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6章 不会再辜负她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076章 不会再辜负她了

    “放心吧,我会的,毕竟我已经对不起过一个人,我不想再辜负瑞娜了!”封擎苍点点头说到,眼里的认真还有慎重却让叶沛灵有落泪的冲动。

    因为她觉得自己等了好久,如今终于等到了裴诗语跟封擎苍俩个人重归于好。

    这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叶沛灵甚至有些感动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希望你可以说到做到,否则我会带着瑞娜离开,让你永远都在见不到她!”

    这是叶沛灵最后的底线,如果一切真的发展成了那样,她一定会不惜代价的让裴诗语离开。

    三年前的一切不会再重演,而这个世界上也在没有裴诗语或者瑞娜了。

    “嗯,我知道。”大概只有经历了那段时间,才会明白一切都是那么的可怕,死亡真的只有一点点。

    封擎苍从来没有如此冲动过,大概这是第一次吧,不过封擎苍却并没有后悔,甚至有些庆幸,是自己送了裴诗语过来。

    如果那个时候自己没有出来,或者就这样看着裴诗语晕倒,而没有出现,恐怕俩个人才会真的陌路吧。

    哪怕裴诗语一直说着自己没有事,可是封擎苍却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裴诗语的生命力有多么的脆弱。

    几个人说了会话,叶沛灵说想进去看看,因为她实在是太担心了,没有亲眼看到裴诗语,叶沛灵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心的。

    得到封擎苍的同意后,叶沛灵就风风火火的跑了进去,生怕再晚一秒自己就没有机会了。

    “封少别在意,灵儿就是这个性格,不过相信,她对于你们并没有恶意的!”

    顾墨看着封擎苍认真的解释了起来,可能是害怕封擎苍心里会对叶沛灵有什么想法。

    毕竟叶沛灵如今可是这样风风火火的,其实并没有很讨人喜欢,尤其是现在这个敏感的时期。

    不过封擎苍却还是点头:“顾总放心,我都明白的,倒是你,家里的一些事还是应该当断且断。”

    这是对于顾墨最真诚的忠告,至于顾墨会不会听,这个跟封擎苍没有任何的问题,反正他想做的,就一定会去做。

    俩个人最后也推开门进去,可是裴诗语如今好像还是没有醒过来,所以看到她如此虚弱的样子,叶沛灵的心都开始痛了起来。

    “瑞娜,你怎么那么傻!”

    叶沛灵忍不住说道,眼泪却吧嗒吧嗒的往下掉,可是她却不能发出声音了,生怕自己会吵醒了裴诗语。

    现在裴诗语最重要的可能就是休息了,需要好好的休息,这样才可以好起来的。

    可是叶沛灵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她尴尬的看了眼裴诗语,还有身后的封擎苍,这个男人似乎有什么不放心的。

    “叶小姐,如果放心下来了,还请你跟顾总先回去,如果瑞娜醒过来了,我就一定会给你打电话!”

    叶沛灵依旧冷冷的,似乎有人得罪了她一样,让她根本没法开心起来。

    本来自己好心好意的过来看裴诗语,可是如今听封擎苍的态度,似乎有些嫌弃自己。

    “我想在医院陪着瑞娜,今晚你们先回去吧!”叶沛灵站起身,转头看着封擎苍说到。

    可是不等封擎苍说话,顾墨首先就不同意了:“灵儿,小核桃还在家里等着你,我们要回去了!”

    一句话让叶沛灵差点就要气炸了,想发火的可是想到如今裴诗语还躺在病床上,顿时就没有了**。

    “我想陪着瑞娜,”叶沛灵的眸子垂了下去,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她不想让裴诗语一个人在医院。

    可是顾墨却有些不开心的样子,可能是为了封擎苍吧。

    病房里,俩个男人的脸色深沉的可怕,可是叶沛灵却丝毫没有注意到。

    可是叶沛灵却丝毫没有理会俩个男人,依旧转过身看着裴诗语,希望她可以早点醒过来。

    病房里的气氛陷入了一个诡异的情况,叶沛灵一直盯着裴诗语,忽然看到裴诗语的眼睛动了动。

    “啊,瑞娜,你醒了!”叶沛灵激动的抓着裴诗语的手喊道,然后就看到裴诗语睁开眼睛。

    “灵灵,我,这是在哪里?”

    裴诗语皱了皱眉,虚弱的说道,头也一阵阵的痛,让她有点想继续睡觉的打算。

    “你在医院啊,瑞娜你吓死我了!”叶沛灵激动的看着裴诗语,似乎完全就好担心裴诗语。

    然而裴诗语却忍不住皱眉,脑子里回想起来,婚礼上的一幕幕,她好像看到封擎苍担忧的望着自己。

    还有凌悦的声音,似乎封擎苍过来抱着自己。

    “灵灵,我,谁送我来医院的?”裴诗语诧异的看着叶沛灵,眼睛也没有抬起来看房间,因为这会她感觉头痛欲裂,根本没有办法去看四周。

    叶沛灵的眼神往后面瞥了瞥,这才说:“瑞娜,是封少送你过来的!”

    “他在婚礼上直接抱着你跑了,丢下一堆烂摊子!”

    这次叶沛灵也没有隐瞒,直接告诉了裴诗语,毕竟这些事就算自己不说,裴诗语也是会知道的。

    而且自己也没有必要隐瞒裴诗语,可是裴诗语听到是封擎苍送自己过来后,立刻懵了。

    她的脸色变的有些晦暗不明了,再婚礼上丢下凌悦吗?

    裴诗语有些不敢想了,生怕一切变成了自己想的那样,不是已经打算祝福他们了吗?

    可是如今却这样,她有点不知道说什么。

    “瑞娜,你别心里有什么负担,封少说了,他既然走了,就已经想好了后果!”

    叶沛灵主动替封擎苍说了出来,毕竟有些话还是需要别人说出来的,不然依旧封擎苍的性子,估计只会让俩个人关系越来越差。

    听到这句话,裴诗语的眼神忍不住在房间里搜寻,果然看到了封擎苍的身影,整个人就像被定住了一般,没有办法动弹。

    “灵灵,你先回去吧,我有话跟封总说。”裴诗语抬头看着叶沛灵,眼里充满了祈求,其实裴诗语完全可以想到几个人之前的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