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9章 不会再让你离开-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089章 不会再让你离开

    虽然如今封擎苍还是没有想起来裴诗语这个人,可是他看着裴诗语,心里的感觉却更加的炽热了起来。

    怀里的温度也越加的温暖,让人的心都忍不住有些激动了起来。

    “小语,以后我们再也不分开了!”

    封擎苍忍不住说到,心里却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不停的涌动着,让他变的更加的完整了起来。

    同时在心里也暗暗的发誓,一定不会让那些悲剧重演,还有关于以前的事情,似乎也应该有个交代了。

    “嗯,既然我决定告诉你一切,那我就也是做了所有的准备,苍,不管发生什么,我们一起面对。”

    裴诗语抬起头看着封擎苍,眼里都是浓浓的爱还有依恋,似乎现在的她就是最幸福的时候。

    俩个人在现在这一刻,才互相感觉到了彼此,想要永远在一起。

    “铃铃铃!”

    一阵手机铃声忽然响起来,那么的突兀,让人没有任何的准备,被吓了一跳。

    裴诗语也被这个铃声吓了一跳,皱眉看了眼封擎苍,这才看了过去,自己的手机在响。

    可是这个时候,除了叶沛灵,似乎不会有人打电话的。

    “我接电话!”裴诗语有些无奈的说到,俩个人之间暧昧的气氛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封擎苍虽然诧异,不过并没有多说什么,目光在裴诗语手机上扫了一眼,最后却还是忍不住皱眉。

    因为裴诗语手机上面的备注好像是:妈妈。

    裴诗语的妈妈,封擎苍的眼底有些诧异,看着裴诗语的脸色有些微妙的变化。

    “喂,”

    裴诗语接起来电话,声音却很低,而且看起来好像有些开心,又有点特别的感觉。

    好像对于这个人,特别的在意,可是却还是有点意外的样子。

    不知道对面说了什么,裴诗语的脸上立刻浮现出一丝的惊喜,并且开口拒绝:“不用了,我可以的!”

    “对,我们现在还在一起,我告诉他了!”

    裴诗语握着手机的那只手忽然之间有些颤抖,而且说话也没有了多少底气。

    因为裴诗语害怕施玲生气,或者不高兴,自己没有经过施玲的同意,告诉了封擎苍事情,也不知道她会不会生气。

    然而裴诗语说了以后,电话那边却仿佛早就知道了一般,只有一丝的停顿,然后立刻又对着电话说:“诗语,我这个周末就到了,到时候我直接过来看你!”

    “毕竟你现在也是生病了,而且一个人也不方便,我不放心!”

    听着电话里施玲的关心,裴诗语总是感觉有哪里不对劲,可是却又说不出来的样子。

    她有些呆滞了,不过还是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对着电话说:“啊,好,那你到了给我打电话!”

    裴诗语心里有些惊喜,这次施玲居然没有发脾气,似乎对于施玲的坏脾气裴诗语早就习惯了。

    而且这次她没有生气,听起来语气也还是正常,这让裴诗语感觉很惊讶,因为施玲似乎这次控制的特别好。

    挂断电话后,裴诗语还是有些惊喜不定的样子,她以为使劲会生气,结果却没有。

    所以现在裴诗语还在想着,今天施玲是不是还有什么别的好事发生。

    “怎么了?”

    封擎苍立刻注意到了裴诗语的不对劲,开口询问道,眼里还有着好奇。

    因为俩个人打电话的时候,封擎苍注意到了裴诗语那种期待的样子,所以才好奇。

    尤其电话挂断了,裴诗语还是一副傻愣愣的模样,这让封擎苍感觉很奇怪。

    听到封擎苍的询问,裴诗语这才回过神,有些尴尬的笑笑:“没事,我妈给我打电话,说她周末过来看看我!”

    “你妈妈?”封擎苍有些奇怪的问道,因为自己似乎从来没有听过,裴诗语的妈妈。

    经过那些调查,好像只有裴诗语的继父,跟她的继母俩个人,如今她的继母早就不知所粽了。

    所以封擎苍很确定,一定不是裴诗语的继母,而是别的人。

    最关键的是,封擎苍居然没有从那些调查查出来,裴诗语的妈妈到底是谁。

    裴诗语点头,认真的说到:“是啊,我妈妈,就是顾老夫人,这个你以前也是知道的,还总是说我!”

    其实裴诗语很想说点别的,但是还是怕封擎苍会担心自己。

    “顾老夫人!”

    封擎苍似乎没有想到,不过也就是愣了一下,然后立刻就反应了过来。

    他对着裴诗语点点头,似乎有很多问题,可是却不知道该怎么问出来,因为顾老夫人似乎并没有告诉别人俩个人的关系。

    所以封擎苍才会感觉很郁闷,不过只要裴诗语可以开心,自己也无所谓了。

    心里却打着注意,看起来一定要好好的查查顾老夫人了。

    “嗯,我跟妈妈相认了几年,不过都挺好的。”裴诗语提起来施玲,就有些尴尬。

    因为裴诗语还是有些担心的,如果封擎苍知道了施玲以前对自己不好,恐怕一定会生气的。

    所以裴诗语才会选择这样的说法,但是还是很郁闷。

    尤其是如今封擎苍跟自己刚相认,并不想给他一种负担或者压力,就让俩个人可以单纯的在一起。

    “嗯,明天我陪你等着她。”

    似乎很快封擎苍就决定了,一定要等着施玲,然后跟她见面。

    “嗯,苍,真的好开心,我终于可以再次站在你的身边。”裴诗语笑着说到,脸上却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或许这是自己做过的最正确的选择了,但是裴诗语很清楚,一切都是山雨欲来的样子。

    中午的时候,叶沛灵过来了,她看到裴诗语跟封擎苍俩个人变的有些不一样了,然后顿时诧异了,甚至眼里都露出一丝兴奋。

    趁着封擎苍走了以后,叶沛灵立刻就跑了过来,对裴诗语严刑拷打,逼问俩个人的关系。

    “小语,你给我老实交代,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俩个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不一样了!”

    叶沛灵作为裴诗语最好的朋友,对于她的反应,自然很敏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