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3章 我不会放过你们-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083章 我不会放过你们

    “你呀,还是这么古灵精怪的。”施怡无奈的看着凌悦,可是脸上却都是笑。

    大概是因为习惯了女儿这样,所以施怡并没有觉得很奇怪。

    凌悦嘻嘻的笑了笑,这才拉着施怡的胳膊,亲昵的说到:“妈咪,因为我是你最喜欢的小悦啊,这次的事情你一定要帮我袄。”

    “妈咪哪次没有帮你?小悦,不过你还是打算要嫁给他么?他可是直接把你”

    施怡每次想起来这件事,就心疼起来自己的女儿,因为凌悦真的很可怜。

    尤其是婚纱居然直接变成了蓝色,让施怡都想流眼泪,她不知道凌悦为什么会这么执着,可是她还是愿意为了自己的女儿去努力。

    就算会让别人都看不起自己,施怡觉得都没有那么的可怕了。

    “妈咪,我这辈子除了擎苍哥哥,谁都不会嫁的。”凌悦的脸色有些阴暗了起来,每次提起来这个,她都很生气。

    明明自己也是很爱封擎苍的,可是为什么封擎苍就是不愿意多看自己一眼呢。

    凌悦觉得一定是因为裴诗语,不然封擎苍不会这样对待自己。

    听到凌悦如此说,施怡只能叹气安慰她:“小悦,放心吧,妈咪去跟她谈谈吧!”

    “嗯,妈咪,她现在在医院,对了,擎苍哥哥也在,她就是瑞娜,她现在变成了瑞娜!”

    凌悦咬牙切齿的说到,对于裴诗语隐瞒身份的事情,真是恨得牙痒痒的,但是又没有什么办法。

    如果不是担心封擎苍会对自己反感,凌悦一定不会就这样委屈自己。

    “你说她现在是瑞娜?”施怡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开口问了一句,可是心里却早就已经默认了。

    作为凌非岩的妻子,瑞娜的名字施怡很清楚的知道,这个名字代表了什么意思。

    所以施怡才会诧异,她从来没有想过,裴诗语居然会是瑞娜。

    凌悦点头,看向了施怡,眼底却都是阴狠,让施怡都忍不住有些心惊了起来。

    “小悦,妈咪知道了,你先在家休息,明天早上妈咪过去找她。”

    施怡最终还是决定了去找裴诗语,因为她的脑子里总是浮现出裴诗语的眼睛。

    似乎裴诗语对自己的厌恶很大,很多,甚至不知道为什么,会对自己有很大的误会。

    施怡不知道,所以她忽然之间很想去见一见裴诗语,因为三年前的她确实很惨。

    尤其是那段时间,整个人都毁了,每次想起来,施怡的心就好像在受煎熬一般。

    因为自己也做了错事,可能不算落井下石,但是施怡心里很后悔,因为裴诗语,她总是做噩梦。

    梦里还是裴诗语的那张脸,明明已经彻底毁了,可是那双眼睛依旧那样的有灵气。

    所以施怡在知道了裴诗语就是瑞娜以后,她还是决定要过去见见裴诗语,哪怕就是去看看也是好的。

    第二天早上,封擎苍刚出去,因为他忽然接到了公司的电话,需要出去,所以急匆匆的离开了。

    裴诗语一个人有些无聊,因为吃过药后,自己似乎越来越好了,精神也更加的不错。

    就是一个人有些无聊,她坐在床上,不自觉的抬手想看看小绿,可是每次看到都是枯萎的样子。

    裴诗语的心里就忍不住的难过,虽然小绿带给自己很多东西,可是裴诗语却更加习惯了这种安静的陪伴。

    如果小绿真的没有了,裴诗语心里也会很难过,很痛苦。

    她不想这样,所以一定要想办法让小绿恢复过来,就算以后它就是一个单纯的纹身,裴诗语心里也是开心的。

    “砰砰砰。”

    敲门声响起,打断了裴诗语的沉思。她清了清嗓子:“进来。”

    这个时候不知道是谁,毕竟现在还早,而且好像除了叶沛灵并没有人来了。

    但是叶沛灵如果过来了,一定不会如此礼貌而温柔的敲门,所以裴诗语知道,一定不是叶沛灵。

    她抬头看去,刚好就看到了施怡,跟自己相像的那张脸上,带着浓浓的愧疚还有歉意。

    裴诗语心里忍不住冷笑,现在有歉意了吗?可是又有什么用。

    “凌夫人,不知道有什么事?”

    裴诗语直接冷漠的问道,毕竟她知道,既然施怡过来了,一定是因为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那么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毕竟自己是施玲女儿的事情,施怡一定也是知道的。

    所以就算施怡想做什么,裴诗语也是可以接受的,反正在裴诗语心里施怡就是这种人。

    “诗语,我就是过来看看你。”

    施怡叹了口气,然后看着裴诗语说到,眼里充满了歉意,同时也在认真的打量着裴诗语。

    这种眼神让裴诗语很不舒服,她不满道:“哦,既然是看看,那你看到了,就走吧!”

    其实裴诗语更想说的是赶紧滚,可是想了半天,还是没有这样说,毕竟自己现在也是瑞娜。

    当初裴诗语的事情都是过去,如今瑞娜才是新生的自己,可是瑞娜必须对自己的职业负责。

    所以裴诗语不能那样做,她只能冷漠而疏离的看着施怡,希望她自己可以知难而退。

    “诗语,你别这么说,我就是很担心你,所以”

    “收起你那可怜的慈悲心吧,我告诉你,我不会放弃的,既然我回来了,那么属于我的一切,我一定会自己拿回来。”

    裴诗语直接打断了施怡的话,没有让她继续说下去,因为就算继续说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了。

    大概是裴诗语的话有些让施怡惊诧吧,她居然一时之间没有说话了,而是盯着裴诗语在看。

    “凌夫人,我不想说什么难听的话,识趣点就现在离开,否则我可不知道自己会说出来什么话,机会只有一次。”

    裴诗语冷哼一声,目光深沉的看着施怡,对于她今天到来的行为,裴诗语其实也是可以猜到的,就算施怡不说,裴诗语也明白一定是因为凌悦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