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5章 似曾相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095章 似曾相识

    “傻子,我在这还需要你往前冲吗?”封擎苍略带责备的声音响起在裴诗语的耳边。

    她尴尬的抬头,看了眼封擎苍这才说:“我不想你一个人面对这些。”

    俩个人在这里若无旁人的说话,让房间里几个人都不满了起来,尤其是封云,看着自己居然一击不中更加的窝火了起来。

    “封擎苍,你还”

    “我想我不需要跟你多说什么了。”封擎苍打断了封云的话,冷漠的说到。

    他不想让自己的女人看到这一幕,虽然自己可以解决,可是似乎并不愿意在她面前显示这一幕。

    裴诗语看着封云愤怒,胸口一起一伏的模样,心里终于还是有些不忍了。

    虽然封云一再的对封擎苍不公平,可是他确实是封擎苍的父亲,如果封云因为封擎苍而有什么好歹,恐怕封擎苍一定会自责。

    “苍!”裴诗语抓了抓封擎苍的胳膊,小声的喊了声,眼里带着祈求的意味。

    看着裴诗语这样子,封擎苍立刻明白了裴诗语希望自己冷静点。

    所以,封擎苍就算对于那些人再不满意,这会也不会再为所欲为下去了,因为他不能让裴诗语担心。

    “凌先生,我觉得我的事情我自己完全可以解决!”

    封擎苍看向了凌非岩,眼里迸发出严肃的光:“如果你觉得这个他们可以解决,那你就继续跟封先生聊吧!”

    一番话说的无情而又冷漠,可是裴诗语却很清楚,这已经是封擎苍极尽隐忍了。

    一旁的封潇潇立刻跳出来,指着封擎苍说到:“封擎苍,你怎么可以这样很爸爸说话,爸爸都是为了你,你平时不尊敬爸爸也就罢了,如今凌先生都在这里,你也是这个态度吗?”

    封潇潇的态度很明确,就是觉得封擎苍这样说,对封云不尊敬,也让她没有装下去的机会了。

    所以封潇潇根本不管不顾的说了这样一番话,可是话刚说完,就接触到了封擎苍杀人一般的眼神。

    封潇潇整个人都忍不住后退了一步,不过还是忍着心里的害怕:“你,你想做什么,我可是封家的女儿!”

    “封潇潇,你是不是封家的女儿可不是你说了算的,之前的事我想大家很清楚,不需要我在多说了吧。”

    “况且,我有说过让你回来了吗?你有什么资格说话!”

    封擎苍冰冷的看着封潇潇,眼里的寒霜似乎要把她冻死了。

    “就是啊,封潇潇,你的这个封小姐,可是堪忧啊!”叶沛灵也忍不住跟着说到。

    反正上次也是封潇潇得罪了顾墨,所以才会被赶出去。

    可是今天却不知道为什么又被找了回来,裴诗语心里诧异,可是也没有问,毕竟现在可不是问这个的好时间。

    “叶沛灵,你算什么东西,你敢这么说我!”

    封潇潇听到叶沛灵的话,立刻尖叫着过来,冲着叶沛灵说到。

    看着封潇潇这样得意的样子,裴诗语再也忍不下去,直接挣开封擎苍的胳膊,往封潇潇面前走了几步。

    她的眼睛冷冷的看着封潇潇,此时封潇潇感觉自己就像被一条毒蛇盯上了一般。

    “你”

    “啪!啪!”

    封潇潇的话还没说完,立刻就停住你,接下来听到了几声响亮的巴掌声。

    裴诗语收回手,厌恶的看着封潇潇:“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你也配跟灵灵说话吗?”

    其实封潇潇这个女人,给人印象恶毒又阴冷,如果不是因为顾忌封擎苍,裴诗语也不会一直那样忍着她。

    可是如今封潇潇居然敢那样跟叶沛灵说话,裴诗语不想在忍了。

    侮辱自己可以,可是自己的好朋友,却不容许任何人侮辱。

    “你,你”

    封潇潇捂着脸,一只手还指着裴诗语,可是却不知道说什么,她完全被裴诗语眼里的阴冷骇住了。

    可是裴诗语却冷哼一声,盯着封潇潇说:“你想说,我凭什么打你?我有什么资格打你吗?”

    “封潇潇,就凭我是封擎苍的妻子,今天我也必须出手教训你,让你明白下,什么才是一个小姑子应该做的事情!”

    裴诗语的声音很冷漠,尤其是这些话在封潇潇的耳中却那么的刺耳。

    她歪着头看着裴诗语,最后目光落在了江曼柔你身上。

    “妈,你要为我做主啊!”

    封潇潇可怜的喊了一声,可是江曼柔却并没有说话,只是转过头不去看她。

    倒是封云这次却有些不满了,看着裴诗语说:“瑞娜小姐,你怎么可以插手我们的家事!”

    “封董,我想你也可能称呼我为裴诗语,我没有权利插手吗?我是怕封董没有办法好好教育封小姐,所以才会把封小姐教成了这幅样子!”

    裴诗语忍不住说到,可是心里却还是有些担心。

    她今天的做法确实有些过激了,其实就是气不过封潇潇跟叶沛灵那样说话,更重要的却是封云。

    他那样对待封擎苍,让裴诗语心里很纠结。

    那么好的儿子他不珍惜,却偏偏对封潇潇宠爱有加,这还真是讽刺啊。

    “什么,你是裴诗语那个贱人!怎么可能,她早就已经死了,死了你知道吗?”

    封潇潇对裴诗语的名字似乎反应特别的敏锐,她尖叫着。

    可是封潇潇却没有察觉到,再她说出来那些话的时候,几个人已经都对她不满了。

    “封小姐,我看这里最适合叫贱人的,恐怕就是你了吧,呵呵,是谁光明正大给别人下药,想爬上别人床的,还需要我说吗?”

    裴诗语的声音忍不住提高了点,她最讨厌的就是封潇潇这样的女人。

    自以为是什么好人,其实就是骨子里都彻底坏掉了的蛀虫罢了。

    这番话让封潇潇的眼睛都变红了,她张口想反驳,可是却被江曼柔拉了出去。

    而封云却若有所思的看着裴诗语,并没有说什么,毕竟裴诗语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

    “封先生,我想有些事我还是跟封少亲自谈谈比较好。”

    凌非岩忽然开口说到,一双眼睛看向了封擎苍还有裴诗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