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3章 反击-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093章 反击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人是叶沛灵,裴诗语恐怕早就生气了。

    关于封擎苍的事情,从来都是裴诗语的底线,也是她唯一的逆鳞。

    “好啦好啦,告诉你了,封少如今正在凌悦家呢,听说有人去告密了,他今晚可能会有点麻烦!”

    叶沛灵双手撑着下巴,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裴诗语,眼里似乎有万千言语一般。

    听到叶沛灵的话,裴诗语始终还是忍不住,有些担心了起来。

    因为凌非岩到底会怎么做,其实裴诗语根本不知道,因为凌非岩这个人,对于他的了解并不多。

    可是听叶沛灵说的,凌非岩收到什么告密了,恐怕不仅仅是封擎苍跟凌悦俩个人了。

    一定是还有什么事,可是如今自己身体这样,根本也没有办法的。

    “灵灵,可以带我去吗?”

    裴诗语期待的看着叶沛灵,希望她可以答应自己,因为裴诗语既然知道了,就不可能这样假装不知道。

    她一定要去看看,哪怕什么都做不了,也要去看看。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要陪着封擎苍,不能让他一个人,哪怕就是安静的站在他的身边,裴诗语也愿意。

    叶沛灵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看着裴诗语,似乎正在考虑到底要不要过去。

    “灵灵,你就带我去吧,你如果不带我去,你也知道我不可能安心的待在医院的。”

    裴诗语看到叶沛灵似乎正在考虑,忍不住又在说到。

    其实很多时候很多机会还是靠自己争取到的,如果自己稍微有一点点的示弱,恐怕就没有机会了。

    叶沛灵转过头看着外面,不知道到底在想着什么,裴诗语也没有催促她,因为裴诗语知道,叶沛灵一定是在认真的考虑。

    时间慢慢的流逝,裴诗语一直盯着叶沛灵看,希望叶沛灵可以带着自己去,不过并没有带多少希望。

    因为叶沛灵这个人其实有时候还是特别有底线的,所以如今裴诗语才会有些郁闷。

    “灵灵,你到底想的怎么样了?”

    裴诗语的耐心快要耗光了,忍不住开口催促道,并且不满的看着叶沛灵。

    听到裴诗语的不耐烦的催促,叶沛灵只能重重的叹口气,眼神在裴诗语身上扫了几圈。

    “小语,既然你想去,我就带你去,不过你要保证,不能做出什么,不管发生什么,你一定要忍住!”

    “今天顾墨来的时候,已经告诉过我了,所以我就是替你着急,你一定要忍住,不管看到什么,都不要心急,相信封少一定可以处理好。”

    叶沛灵的担心不无道理,因为按照裴诗语的性格,恐怕如果看到封擎苍被众人针对,一定忍不住的。

    如果裴诗语真的冲动了,恐怕才是真的会坏事的。

    “好好好,我都答应你,我一定不会冲动的,赶紧去吧,不然我怕都等不到了。”

    裴诗语笑着答应道,目光里却充满了感激,自己确实对叶沛灵充满了感激。

    因为如果没有叶沛灵的话,现在的裴诗语或许都不是裴诗语了。

    她一直都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所以裴诗语一直对于叶沛灵有着特别的感情。

    俩个人都是彼此最好的闺蜜,裴诗语明白,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超越俩个人的感情。

    “好了,你下来我扶着你过去,我今天开车了,快点吧。”

    叶沛灵叹口气,对于裴诗语这样着急十分的无奈,可是并没有多说什么。

    裴诗语起来直接穿了一件外套,然后就在叶沛灵的搀扶下往外面走去,她这会感觉身体好了很多。

    可能是因为心里着急,所以身体居然都变的靠谱了起来。

    俩个人上车后,叶沛灵直接开车往封家开去,看着熟悉的路程,裴诗语心里却充满了惆怅。

    自己似乎很久都没有用裴诗语这个身份回去过封家了。

    “怎么样,是不是特别激动?”叶沛灵在后视镜里看到了裴诗语的样子,忍不住开玩笑说到。

    听到叶沛灵的玩笑话,裴诗语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有点,我就是有点紧张,怕待会见到他,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他应该是不希望我过来的。”

    裴诗语忽然之间有些担心了起来,大概恋爱中的人都是这样患得患失的,裴诗语这会就是这个样子。

    她转头看着叶沛灵,心里却有种特别的感觉,似乎待会好像会发生什么事情一般。

    “你怕什么,反正你们俩个人早就订婚了,结婚也是迟早的事情,这次去了,就当是回去家里一样,有我跟封少在,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叶沛灵笑了笑,并且还调皮的眨了眨眼睛,看起来颇为调皮。

    而裴诗语只能无奈叹气,坐在位置上看着不停后退的树木还有一些建筑物,心里却想着,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

    因为裴诗语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用这样的方式回去封家,所以这会心里难免激动跟紧张。

    到了门口下车的时候,裴诗语的双手还是忍不住紧张的绞着,眼底还有着担忧。

    看出来裴诗语的顾虑,叶沛灵立刻过去挽着裴诗语的胳膊安慰道:“小语我跟你讲,你完全不用怕!”

    “其实封家的人,今天也没时间为难你要,因为他们家里今天可是还有别的事呢。”

    叶沛灵的话让裴诗语心里更加的诧异了,看着她的眼神里都充满了疑惑。

    “有什么事?”

    “你进去就知道了!”

    叶沛灵并没有说什么事,而是挽着裴诗语的胳膊往里面走去。

    看着这些还算熟悉的景物,裴诗语的心里还是忍不住有些难过了起来,好像一切都回到了原点。

    封家今天的人似乎很多,因为还没进去,裴诗语就听到了一些吵闹声,声音很大,让人感觉很奇怪。

    越靠近客厅里,裴诗语就越发的紧张,因为她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所以只能顺其自然。

    可是有些事都是说起来容易坐起来难,所以裴诗语只能紧紧的拉着叶沛灵的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