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0章 奇怪的人-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090章 奇怪的人

    裴诗语挑眉看了眼叶沛灵,心里却还是忍不住的激动还有幸福。

    其实就算叶沛灵不问,裴诗语还是会告诉叶沛灵,毕竟作为自己唯一的好闺蜜,自己还是会告诉叶沛灵的。

    “你猜啊!”

    “你是不是告诉封少了,天啊,小语你太厉害了,我真是太佩服你了!”

    叶沛灵激动的抓住裴诗语的手,看起来好像比裴诗语更加的激动一般。

    俩个人在病房里开心的说话,尤其是裴诗语,似乎自己多年的心愿,如今也已经得偿所愿了。

    封擎苍他是自己唯一的心愿还有放不下,本来当初还是打算俩个人结婚后,自己就离开的。

    可是如今却不会了,自己不用离开,也不用在苦恼要不要陪着他,因为他早就替自己做出了选择。

    其实裴诗语还是应该感谢小绿吧,如果不是小绿忽然坏了,那么自己的身体肯定不会那么虚弱。

    那么一定会好起来的,只要俩个人心里还有着彼此,一定会好的。

    到了下午,叶沛灵终于离开了,裴诗语看着手上的小绿,还是忍不住叹气了。

    因为现在小绿看起来还是枯黄的样子,好像没有任何的生气,关键自己的身体,也没有任何的好转。

    好像还是很虚弱,这让裴诗语很无奈,本来还想着有了小绿,自己就可以不用生病进医院了。

    可是如今小绿坏了,自己还是只能住医院,幸好如今还有封擎苍陪着自己,否则裴诗语一定会崩溃的。

    她盯着小绿出神,脑子里却想着,以后的事情到底要怎么办。

    “砰砰砰!”

    外面忽然响起来敲门声,让裴诗语彻底的清醒了过来,她的眼睛看向了门口。

    洁白的门,此时看不清外面的情况,只能知道外面有人,可是到底是谁,裴诗语也不知道。

    她坐起来,问了一声:“谁?”

    可是外面没有人说话,甚至敲门声也停了下来。

    房间里顿时陷入了一阵静谧的空间里,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任何的声音,让人无端的有些恐惧了起来。

    “谁在外面!”

    裴诗语再次喊了一声,可是外面依旧没有人说话,没有人敲门。

    她的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因为实在不知道外面到底是谁,她真的想下去看看,然后身体虚弱,没有办法下去。

    裴诗语这会已经有些害怕了,毕竟自己现在没有任何的行动力,如果真的有人要对自己不利,恐怕自己根本没有还收之力。

    “说话啊,谁在外面,为什么不说话!”裴诗语这会忍不住有些愤怒了,她觉得自己一定要把这个人揪出来。

    如果不能揪出来这个人,裴诗语觉得自己大概需要永远生活在恐慌之中了,等待着死亡。

    毕竟不管谁面对这种情况,都会有心里压力,尤其是现在,裴诗语一个人,面对这个诡异的敲门声。

    既然没有人说话,没有人进来,裴诗语也就打消了看看的想法,毕竟自己现在并没有任何的能力保护自己。

    她躺了下来反正这里是医院,应该不会有什么坏人可以进来。

    裴诗语静静的等待着,一只手不停的捏着手机,甚至有些出汗了,因为没有多久,敲门声再次响了起来。

    这次裴诗语没有说话,敲门声也在一直持续着,裴诗语我需要诧异,但是只有等待。

    因为按照自己一个人的想法或者做法,根本没有别的什么办法了。

    最后敲门声持续了一会,终于再次消失了,可是裴诗语全身却忍不出一身身的害怕很恐惧。

    不管外面的人是谁,他的目的可能已经做到了,自己确实被吓得不轻。

    所以裴诗语只能一个人在床上,可能她这个个人都是有些惊诧。

    拿出手机立刻给封擎苍打电话,可是电话却根本没有接听,一直处于忙碌短断线的情况。

    其实裴诗语很清楚这种情况,像他们这样可以活着的人,其实风险就是他们各自的事情了。

    裴诗语不知道外面是谁,而每次等到自己要怎么办。

    手机经过一系列的响动时候,最后终于停了下来。

    而外面的敲门声也停了下来,没多久,就是护士推开门走了进来,然后对裴诗语说:“瑞娜小姐,封少交代过了,一定要治好你。”

    裴诗语有些楞了,不过还是点头:“刚谁在外面敲门,外面有人吗?”

    其实裴诗语根本没有报多大的希望,因为自己也很清楚,也许那个人早就走了。

    护士听到后,立刻好像想起来什么一样,对着裴诗语道歉:“抱歉啊瑞娜小姐,可能是隔壁病房的小孩,她总是喜欢敲别人房子门。”

    听到这个回答,裴诗语终于放心了下来,看着护士点点头:“嗯,没事,我还以为有人找我!”

    既然是这样,裴诗语终于放心了下来,只要不是有什么人,自己就可以放心了。

    看到裴诗语没有责怪,小护士心里也终于放松了口气。

    “瑞娜小姐,待会我给你输液,然后你把药吃了,就好了。”

    “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裴诗语看着护士问道,其实她一点都不想在医院里,只要自己回去了,一定可以吧小绿治好的。

    只要小绿好了,自己根本不愁什么身体的问题,关键现在根本没有办法出院。

    护士为难的看着裴诗语,并没有说话,这让裴诗语也有些尴尬了起来。

    “没事,我听医生的。”

    裴诗语并不想太为难这个小护士了,毕竟这些事也不是护士可以说了算的。

    护士点点头,对于裴诗语的善解人意她心里很开心:“瑞娜小姐,可能会有点痛,你忍一下!”

    “嗯。”

    裴诗语笑着点头,其实自己再多的苦都吃过了,如今这么一点点,怎么可能会害怕。

    比起来整容时候的痛苦,如今的输液根本就可以忽略不计。

    “好了,瑞娜小姐,记得好好休息,我会随时替你看着输液**。”

    护士对于裴诗语格外的照顾,这会竟然哄着裴诗语休息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