语还是忍不住跟裴绵绵说话。

    这里躺着自己曾经一起长大的女孩子,因为嫉妒,所以做出了错误的选择,以至于付出生命的代价。

    可是如今,裴诗语却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应该恨她还是原谅她,或者自己对于裴绵绵的行为,也没有任何的感觉。

    “你知道吗?现在我很好,我跟他也很好,以后我们一定会在一起的,我相信绵绵你就算知道了,也一定会祝福我!”

    “以前的时候都过去了,如今你就在封家,曾经你也想过要嫁进来,现在也算是得偿所愿了!”

    裴诗语的手忍不住抚上那座墓碑,上面还有封擎苍亲手写的字:爱妻裴诗语之墓。

    看到这几个字的时候,裴诗语的心还是忍不住痛了起来,因为自己似乎对于这些真的有些难过了。

    她可以想到,封擎苍是用什么样的心情才写上去了这几个字,而他又是如何的绝望。

    尤其是当初封擎苍问自己那些事的时候,裴诗语很明白,他那么痛苦,那么绝望,可是自己却只能在伤口上撒盐。

    甚至还在他的伤口上,狠狠的捅了一刀,裴诗语的心里充满了绝望,她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办了。

    虽然自己坦白了,可是自己对封擎苍依旧造成了一些伤害。

    尤其是他的内心,可能他一直排斥想起来自己,也是有这个缘故吧,裴诗语忍不住自嘲的笑了笑。

    其实今天她也可以说就是过来忏悔的,对于自己曾经做错的事情,裴诗语没有办法说什么。

    可是以后她还有很多时间来弥补这一切,一定不能让悲剧继续重演,所以裴诗语明白了,一定要好好的走下去。

    只有这样,才可以对得起,自己曾经做错的那些事。

    “绵绵,安息吧!”

    裴诗语低声呢喃道,然后转身往封擎苍那边走去,明明那么近的距离,可是裴诗语却感觉遥远了起来,好像怎么都走不到边一样。

    她看到封擎苍正微笑着看向自己,似乎对自己伸出双手,让自己赶紧过去,脚下也更加的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