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4章 祸不单行-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084章 祸不单行

    “诗语,你别这么说,我知道以前的事情都是我们不对,可是现在我都知道错了,我就是希望你可以”

    施怡的话没有说下去,因为她看到裴诗语的那个眼神,就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大概是因为裴诗语的眼神太过于冰冷了,施怡的话竟然没有说下去。

    裴诗语冷笑几声,坐起来看着施怡:“你希望我可以把封擎苍让给凌悦。是吗?”

    这句话,几乎就是一字一句说的,可是声音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就像机器冰冷重复的声音。

    “诗语,现在小悦跟擎苍都已经订婚了,而且俩个人已经举办了婚礼!”施怡愣了下,还是看着裴诗语说了出来。

    或许是因为施怡觉得这些事都是裴诗语的问题,或者这都是凌悦应该得到的。

    “可是他们还没举行完呢,如果我说的不错,他们俩个人并没有发生什么。”

    裴诗语笑着说到,目光里似乎忽然之间变成了笑意,可是却让施怡感觉莫名的寒冷。

    可能是因为裴诗语的话太过于直白了,施怡的脸色都有些发白了,看起来就像有人皮肤她一般。

    这让裴诗语很尴尬,毕竟自己确实就是故意的,因为这就是事实啊。

    “凌夫人,而且他们俩个人的订婚宴,婚礼,似乎总是有人会搅和,这次没想到还会发生这些,真是让人意外啊。”

    裴诗语故意露出一个笑,仿佛这个时候,自己才是胜利者一般。

    时间好像静止了,好半天施怡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诗语,我知道事情都是我们错,可是你不能念在你妈妈的份上,对小悦开一面吗?”

    如果施怡不提起来施玲,一切还好说,现在既然提起来施玲了,那么注定了,一定不可以善了。

    “够了,别跟我提我妈,就是因为你,我妈才会变成那样,如果你可以好好的关心一下,她也不会就那样没了。”

    每次想起来,裴诗语还是会忍不住笑了出来。

    当年的事情也是够扑朔迷离,不过这不代表裴诗语就会原谅他们。

    现在还有一只嫌疑最大的人,这不就是跟裴诗语来道歉呢。

    “那些事都是我的错,”

    裴诗语看着施怡的样子,心里还是有些难以忍受。

    “对,你以为都是你的错,那么就你这样就好了吗?”

    裴诗语忍不住说到,对于自己跟凌悦俩个人的事情,其实并不想牵扯到任何人。

    不过这次的事情似乎有点不同寻常,裴诗语躺在床上,感觉有点精疲力尽的样子。

    “都是我的错,那又怎么样吗?”裴诗语忍不住说到,因为只有封擎苍才可以让自己清醒过来。

    “凌夫人,我想你也知道,我们之间的事情,不需要我再说了吧。”

    裴诗语忍不住看过去,刚好看到施怡的眼神,心里就忍不住一阵阵的反感跟厌恶。

    可能是因为裴诗语表现的太过于明显了,施怡都忍不住诧异了。

    “诗语,你就好心点,不能放过小悦吗?她也不是故意的。”

    施怡愣了下然后说到,似乎凌悦这样做根本没有任何问题。

    “我告诉你吧,我不会放弃封擎苍的,不管你们怎么样,都不可能。”

    裴诗语看了看施怡,眼里却爆发出一阵让人惊讶的光。

    而在地上站着的施怡,这会心里却感觉到了一阵阵难受。

    她其实就是想好好说话的,可是却没有想到裴诗语会如此的油盐不进,这让人很尴尬。

    “他不爱你,你也要抓住他吗?你就不能成人之美吗?”施怡忍不住说到,可是话里的意思却非常的坚定。

    那就是自己坚决不会去允许裴诗语霸占封擎苍的。

    “凌夫人,那你觉得凌先生很爱你吗?”裴诗语笑了笑说到,其实裴诗语完全可以想到,就是因为施怡虚伪。

    施怡这会彻底愣住了,大概没有想明白,为什么会是这样啊。

    因为在施怡的心里,凌非岩确实就是爱自己的,俩个人真心相爱,确实让很多人羡慕。

    “诗语,非岩他当然很爱我了,不然我们也不会走这么远。”

    施怡的眼里都是坚定的情绪,这让裴诗语心里也很诧异。

    因为裴诗语如今确实就是为了给自己确定一件事:“凌夫人,既然凌小姐很爱封擎苍,那让她自己去抢回来啊。”

    裴诗语其实并没有答应施怡什么,如今她更想让凌悦彻底的死心,也让施怡死心。

    仅仅的就是裴诗语眼里的不满,施怡这会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诗语,如果小悦自己可以,那她也不用那么着急,你不知道她在婚礼多么伤心,绝望”

    施怡有些心痛的说到,可是裴诗语的态度也忽然之间明确了起来,她不想也不愿意让她们安心。

    “那你想我怎么办?”裴诗语忍不住笑着问道。

    “我希望你离可以开小苍。”施怡往前走了一步,认真的看着裴诗语,其实这些话早就想说了,可是一直没有说出来。

    如今终于说了,裴诗语却感觉这个人果然就是有妄想症呢。

    不然你说哪个正常人会这个样子呢?

    “凌夫人。那我就告诉你,我不会离开他的,你就不要白日做梦了。”

    裴诗语冷漠的看了眼施怡,对于施怡的印象更加的差了,不明白为什么凌非岩会喜欢这种人。

    以前对于施怡的印象很差,可是如今却变的更加的差了起来。

    尤其是施怡说了这些话,让裴诗语感觉很想笑:“凌夫人,难道你的女人是人,别人就不是了?”

    “为了让自己女儿幸福,你就可以拆散别人,为了你的女儿,你就可以不顾一切,你怎么这么自私啊!”

    裴诗语忍不住指责道,对于施怡的做法,完全的不满。

    听到裴诗语的话,施怡脸上顿时尴尬了起来,她确实有些欠缺妥当的地方,可是裴诗语怎么如此咄咄逼人。

    “诗语,哪个做父母的,不自私啊。”施怡叹了口气说到,声音里却是满满的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