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最怕流氓有文化-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12章 最怕流氓有文化

    裴施语的眼睛瞪得圆圆的,里面充满了委屈。

    想到唐夜是故意不理会自己,连佩姐也是这样,心里难受极了。

    他们两个人是在那段黑暗时光,带给自己光亮和温暖的人,是她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两个人。如果没有他们,现在的她还不知道成什么样子呢。

    兴许她出狱之后连离婚的勇气都没有,也就不可能有现在的新生活。继续忍气吞声,活得狼狈、窝囊。

    明明之前他们三个人的感情那么好,被人称为三剑客。

    唐夜因为性别关系,每次只能在联谊或者一起干活的时候,能凑一起说话。有时候他都恨不得变性,然后跟着她们一起回女子监狱。

    现在获得了自由,反而聚不到一起,面对面还要当做没看见。

    唐夜没想到自己藏得那么深,还被挖了出来。

    这个时候想要逃跑已经来不及了,他脸上扯出一抹笑,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

    “哪能啊,我就是想暗地观察一下,你是不是上哪里整容了,你比上次又漂亮不少!”

    裴施语才不上他的当,直勾勾的盯着他:“别给我转移话题!”

    “你想太多了吧,我怎么可能会躲着你啊。我一听你来了就过来了,刚才想瞧准时机吓吓你,没想到还没开始就被你抓到了。”唐夜扼腕,失望极了。

    他斜靠在沙发上,整个人跟没骨头似的,玄色衬衫上三颗扣子都是散开的,露出了性感的胸膛。

    整个人带着一股邪性,和普通的上班族完全不同。

    唐夜很喜欢逗她,说话十分不正经,刚开始不习惯还被气哭过。

    每次这种时候,佩姐就会给唐夜一个拳头,让他不能再咋呼。

    后来裴施语也练出来了,开始和他互怼,每次两个人一见面都是打打闹闹的。

    “真的?”裴施语乜斜着眼,一脸的不信任。

    唐夜受不了的扶额,还用手指弹了弹她的额头:“这还用问吗!我们什么情分?怎么可能会躲着你。”

    动作依然像从前那样熟稔,那一刹那又好像回到从前,唐夜笑她是个傻丫头,佩姐带着她称霸整个监狱。

    裴施语摸着额头,顿时笑了起来。

    笑颜如花,在昏暗的灯光下格外明媚。

    唐夜被闪了闪,心底漏了一拍。原本就躁动的心,再也难以平静。

    小雨滴,对不起,放开手实在是太难了。

    目光暗了暗,再抬头又恢复常态。

    “我给你介绍我的朋友。”裴施语拉着唐夜来到好友面前,为他们互相介绍。

    与在裴施语面前嬉笑、油嘴滑舌的模样不同,唐夜在卫小萌和叶沛灵面前正形多了,人模人样的还挺像那回事。

    “你们都是小雨滴的朋友,也就是我唐夜的朋友。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就报上我的名字。”唐夜爽朗的笑道,充满有困难就找哥的壕气。

    他的笑容十分的灿烂,好像大学校园里的大男孩似的,看起来特别的纯良,完全找不到刚才那种邪气。

    这一句话若是别人说,很容易被认为是为了讨女孩子欢心故意吹牛。

    但是从唐夜嘴里说出来,那可就不一般了。

    唐家在黑道极为有势力,唐夜和他的堂姐唐佩在a市黑道叱咤风云。

    唐夜身手好脑子聪明,拥有美国哈佛大学mba硕士学位。

    号称黑道界里学历最高的,‘最怕流氓有文化’这一句话在他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就算圈外人都对这对姐弟,有所耳闻。

    所以,卫小萌听到唐夜的名字,眼睛都亮了。

    平时八卦里的大人物,竟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而且还长得那么帅,回去可以吹嘘好久!

    最重要的事,他竟然跟自己的好友那么熟悉,她心里的崇拜简直犹如滔滔江水。

    “现在就有一件事需要你去解决。”裴施语挑眉笑道。

    唐夜面对她的时候,态度立马变了。

    他挺直腰杆,跟个士兵一样立正,摆出一副严肃模样:“长官,请您吩咐!”

    唐夜最喜欢耍宝,每次都把裴施语逗得呵呵直笑。

    自从和他认识,她在监狱里就没有停止过笑。所以她在唐夜面前总能非常放松,彼此之间才会有如此童趣的外号。

    “当初说好的,出来就请我撸串,现在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你今天不得表示表示。”裴施语眯着眼威胁道。

    “嗨,原来就这么点事啊。今天店里的肉串全都不往外卖了,全都留给您和两位美女,您看成不?”唐夜特大方道。

    “这不是理所应当的吗,我来了必须得独一份,原来之前你还打算卖给别人啊?”裴施语特傲娇道。

    这样的裴施语,不论是叶沛灵还是卫小萌都是不曾见过的。

    她行事总是很得体小心,在她们面前也不自觉中会注意尺度。但是在这个男人面前,完全没有任何顾忌,非常的放松和随意。

    卫小萌的眼睛都快发光了,小语也太厉害了,那可是夜少啊!竟然对他吆五喝六的,虽然是开玩笑,可那是能随便开玩笑的人吗。

    她明显感受到夜少对她们的态度和小语完全不同,虽然非常有礼,但是明显有种疏离感。

    在小语面前则非常的放松,两个人可以互怼可以开玩笑,语言动作都十分亲昵。

    思于此,她对裴施语越发崇拜了,就恨不得当场挥舞银光棒,拉着#裴施语我支持你#的横幅。

    唐夜翘起了大拇指:“得,哥的豪气已经赶不上您了,小的甘拜下风。”

    “行了,不跟你开玩笑了。佩姐呢,最近她怎么样了?”裴施语清楚他们的身份,在里头的时候,虽然他们没怎么跟她描述外头的生活,但是或多或少能知道一些。

    两个人都是活在刀口上的,这让她非常的担忧。

    “好着呢,吃嘛嘛香,压根不用惦记。”唐夜满脸轻松。

    裴施语看他这么敷衍,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整个人有些失落。

    果然,她的担忧并不是空穴来风。他们三个人的关系,没法再回到从前了吗。

    唐夜看她这个样子,心里也不好受。

    有些事大家心底都明白,可理智上能理解,情感上难以接受。

    就像他……

    如果他可以走向光明,那该多好。

    他不怕路上的荆棘,只是怕她受到伤害。

    她或许不会在乎,可他会心疼。

    气氛顿时沉了下去,就连卫小萌和叶沛灵都感受到了,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那个……”裴施语想要说些什么,可发现又没什么可说的。

    “嗯?”唐夜的声音低低的,有些低哑,典型的烟嗓。

    裴施语笑了笑,随即摇了摇头。

    佩姐比唐夜要固执得多,只要做了决定,就不会更改。

    她现在不想要见她,自个也就完全没有任何办法。说出来,也不过是让唐夜两边为难罢了。

    只要知道对方过得好,就够了。

    她现状终于明白她出狱的时候,唐佩那复杂的眼神代表了什么。

    “没什么,只是想问问你怎么教训的周明珠?就是上次那个想要陷害我的女孩。”

    现在周明珠看到她,跟老鼠看到猫似的,尤其在裴绵绵跋扈的对比下,简直太过鲜明,让她记忆深刻。

    唐夜神秘一笑,对她俏皮的眨了眨眼:“当然是替你‘好好’款待了她。”

    裴施语背后一凉,顿时什么都不想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