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5章 唯有他不可弃-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085章 唯有他不可弃

    这句话让裴诗语忍不住笑了起来,仿佛听到了全世界最好听的笑话一般。

    “自私?你们的自私都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

    裴诗语忍不住抬头看着施怡,她还以为施怡可以说出来点什么不一样的,结果呢?

    还不是跟凌悦一样,都是为了封擎苍,所以裴诗语觉得自己也没有必要如何。

    他们可以这样自私,甚至可以说不要脸的让自己离开,自己凭什么还得一直低声下气的。

    “凌夫人,不知道如果凌先生知道你跟你女儿这样做,他会如何想,呵呵,我还真是好奇呢!”

    裴诗语冷笑着看着施怡,心里却忽然之间有了一个更好的想法。

    既然凌悦跟施怡这样逼迫自己,那么自己也没必要给他们留什么情面了,所以就这样吧。

    “诗语,你别这么说,我再怎么也是你的姨妈,就算你对我不满,可是你也不能这样对小悦啊,她可是无辜的!”

    施怡听到裴诗语的话,眼里就有些泪花闪动,虽然她如今这样说了,可是内心还是对裴诗语充满了歉意。

    可是她还是说了,因为施怡不想自己的女儿变的堕落下去。

    如果没有封擎苍,凌悦真的会更加的严重,她简直就是入魔了,更加重要的原因是施怡,居然对裴诗语有一丝的歉疚。

    不过施怡也没有多想,毕竟自己当初也是对裴诗语说了过分的话,所以才会这样。

    不然按照裴诗语的性格,也不至于对她如此的冷嘲热讽。

    既然自己做了错事,那么也没有办法去责怪别人了。

    “够了,我不想听你说这么多,我告诉你,这个世界上,唯有他不可弃!”裴诗语盯着施怡,似乎眼里充满了坚定。

    没错,这是自己的爱情,必须自己亲自捍卫,绝对不可以被其他人利用或者如何。

    尤其是施怡跟凌悦这样的人,他们都是同样自私的人,为了自己的利益根本不顾及别人。

    所以裴诗语内心没有一点点的愧疚,因为一切都是他们应该得到的,自己不必愧疚。

    “诗语,有些事我知道你有些误会,可是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施怡并不傻,裴诗语对她的态度,很多次都是提起了以前的事情。

    那么这就说明了一件事,裴诗语对以前的事情耿耿于怀,也许是对自己有什么误会。

    可是施怡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她不知道如何解释。

    当年的事情,或许只有当事人才知道发生了什么,裴诗语怨恨自己,也是正常的。

    “不是那样,是怎么样?我告诉你,任何人都不是傻子。”

    裴诗语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耐心了,如今跟施怡说话,就恨不得直接上去对她动手。

    如果不是因为现在是医院,而自己还尊重施怡是个女人,何必想太多。

    而且裴诗语感觉自己虽然对施怡有很大的怨气,可是更多的似乎却是委屈。

    真的让自己动手,裴诗语感觉自己也做不到,就是心里始终都有一种感觉,好像自己跟施怡的关系,并不是那样简单。

    或许是因为俩个人还是有着一点点的血缘关系吧。

    “诗语!”

    “凌夫人,如果你没有别的事情,就请你回去吧,我不想再跟你继续废话,明白吗?”

    裴诗语冷冷的看着施怡,似乎在对她多说一句话,都是麻烦了。

    眼底的厌烦让施怡心里一痛,想说话可是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似乎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离开。

    “诗语,我知道你跟小苍是真心相爱的,可是小悦对小苍也是真心的,你们这样,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只能听天由命了!”

    “如果他们俩个人真的没有缘分,我也会劝说小悦的,我也希望你可以快乐。”

    施怡深深的看了眼裴诗语,然后说到,其实她心里就是这样想的。

    虽然凌悦喜欢封擎苍,可是封擎苍更加喜欢的却是裴诗语,可以说深爱的就是裴诗语。

    虽然裴诗语死了,可是封擎苍的心里还是挂念,而且在看到瑞娜的时候,他也爱上了瑞娜。

    这就说明了一件事,封擎苍对于裴诗语的感情,并不是一句话俩句话那么简单。

    更加重要的,却是封擎苍对于裴诗语的心,还有裴诗语的坚持。

    俩个人经历了那么多,如今可以说是苦尽甘来了,既然俩个人相爱,施怡也不能就这样拆散他们。

    裴诗语并没有说话,因为她并不相信施怡的话,他虽然这么说,可是回头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

    裴诗语很明白,施怡对凌悦的宠溺,如果凌悦最后一直闹腾,恐怕施怡还是会被凌悦影响。

    就算凌非岩不清楚,可是他总有一天会知道的,裴诗语真的有点期待了,如果凌非岩知道了自己的女儿,还有自己的妻子的真面目,他会怎么办。

    是跟平时一样那么冷漠,还是会意外,可是就算怎样,他应该也不会对凌悦怎么样吧。

    裴诗语忍不住自嘲的笑了,不明白为什么凌悦会有那么好的父母,对她那么好。

    可是凌悦却依旧不知足,每天不知道都在瞎折腾什么。

    看着施怡离开了,裴诗语这才忍不住放心下来,心情也有点郁闷了起来,因为施怡那样,自己心里也不好受。

    似乎施怡总是有种轻易可以蛊惑人心的东西,让裴诗语居然因为她的难过而不高兴起来。

    这让裴诗语心里惊出了一阵阵的冷汗,如果经常跟施怡在一起,自己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如今就是看着她不高兴一点点,居然就让自己难过了,裴诗语郁闷极了。

    她拿出手机给叶沛灵发微信,而叶沛灵却没有回复,这个点大概叶沛灵还没醒过来吧。

    “灵灵,中午来医院一趟吧。”

    裴诗语发了微信后,直接退出然后给封擎苍打电话,因为她忽然有些想他了。

    电话响了几声后直接接了起来,然后就听到了封擎苍充满磁性的声音。

    “喂,瑞娜,怎么了?”封擎苍的声音有些担心,这让裴诗语顿时一阵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