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1章 意外之客-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091章 意外之客

    听着护士小姐哄着自己的话,裴诗语居然产生了一种错觉,似乎自己已经快要睡着了。

    大概是因为这会太过于放松的样子,裴诗语居然真的睡着了。

    梦里她似乎看到了唐佩,她正浑身浴血的站在自己面前,她告诉自己,快跑,快跑。

    裴诗语拼命地想要逃跑,可是缺根本迈不开步子,她急得就要哭了起来,可是丝毫没有办法。

    看着唐佩在那里全身是血的样子,裴诗语感觉自己的心彻底的碎了。

    她挣扎的想要离开,可是却好像被谁抓住了脚,怎么都没有办法离开。

    “小语姐姐,小语姐姐”

    裴诗语想要逃离的时候,却再次听到了一阵呼唤,好像有人在喊着自己,顿时眼睛一亮然后彻底的清醒了过来。

    她眯着眼睛让自己适应光线,也立刻明白了,那会一定是自己做梦了。

    唐佩,已经很久没有消息了,裴诗语皱眉,眼睛终于适应了光线,一个熟悉的脸,顿时出现在眼前。

    “啊笙!”

    裴诗语惊喜的喊了一声,盯着面前的顾笙,心里却充满了喜悦,她没有想过顾笙居然会过来看自己。

    他似乎很少出门,一方面是自己身体不允许,还有就是施玲看的比较紧,根本没有时间出门。

    这会看到顾笙就这样过生生的出现在眼前,裴诗语顿时就笑了。

    “你终于醒了,吓死我,刚才你似乎梦魇了!”顾笙的脸上还是带着笑,可是眼底伸出却有些严肃。

    看起来这次顾笙确实是有些担心了,因为裴诗语很清楚,自己好像碰到了什么,却没有办法离开。

    “啊笙,你来多久了!我好像梦到了佩姐,她,她让我快跑,可是我却没有办法跑,我就一直在挣扎!”

    裴诗语脸上浮现出来一些痛苦,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可是裴诗语却忍不住想,这一定是有什么预示的。

    听到裴诗语的话,顾笙好看的眉头也立刻皱起来,他看着裴诗语,半天没有说话。

    “我知道,我今天过来就是有些事想跟你说。”顾笙似乎犹豫了下,这才告诉了裴诗语。

    这次过来,顾笙确实是下定了决心,否则也不会这样。

    看着顾笙如此认真的样子,裴诗语却忍不住诧异:“啊笙,你有事找我?”

    其实顾笙因为身体问题,确实很少有事,可以说平时完全都没事的,但是今天顾笙却说有事。

    裴诗语不得不认真的倾听,她的眼睛看向了顾笙,希望可以看出来一点什么,然而却不能。

    “嗯,我就是想告诉你,不管谁跟你说什么,你都别轻易相信,哪怕那个人是你身边的人,否则你自己一定会受伤的!”

    “我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你受伤害,所以我希望你记住,唐佩应该没事,过段时间,可能就会回来了。”

    顾笙沉默了片刻,然后看着裴诗语认真的说到。

    俩个人就这样彼此看着对方,心里都有了一些想法,尤其是裴诗语,根本不知道顾笙为什么这么说。

    “啊笙,你能不能说的具体点?我有点理解不了,你说我身边现在也没几个人了!”

    裴诗语叹了口气,对于顾笙说的还是有些不能理解。

    因为顾笙一般都不会说什么的,今天却说让自己不要轻易相信别人。

    可是如今自己身边似乎就只有这么几个人,都不可能对自己不利的,裴诗语很郁闷,更多的却是诧异。

    “反正别相信就是了,我也是为了你好,你最大的缺点,就是对一些人太过于善良了!”

    顾笙也忍不住叹气,看起来不想多说的样子。

    裴诗语不想顾笙担心,只能答应了顾笙的话:“啊笙我知道了,你今天出来,妈妈知道吗?她”

    话还没说完,裴诗语就看到顾笙的脸色变的不好了,所以她并没有说完。

    大概是因为不想提到施玲,顾笙转过头看向了外面,似乎施玲这个人已经变成了俩个人之间的禁忌了。

    可是俩个人明明就是姐弟,为什么会这样。

    “小语姐姐,你别想太多了,我现在身体恢复了很多,妈妈不会看太紧,而且我每天还是会出去,所以你就放心吧!”

    顾笙可能还是怕裴诗语会乱想,忍不住给她解释了起来。

    其实这段时间施玲并不在这边,所以顾笙其实很安心的,也可以说很安稳的生活。

    如今施玲不再了,俩个人还可以再这里多见面。

    “嗯,妈妈给我打电话了,说周末会回来,来我这边。”裴诗语笑了笑说到。

    她看向顾笙,再顾笙眼里同样看到了一些期望。

    可是顾笙却并没有很意外,反而好像意料之内一般,看着裴诗语说:“我知道。”

    “所以我才希望你可以好好的,妈妈她回来还有事的,并不是单纯的看望你。”

    顾笙看着裴诗语若有所思,欲言又止,可是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什么,就是叮嘱裴诗语好好的照顾自己。

    听到顾笙说的,施玲回来还有别的事情,裴诗语并没有在意,也没有多想,因为裴诗语很清楚,她确实有很多事。

    其实就是施玲可以抽空过来看看自己,心里就已经很满足了。

    如今施玲一直没有过来,裴诗语还是会有些期待的,所以她只能这样慢慢的等待着。

    “我不会怪她的,我知道妈妈也有自己的难处。”裴诗语苦涩的笑了笑,对于顾笙的好意,她还是有些难受。

    因为顾笙也是为了自己想,所以裴诗语完全可以理解,这会怕顾笙乱想,裴诗语立刻就对顾笙解释了起来。

    听到裴诗语的话,顾笙脸上的表情明显的有些呆滞,一双手也紧紧的捏在一起,看起来就是拼命的隐忍。

    可是最终他还是松开了手,朝着裴诗语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你理解就好,小语姐姐,我先回去了,你好好养病,记住我说的话,千万别忘了,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