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靠山山倒,靠人人跑-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1章 靠山山倒,靠人人跑

    裴施语将两篇报道仔仔细细的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心中久久难以平静。

    乔氏和封氏的合作由来已久,重头产业都是跟封氏合作的。现在封氏这样宣布,对于乔氏来说无疑是沉重的打击。

    以前乔祁很是自豪与封氏集团的牢固关系,不知道多少竞争者想要替代而不得,又是嫉妒又是羡慕。

    他一直试图能进入封擎苍的交际圈,都没能成功。

    乔家在封家面前不过是个二流甚至三流家族,封擎苍不想自降身份结交也并不奇怪。

    只要能一直保持合作,乔氏借着封氏集团的东风越做越大,总有一天能打入那个顶层圈子,让人刮目相看。

    没有想到,封擎苍没有给他们这个机会。

    封氏集团把乔家给踢开了,据说是封擎苍本人下的命令。

    不少人都在揣测,是不是乔家里的谁得罪了封少,所以才会这么决绝,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其实一年前就已经开始有风声,封氏集团意欲替换掉乔氏,开始与乔氏竞争对手接洽,只是一直没有确切消息。

    这种消息每年都会有,所以大家也不是特别在意。乔家也一直********,甚至扬言会有进一步合作。

    没有想到,那些传言竟然是真的,甚至比传言的还要不顾情面。

    乔氏受到极大的重创,很长时间难以恢复元气。

    再一次,大家感受到封少手段的雷霆手腕。

    不动则已,一动就是伤筋动骨。

    封擎苍为什么会这么做,变成了时下最热门的话题。

    大家百思不得其解,就开始胡思乱想,把未来乔氏当家人乔祁的未婚妻——裴绵绵当成祸星。

    将过错推到女人身上,一直是一些人的习惯性思维。

    正巧裴绵绵出现在乔祁身边以后,正昌盛的乔家突然就开始走下坡路,好像证实了一些人的猜测。

    乔祁和裴绵绵宣布结婚的消息现在还挂着,婚礼都还没办。

    新闻通告里两人极其恩哎,她手上的鸽子蛋成为了焦点。

    当时羡煞不少路人,乔家虽不是顶级豪门,可也是很多人望尘莫及的有钱人家。

    乔祁本人外表英俊高大,年轻有为,是无数少女心中的白马王子。能嫁给这样的人,让人很是羡慕。

    裴绵绵因此小火了一把,让没什么名气的她刷了一次存在感。

    结果,前面的消息还没冷却,封氏就开始打脸。

    吃瓜群众简直快要笑死了,费尽心思嫁了个豪门,没想到一下子就成了伪豪门,还被当做了扫把星。

    做生意的没有几个不是迷信的,就算这一切与裴绵绵没有半点关系,也会被视为不详。

    裴施语看到报纸之后,心里难以平静。

    不是因为乔祁,是因为封少。

    这个名字最近连续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让她感到有些微妙了。

    酒吧里的间接帮忙,奶茶店里的巧合,到现在这件事。

    总总一切加在一起,难免让人不多想。

    她盯着桌上的报纸发呆,久久才回过神,把报纸卷起来扔到垃圾桶。

    “我在想些什么呢,封少怎么可能为了我做这样的事,他连我是谁都不知道。”

    “我真是疯了,要是被别人知道肯定要被笑死。”

    “一切都不过是巧合而已!”

    为一切定了性,乱嗡嗡的脑子也冷静了下来。

    洗了一把脸,喝一杯冲淡的红珠水,又继续投入到翻译工作里去,不再受外界干扰。

    “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门口传来开锁的声音,把沉迷工作的裴施语给拉回现实,看到自家闺蜜又看了看墙上的钟,有些诧异道。

    这些天叶沛灵忙得不可开交,早出晚归。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我哪还有心思上班。”

    叶沛灵兴高采烈跟过年似的,就恨不得冲出去放鞭炮了。

    一进屋背包随便一甩,就把整个人丢进沙发里。

    “没想到封少那么给力,你不知道我看到新闻都想冲到封氏去亲他一口了!”

    裴施语笑而不语,默默的站起来,帮她把背包挂好,进门换的鞋子摆好。

    看到自家好友这么贤惠贴心,叶沛灵觉得自己幸福极了,更想不通那姓乔的眼睛是怎么长的。

    她的好友漂亮、贤惠、聪明、性格又好,真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人,怎么有人会不珍惜。

    “喂,你不会又心疼了吧?”

    叶沛灵下巴抵在沙发背上,一直注意观察裴施语的表情。

    裴施语睁大眼:“怎么可能,我又不是自虐狂。”

    “要不是你收留,我就要流浪街头了。因为他我连一份像样的工作都很难找到,我现在没火上浇油都不错了。”

    叶沛灵这才松一口气,实在是曾经的裴施语跟中了邪似的,痴情得令人发指,什么都能忍下来。

    让她很是担心因为心软,又开始疯魔。

    “现在他自顾不暇,肯定就没工夫欺负你了,你可以再出去找一份更合适的工作。”

    裴施语沉吟片刻开口道:“我觉得我现在这份工作还挺有意思的,继续做下去还挺有前途,现在钱不多也够花了。”

    她做一件事要么就不开始,一旦开始就会全力以赴,做到极致。

    这是一种强迫症,有时候很痛苦,比如对乔祁的感情。

    更多时候这种认真能收获很多东西,可以把一件事做好,成为其中翘首。

    她虽然有小绿,可以借小绿做很多事,让自己生活得很好,但她不想那样做。

    靠山山倒,靠人人跑。这种突如其来的玩意儿,谁又知道什么时候会被老天收回。

    她可以利用,不可以依赖。

    掌控在自己手上的东西,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

    “就按照你自己的想法去做吧,相信自己,这世界就没有过不去的坎,我永远是你坚强的后盾。”叶沛灵握拳为她打气。

    “我会的!”裴施语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同了,真正的沐浴在阳光之下。

    “难得你今天回来这么早,我们晚上吃大餐!我之前交的那部分稿子,对方很满意。”

    “哇呜!真是太棒了,最近我都快忙疯了,多久没吃过你做的饭菜了。”

    每天虽然都能喝到绝美的爱心汤,可远远不能弥补自己的损失。

    叶沛灵突然想起什么,表情变得神秘兮兮的。

    “你知道你交稿的这家出版社,是在谁名下吗?”

    (眼泪汪汪求推荐,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