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6章 我就是有点想你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086章 我就是有点想你了

    拿着手机的手忍不住有些颤抖,不过裴诗语还是勾了勾唇,这才对着电话说:“苍,你怎么还没回来?”

    其实裴诗语就是忽然之间有些想封擎苍了,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好像自己现在有些依赖他了。

    真不知道如果有一天封擎苍不见了,自己应该怎么办。

    尤其是今天施怡来了后,裴诗语心里就总是有种感觉,似乎封擎苍随时都会离开一般。

    这让裴诗语有些害怕了,因为凌悦那个人,其实就是有点难对付。

    “瑞娜,我这边事情还没处理完,等好了我立刻过来!”封擎苍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严肃,而且好像在可惜的压低声音。

    听到他的声音,裴诗语还是忍不住愣了下,然后这才说:“我有点想你,你忙完了,快点过来!”

    可能裴诗语从来都没有如此的脆弱过,尤其是现在,好像有什么难以说的话。

    本来封擎苍正在开会,接到电话就有些意外,这会听到裴诗语说想他了,心里就有点奇怪。

    因为裴诗语似乎很少说这种感性的话,所以这会听到了,而且还是这种认真的口吻,所以封擎苍非常诧异。

    他犹豫了下,这才说:“嗯,我很快回来。”

    就是这样简单的一句话,却让裴诗语轻易的就感动了。

    因为裴诗语很清楚,如今封擎苍应该是正在开会,可是他却告诉自己他很快回来,没有说忙完。

    所以封擎苍最有可能就是直接回来,而且会丢下会议,裴诗语不能让封擎苍做出这样的事情。

    自己也不想做什么红颜祸水,何况自己也就是忽然想他了,并不是怎么,没有必要让封擎苍丢下一切。

    “苍,你忙完了再过来,不然我会内疚的,知道了吗?”

    裴诗语忍不住叮嘱道,心里却没有把握,因为她不知道封擎苍会不会听自己的。

    虽然他没有说话挂断电话了,可是裴诗语却感觉,他一定不会听自己的话的。

    电话刚挂断,唐夜的电话又打了过来,不停的闪烁,让裴诗语不想接都没有办法。

    自从婚礼后唐夜就没有出现了,裴诗语这会也没有心思去想唐夜去做什么了。

    因为自己身体太差的缘故,好像昨天就连说话睁眼都没有力气。

    “小糖丸,怎么了?”

    裴诗语接起来忍不住问道,因为裴诗语很清楚,唐夜一定是去做什么事情了,不然他不会不过来医院。

    如果唐夜真的出事了,他一定不会这会给自己打电话。

    “小雨滴,你还好吗?身体有没有好一点!”

    唐夜的声音听起来有气无力的,如果不知道的还以为唐夜才是病人呢,这让裴诗语很无奈。

    同时她也明白了,唐夜一定是出事了,不过肯定不是生病,而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还好,今天已经好很多,差不多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你怎么了?”

    虽然唐夜是个大男人,可是裴诗语也不敢放松,不然万一唐夜出事了,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电话里一阵沉默,过了很久,唐夜才慢悠悠的说:“没事,就是有点想你了,可是没勇气过来看你”

    他的声音依旧很低沉,听起来没有多少的开心,虽然他说没事,可是裴诗语却很清楚,唐夜一定有事。

    不然按照唐夜的那个性格,怎么可能会这样死气沉沉的,因为唐夜的代名词,一般都是阳光的。

    “小糖丸,你有事就说啊,你这是存心让我想多是不是?我现在还在医院呢,你就不能让我安心点吗?”

    裴诗语忍不住想怒吼了,不明白唐夜为什么不告诉自己,同时裴诗语心里也涌出了一个可怕的念头。

    她的手紧紧的抓着手机,声音颤抖道:“小糖丸,是,是不是佩姐怎么了?你是不是有了佩姐的消息了?”

    裴诗语想不明白,除了这个消息,估计也没有什么,可以让唐夜这个样子了吧。

    但是裴诗语却完全想错了,因为唐夜立刻就否定了:“不是的,还没我姐的消息。”

    “小雨滴你别想太多了,我就是想打电话告诉你,如果你还喜欢封少,还爱着他,那么就告诉他一切!”

    唐夜的声音这会听起来很认真的样子,好像要交代什么一般。

    裴诗语不明白,可是心里却还是很无奈,同时还有一种想逃避的想法,却没想过,一切居然都被唐夜看穿了。

    “小糖丸我知道了,我会好好想想的。”

    裴诗语的声音也有些低沉了,因为每次提起来这个事情,就让人心情郁闷。

    所以裴诗语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既然唐夜这么说了,一定不是唐佩的事情。

    唐佩已经离开有段时间了,裴诗语总是会担心,但是一切都无能为力。

    “嗯,我相信你,既然爱,就去抓住他,不然以后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唐夜的话总是让人有些听不明白的样子,所以裴诗语只能点头,除了答应,她似乎在没有事情做了。

    “我会的,小糖丸你有空过来医院陪陪我啊,我一个人太无聊了,我们俩个人也好久没有好好的说话了。”

    裴诗语很清楚唐夜这样说完全都是为了自己。

    所以她忽然有些想见到唐夜了,不是别的,就是单纯的因为他们俩个人是自己的亲人一样。

    裴诗语没有什么亲人了,所以唐佩跟唐夜俩个人,其实更加就是自己的亲人。

    所以裴诗语才会这样的珍惜他们,怕他们出事,而且内心最想做的,就是保护他们。

    虽然自己的力气微不足道,但是简单的护着,还是可以的。

    尤其是现在,唐佩不知道怎么样了,生死未卜,只剩下了唐夜一个人,自己更加应该多关心唐夜。

    不然怎么对得起唐佩临走之前对自己的托付呢?大概唐佩唯一可以放心的,就是剩下自己了。

    “小雨滴,最近我有点事,可能没法过来,你自己照顾好自己,记住我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