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4章 我是她的丈夫-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104章 我是她的丈夫

    “因为我爱你!”

    一句简单的表白,就让裴诗语忍不住想落泪了。

    因为自己似乎已经太久了,没有听到他的这句话,她也已经好久没有在听到他,如此深情的话。

    自从俩个人出事后,就生活在水深火热里,根本没有任何的缓冲,每天都是冰冷的地狱。

    “我也爱你。”

    裴诗语抱着封擎苍说到,她心里除了感动还是感动。

    因为自己似乎一直生活在地狱里,永远不得安生,尤其是自己每次想到还需要报仇的时候,脑子里就是一片的混沌。

    所以裴诗语有时候很清楚,自己想要的并不是什么报仇,而是跟着自己深爱的人在一起。

    可是世界上有多少无能为力的事情,自己的一个简单的梦想,真的要付诸行动的时候,却发现是那么的遥远。

    如今裴诗语都已经习惯了让自己置身于黑暗中,这样才不会有人发现自己的不堪跟那些过往。

    可是一切真的就会那样的简单吗?裴诗语很清楚,不会的。

    因为老天爷有时候就是这样的残忍,它不会让俩个深爱的人这样轻易的在一起。

    比如现在,裴诗语跟封擎苍俩个人正抱着彼此,俩个人告诉对方自己很爱她。

    可是呢?

    “咚咚咚。”

    忽然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俩个人的话,也打断了忽然升起来的暧昧气氛。

    裴诗语忍不住皱眉,回头看向了门口,这个时候应该不会有什么人过来的。

    可是如今却有人敲门,她看向封擎苍:“是谁?”

    “我去看看。”

    封擎苍笑了笑,安慰的摸了摸裴诗语的头发,动作轻柔而又自然,就像恋人之间亲昵的抚摸。

    其实裴诗语一直很清楚,自己还爱他,很爱他,所以裴诗语如今想做的,就是跟封擎苍好好的在一起。

    不去想那些过去,那些回忆,只要俩个人以后好好的,那么这就够了。

    “你好,我找瑞娜!”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裴诗语整个人就仿佛被点穴了一般,不能动弹一丝一毫。

    她真的不敢相信,他居然回来了,而且找到了自己,裴诗语真的想逃跑了。

    为什么每次唾手可得的幸福,都会被别人无情的破坏。

    “你是谁?”

    封擎苍看到门口的陌生男人,眼里顿时有些警惕了起来,因为这个人眼中的野心,看起来让他很不舒服。

    尤其是这个男人居然是过来找瑞娜的,那么说明这个男人一定认识瑞娜。

    男人耸耸肩,爽朗的笑道:“我是瑞娜的丈夫,乔天,你好!”

    听到这是瑞娜的丈夫,乔天。封擎苍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傻掉了,完全懵逼的样子。

    因为他从来没有想过,裴诗语居然已经跟别人结婚了。

    可是就算跟别人结婚了,也没有必要隐瞒啊,就算她结婚了,她也是自己的人。

    “很抱歉,这里没有瑞娜,这里只有我的妻子,裴诗语。”

    封擎苍抱歉的看了眼男人,就准备关门,可是乔天却眼疾手快的,胳膊撑住门,不让他关。

    乔天的动作,彻底的激怒了封擎苍,他的目光变成冰冷,全身散发出冰冷的妻子。

    “让开!”

    他已经找到了裴诗语,那么就绝对不允许她在离开自己的视线,所以就算她是别人的妻子,自己也不在意。

    “你是封擎苍封先生吧,我听瑞娜说起过你,幸会!”

    乔天并没有在意封擎苍的态度,反而很淡定的跟封擎苍说话,甚至伸手想跟他握手。

    对于情敌的挑衅,封擎苍自然不会示弱,俩个男人伸手握住彼此的手,然后默默的较量了起来。

    裴诗语本来还在床上,听到乔天的声音的时候,她整个人懵了会,可是回过神后,就发现不对劲了。

    乔天怎么会忽然过来了,而且他居然还告诉封擎苍他是自己的丈夫。

    所以裴诗语立刻从床上下去,然后走过去,刚好看到俩个人正握手,可是许久都没松开,可是看得出俩个人在暗中较劲。

    裴诗语很无奈,喊了一声:“乔天,你够了!”

    “瑞娜我来了,是不是很开心啊,快过来让我抱抱你,真是太久没见了,我好想你啊!”

    乔天听到裴诗语的声音后,立刻就转头看向了裴诗语,然后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并且抽回手准备抱裴诗语。

    然而封擎苍根本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直接拉住裴诗语圈在自己怀里:“抱歉,这是我妻子!”

    “瑞娜明明就是我的妻子!”乔天皱了皱眉,不满的看着封擎苍,伸手拉着裴诗语的另外一只胳膊。

    俩个人就这样陷入了另外的一种对峙,这让裴诗语很尴尬。

    她看看封擎苍,再看看乔天,俩个人似乎都没有想放手的打算,这让裴诗语很郁闷。

    “乔先生是吗?这儿是医院,我觉得你有问题可以等我妻子出院后再说,你这样拉着我妻子的手,似乎并不好!”

    封擎苍看到裴诗语皱眉,就有些心疼了,虽然心里有些生气裴诗语瞒着自己,可是并没有怎么样。

    他觉得自己一定要亲口听听裴诗语的解释,再决定要不要相信乔天的话。

    因为乔天的话很明显并没有什么可信度,封擎苍也调查过瑞娜的,可是瑞娜并没有什么丈夫。

    “封少,这可不是你说了算,我听瑞娜的!”乔天一副无赖的模样,看着裴诗语,似乎真的等着裴诗语给自己一个答案。

    可是裴诗语却忍不住瞪了他一眼,不满的说:“听我的?我让你回来了吗?听我的,你就给我跑回来,现在居然还在这里乱说!”

    其实裴诗语真的很生气啊,气乔天居然自己一个人跑回来,这让她没有一点心理准备。

    “我可没有乱说,你就说你是不是我的合法妻子!”乔天听到裴诗语那么说,顿时委屈了起来,一个大男人居然还学起了女孩子一样,撒娇!

    这样的乔天,裴诗语偏偏还没有任何的抵抗力了:“行行行,我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