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8章 不可能是你-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078章 不可能是你

    其实凌悦心里也是有些清楚的,这些事跟裴诗语没有任何关系,可是凌悦就是忍不了。

    尤其是看着封擎苍抱着裴诗语出去的时候,她就感觉这个世界都变了,让人心里莫名的郁闷。

    裴诗语冷笑着看着凌悦:“凌小姐,我如果知道的话,还会问你吗?再说了可是你要见我的,我怎么会明白你的心在想什么!”

    “知人知面不知心,画皮画骨难画心,你凌小姐的心,可是真的太难猜测了。”

    裴诗语一直在笑着,可是她的笑却总是给凌悦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尤其是现在,凌悦居然跑到了医院,其实就是想让自己离开罢了,这又有什么可怕。

    “瑞娜,你别装了,你的事情我都查到了。”凌悦似乎胜券在握的模样,让裴诗语心里都忍不住有些咯噔。

    自己的身份可是最大的机密,怎么会被别人知道,裴诗语脸上并没有露出一分一毫:“你查到了什么?”

    她没有否认,而是直接说了出来,因为他们这行的,都是这个样子,所以也没有什么好奇怪。

    “当然是你的身份了,瑞娜我真是有点好奇了,你是做到迷惑的擎苍哥哥跟呼少的,他们俩个人似乎都在为你守身如玉!”

    其实说守身如玉,似乎还不能确定,到底是多少个。

    “就算你查到了又怎么样?”裴诗语忍不住反问到,对于凌悦知道自己的身份,丝毫没有任何的担心。

    只是躺在床上,裴诗语心里却越发的矛盾起来,不知道凌悦到底是不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哼,就算你是什么设计师又怎么样,今天擎苍哥哥只是为了送你来医院而已,你不要得寸进尺!”

    凌悦冷哼道,一双眼睛看着裴诗语,对于她的存在仍旧感觉到了一阵阵的绝望。

    听着凌悦的话,裴诗语却忍不住笑了起来:“呵呵,凌悦,你还真是想的好,你以为就是那样吗?”

    “如果真的那么简单,你千辛万苦的跑过来这里是为了什么?难道就是为了跟我说话,还是为了探望我!”

    裴诗语忍不住说到,对于凌悦的话,她却是终于明白了,凌悦肯定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如果凌悦真的像她说的那样知道了什么,她就不会这么说了。

    所以凌悦就是查到了假的身份,所以借着身份过来见自己了,裴诗语忍不住想笑了。

    对于凌悦的良苦用心,她还真是有些不想说了。

    “你,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我告诉你,我不会放过你的!”知道自己的话被拆穿了,凌悦一阵阵的脸红。

    她就是故意的,并没有知道裴诗语什么身份,她已经让别人去查了,可是现在还是没有结果。

    凌悦没有心情等着结果出来,所以提前来了医院,这也注定了今天凌悦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

    “凌悦,你知道我是谁吗?”

    裴诗语勾了勾唇,她也明白了凌悦到底是为了什么过来,只是这次凌悦恐怕要失望了。

    既然今天封擎苍已经为了自己丢下了凌悦,那么就说明了一件事,这个男人已经不愿意继续跟凌悦演戏了。

    这就是裴诗语想要的,所以她没有什么好怕的,对于凌悦她就是没有理由去可怜。

    “你是谁,我不管,我告诉你,不管是谁,都不能从我身边抢走了擎苍哥哥!”

    凌悦这会整个人都有些癫狂了起来,忍不住嘶吼了起来,大概是以为自己这个样子,就会得到那个男人。

    只是裴诗语看到凌悦发疯的模样,心里却有些高兴了,当初他们是怎么害了自己,自己心里很清楚。

    如今只不过是一抱还一抱而已,并没有什么多余的事情。

    “凌悦,你还真是天真,刚说你,你就得意了,我跟你说,就你这样,你以为还有什么好结果吗?”

    “如果没有你的父母,没有凌非岩,没有施怡,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啊?”

    裴诗语也尽可能的说着一些伤人的话,这就是裴诗语想说的,她就是想刺激凌悦,想让凌悦也感受下这种痛苦。

    不然凌悦还以为自己真的就天下无敌了,呵呵,其实呢,就是别人手里的棋子罢了。

    凌悦的脸青一阵红一阵,对于裴诗语的话。她心里很气愤,可是却没有办法反驳。

    因为裴诗语说的完全就是事实,自己就是因为是他们的女儿,所以才会有机会跟封擎苍见面,有机会跟他结婚。

    可是如今一切都被眼前的这个人毁了,凌悦怎么可以不气。

    “瑞娜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害怕了?告诉你,不可能的!”凌悦虽然心里认同裴诗语的话,可是还是忍不住嘴硬。

    因为她就是感觉裴诗语这个女人不可能是这样的,所以她必须让这个女人知道点厉害。

    然而裴诗语会怕凌悦她的厉害吗?根本不会。

    “凌悦,那我告诉你,我是谁,你想知道吗?我说了,可能就会变成你的噩梦,你不害怕吗?”

    裴诗语的眼神立刻变得晦暗不明,让人有些害怕起来,尤其是凌悦,竟然怕的退后了一步。

    因为那个眼神她一直记得,就是当初裴诗语才是这样的眼神,她惊恐的看着床上的瑞娜。

    “你,你到底是谁!”

    凌悦这个时候终于知道有些害怕了,可是一切都来不及了,裴诗语没有兴趣在继续陪她玩。

    如果这个世界上的事情永远可以,那么就好了。

    但是事实却是,事情永远不会如此的简单,她也不会永远都那么幸运,因为老天爷不会那样的吧幸运永远一直留在一个人的身上。

    “我是谁,我是一个你永远亏欠的死人,凌悦,你以为你做了那么多的错事,老天爷就会放过你吗?”

    裴诗语忍不住吼道,心里却还是一阵阵的痛快,她觉得这个世界,真的是太让人想笑了。

    “你,不可能,你不可能是裴诗语那个贱人,我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