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9章 时隔多年我不会再轻易放弃-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079章 时隔多年我不会再轻易放弃

    凌悦将手机啪的一声扔在了地上,她的心也像此时的手机一般支离破碎,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办。

    “凌悦,其实你已经相信了不是吗?不然为什么你会这么的痛苦,呵呵,没想到吧,时隔三年,我居然回来了!”

    裴诗语冷笑的看着凌悦如此发疯,心里的计较去也更加的多了起来。

    不管自己要做什么,至少封擎苍自己是彻底的不会让出去了,毕竟他也那么深爱着自己。

    裴诗语甚至有些后悔了,自己以前那样对待封擎苍,将他的一颗真心如此脚踏。

    不知道如果有一天封擎苍可以想起来以前的事情,会不会原谅自己,不过裴诗语却知道,自己不会放弃了。

    “不,不会的,怎么会是你,不可能的,你不可能回来的。”凌悦抓狂的看着裴诗语,眼里都是疯狂。

    可能是因为裴诗语的事情让凌悦受到了惊吓,还要刺激,或许别人说裴诗语就是瑞娜,别人不会信。

    可是凌悦却相信,因为凌悦很清楚裴诗语没有死,她还好好的活着,只是离开了而已。

    如今看到裴诗语好好的出现在自己眼前,并且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关键封擎苍居然还喜欢她。

    这让凌悦根本没有办法接受,她捂着头,痛苦的闭着眼。

    “凌悦,你觉得你这样还有什么意思吗?当年就是你们棒打鸳鸯,如今你难道还想继续吗?”

    裴诗语怒喝一声,曾经的那些伤痛,自己一刻也不敢忘记。

    所以曾经受过的伤害还有痛苦,以及施怡带给施玲的一切,裴诗语都发誓一定要让他们还回来。

    不管他们可不可以接受,裴诗语都会那么做。

    凌悦抬起头,目光如炬的看着裴诗语:“你以为你说你是裴诗语,别人会信你吗?”

    “你就是个死人,你要做一个死人你以为别人会信你吗?哈哈,擎苍哥哥不认识你,他已经把你从他的记忆力剔除了,你还要厚脸皮留着啊!”

    凌悦用着自己可以想得到的最恶毒的话,来攻击着裴诗语,她要用这种方式,掩饰自己的害怕。

    因为凌悦也会心虚,尤其是当初的事情,她这个人其实并没有做过什么天理难容的事情,除了裴诗语的事。

    如今裴诗语居然再次回来了,还是用这样的一个身份,凌悦怎么可以受得了。

    因为裴诗语的回来,就意味着一件事,自己要被最爱的擎苍哥哥遗弃了。

    “凌悦,你还执迷不悟,这次,封擎苍我要定了!”

    裴诗语冷笑着说到,如今似乎除了冷笑再也没有别的感觉了。

    尤其是凌悦说的那些话,其实自己根本不会信,但是这不是自己的事情,凌悦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天真。

    她看着凌悦近乎有些崩溃的样子,心里却感觉一阵阵的高兴,自己痛苦了那么久,这个女人终于可以也体验一次了。

    所以裴诗语并不想就这样放弃。她要趁着凌悦这个时候,彻底的打击她,让她从心里害怕。

    “凌悦,有本事你就从我手里吧他抢回去啊,我看他是愿意做你的擎苍哥哥,还是愿意做我裴诗语的男人!”

    大概这也是裴诗语说的最爽快的一次了,每看到凌悦痛苦一份,自己心里的愤恨就会变得少一分。

    裴诗语很清楚,自己对于凌悦根本没有多少耐心了,不想说话。可是如今说话也是为了打击她。

    既然凌悦过来的目的是那样,自己为什么不可以好好的利用呢?这个女人就这样蠢吗?

    还是她觉得她是凌非岩的女儿,就这么的可以胡作非为,为非作歹吗?

    “我告诉你,擎苍哥哥不会喜欢你的,你就死心吧!”

    凌悦狠狠的看着裴诗语,然后说到,随机就转身直接离开,还不忘将门啪的一声,重重的关掉。

    看着凌悦这样,裴诗语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自己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陪着封擎苍。

    多年的愿望似乎在这一刻,实现了,裴诗语心里很开心,所以身体也感觉好了很多。

    可是很快裴诗语就发现了不对劲,因为自己这次晕倒,根本就是忽然来的,没有任何征兆。

    她想到了小绿,因为自己的身体恢复能力其实特别厉害,可是今天却没有回复过来。

    这让裴诗语很诧异,她抬手看了眼,惊讶的发现,手上的小绿居然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即将枯萎的样子。

    “啊,小绿,怎么会这样!”

    裴诗语忍不住惊呼了一下,就听到病房的门被再次打开,她立刻把手藏了进去,假装什么都没发生。

    可是心里却始终有个谜团,小绿方法为什么,变成了那样,颜色也变成了黄色。

    “瑞娜,你刚在说什么?”

    原来是封擎苍买东西回来了,他手里拿了一个漂亮的保温盒,也不知道这么快他是如何弄到的。

    “我,没有说话啊!”裴诗语假装镇定的说到,生怕封擎苍对自己有什么疑惑。

    因为现在小绿的事情她还不知道要怎么说,而且封擎苍并没有恢复记忆。

    听到裴诗语的话,封擎苍温柔的点点头,然后走了过来,把饭盒放好,替裴诗语盖好被子。

    “瑞娜,起来吃点东西吧,我刚出去让人专门做的,你一定很爱吃!”

    封擎苍脸上的笑太过于宠溺,让裴诗语都忍不住有些沉醉在里面了,可是还是清醒了过来。

    因为现在,她不能沉醉在这里,对于封擎苍的事情,还是得从长计议,关键就是小绿的事情。

    如果小绿真的生病了,或者要消失了,裴诗语真的会很难过。

    因为自己似乎已经有些习惯了小绿的存在,如果他没了,裴诗语就觉得自己的心,似乎都要被狠狠的捏碎一般。

    “嗯,好。”

    心里担心着小绿,所以裴诗语一直都是心不在焉的样子,可是这个样子却让封擎苍莫名的紧张了起来。

    “瑞娜,这些东西不喜欢吗?怎么一直皱着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