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7章 别再离开-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097章 别再离开

    俩个人说话的时候,就看到封擎苍背着封云出来,然后直接放在了凌非岩的车子上。

    这让裴诗语很意外,不过也没有多说,应该是封擎苍不想让封云过来,所以才会那么做的吧。

    没多久,封擎苍回来了,可是整个人脸色阴沉,也没有说话,直接开车就往医院开去。

    虽然一路上封擎苍并没有说话,可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裴诗语跟叶沛灵俩个人还是可以知道,他心情很差。

    封云平时对封擎苍不好,可是封擎苍却还是当他是父亲。

    到了医院后,封擎苍虽然没有说话,可是裴诗语知道,他还是很紧张,可能也是怕封云会出事吧。

    所以说善良的人总是这样,会被别人无情的伤害,比如现在,封擎苍就这样。

    尤其是封云进去抢救室以后,封潇潇立刻就不行了,冲着封擎苍一直嚷嚷。

    “都是你,因为你爸爸才会变成这样的,如果没有你,爸爸不会生病,你这个扫把星!”

    “封擎苍你以为你现在很了不起吗?我告诉你,如果爸爸有事我不会原谅你的!”

    封潇潇一直在不停的说着,可是封擎苍却始终没有说话。

    凌非岩在一边看着几个人,忍不住皱眉,最后还是告诉封擎苍自己要离开了。

    “既然封先生病了,那我就先回去了,明天我会找你说清楚那件事,我希望明天可以得到一个完美的答案。”

    虽然凌非岩今天没有跟他们谈好,可是他的收获还是有的,至少凌非岩也知道了裴诗语还活着的事情。

    反正对于凌非岩而已,裴诗语也就是一个女人而已,并存影响什么。

    “凌先生,麻烦了!”封擎苍点点头,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

    看到凌非岩走了,封擎苍再次走过来,然后坐在椅子上,等着封云从手术室出来。

    封潇潇刚骂了一堆话,这会也有些累,可是还是没有停下来。

    “你还有脸坐着,爸爸在这里生死未卜,你怎么可以这样冷漠无情!”

    看着封潇潇一直指着封擎苍在那里说,而封擎苍却没有反应,裴诗语就明白,他一定是有些内疚。

    如果封云没事就好了,如果有事的话,封擎苍一定不会原谅自己的。

    “够了,你现在说这么多有什么用,封先生到底是因为什么,我想大家心里都很清楚!”

    “我再警告你一次,如果你在这里继续比比,就赶紧离开,医院可不是你们封家!”

    裴诗语不客气的对封潇潇说到,封擎苍可以忍,可是裴诗语却不想这样看着封擎苍被封潇潇说。

    虽然这次的事封擎苍也有责任,可是一切也都是有因有果的,所以完全没有必须承受封潇潇的这些话。

    “裴诗语,你还没起死是吧,就算你没死,你也不是他的妻子,他跟凌悦已经领证了,你还不知道吧!”

    封潇潇听到裴诗语说话,并没有生气,反而对着裴诗语冷嘲热讽了起来。

    她以为自己的话一定可以中伤裴诗语,却没有想到裴诗语早就已经无所谓了。

    “呵呵,领证了又怎么样,封潇潇,我想你一定最清楚吧,一个结婚证能代表什么?”

    裴诗语毫不犹豫的反驳道,可是心里却还是忍不住的痛了起来。

    自己也知道,他们已经领证了,就算婚礼没有举行,可是一切也都是定了的事情。

    裴诗语很明白自己的决心,但是却不会怎么样,因为已经决定了要前进,就不会再后退了。

    “厉害啊,果然不愧是你,心机永远这么深,怪不得哪个女人都没你厉害。”

    封潇潇冷笑了一声说到,然后并没有继续说话,而是跑到另外一边去打了。

    裴诗语看着反常的模样,心里顿时奇怪起来,因为按照封潇潇的性格,一定不会这么轻易的就不说话,反而去打电话。

    看起来她的那个金主果然还是很厉害呢。

    “小语,你别理她,又不是不知道他什么德行,跟她计较,都让自己心情不好,没必要的。”

    叶沛灵看着裴诗语发呆了,忍不住过来提醒道。

    毕竟裴诗语跟封潇潇俩个人,她在乎的就是裴诗语了,当然不希望裴诗语会因为这些心情不好。

    “灵灵,我没事。”裴诗语笑了笑说到,心里却有些欣慰。

    她一直对于自己的心态还是挺佩服的,至少她以为自己不会难过,可是这会听了封潇潇的话,还是忍不住难过。

    尤其是听到了封擎苍跟凌悦俩个人,已经领证,这对于裴诗语来说,根本就是一个晴天霹雳。

    所以裴诗语说完了话以后,立刻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连叶沛灵什么时候离开都不知道。

    “小语,我送你回去病房吧,你身体还没好,这样一直在外面,我很担心。”

    封擎苍轻轻的拍了拍裴诗语的肩膀,让裴诗语立刻从自己的思绪里醒了过来。

    她看了眼四周,封潇潇似乎还没回来,江曼柔独自坐在另外一边。

    “灵灵呢?”

    裴诗语诧异的问道,她还以为叶沛灵只是去厕所了,却没想到叶沛灵居然已经离开了。

    “好。”

    裴诗语点点头,脸上虽然还有笑,可是却那么的苦涩。

    她心里很清楚自己不能这样,可是却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没有办法想象。

    封擎苍搂着裴诗语往病房走去,这会封云还没出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脱离危险。

    到了病房后,裴诗语就催促封擎苍赶紧过去,自己一个人可以的。

    “苍,你去那边守着,我现在没事,休息会就好了。”

    “小语,别乱想,知道吗?我跟凌悦之间不是你想到那样!”

    封擎苍低头看了眼裴诗语,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

    因为他自然也听到了封潇潇的话,可是那会心烦意乱,并没有想太多,他以为裴诗语不会在意。

    可是如今看起来,好像并不是那回事,所以立刻解释了起来,他不能让自己的爱人乱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