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4章 你不能有事-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074章 你不能有事

    看着封擎苍那样担心自己,裴诗语脸上忍不住露出笑,冲着他摇头:“没事!”

    虽然她并没有发出来声音,可是封擎苍却好像很清楚的知道了。

    因为裴诗语忽然之间在台上吐血,底下的人一时之间都有些惊诧了,甚至还有一些粉丝想冲上来。

    “瑞娜,瑞娜”

    不停的呼喊着,可是裴诗语却感觉自己的意识似乎越来越远,越来越黑暗,她知道自己一定坚持不下去了。

    “很抱歉,我身体有点问题,希望封总跟凌小姐幸福!”

    裴诗语咬牙忍住,坚持着拿着话筒对所有人说到,眼底的坚持却让所有人都忍不住有些惊讶。

    可能是这个女人太过于坚持了,裴诗语眼里有着浓浓的忧伤,可是却并没有让自己好过来。

    她坚持着说完了,可是意识却感觉越来越涣散,话筒砰的一声掉在地上,发出沉重的声音。

    “瑞娜!”

    封擎苍在裴诗语身后,看着裴诗语的身子倒下去以后,他立刻过来抱着裴诗语,大声喊道。

    听到封擎苍的声音,裴诗语的眼睛努力的想要睁开,她的手抓着封擎苍的手,喊了一声:“苍”

    一句话,让封擎苍的心似乎都要被撕裂了,简直就是一种可怕的感觉。

    他感觉自己似乎都要失去裴诗语了,也就是这个时候,封擎苍也知道,自己并没有表现出来那样的无所谓。

    而凌悦看到封擎苍居然直接丢下自己,跑了过去抱着裴诗语,眼底的怒火瞬间就起来了。

    “瑞娜,你会没事的,别怕!”封擎苍抱着裴诗语一直不停的说着,可是裴诗语的眼睛却重重的闭上,这样她已经没有精神在继续下去了。

    然而凌悦却跑了过来,他拉住封擎苍,委屈的看着他:“擎苍哥哥,你要去哪里,今天是我们结婚的日子!”

    “小悦,瑞娜生病了,我要送她去医院!”封擎苍的耐心已经用光了,可是他还是在隐忍着。

    但是凌悦却根本不可能放弃,她委屈的抓着封擎苍的胳膊,不让俩个人离开。

    “小悦,放手!”

    封擎苍回头冷漠的看着凌悦,似乎眼前的这个人,不是自己的未婚妻,而是一个陌生的女人。

    但是凌悦却根本不想听,她根本不敢放开,她知道如果今天让封擎苍带着裴诗语走了,那么俩个人一定没有什么结果了。

    “不,擎苍哥哥,我不会放手的,我不能让你走!”凌悦固执的看着封擎苍,希望他可以留下来。

    她什么可以去求封擎苍,让他留下来,不要离开。

    可是封擎苍的心如今正在裴诗语的身上,看着她的脸色变的那么苍白,封擎苍感觉自己的心都要碎了。

    “让开!”

    封擎苍没有回答凌悦的话,然后再次说到,他不想让凌悦在继续这样说下去了。

    然而凌悦却不行,她努力的想让封擎苍明白今天这个日子有多么的重要。

    “擎苍哥哥,你可以让别人送她去医院啊,她又没有多大的事情!”凌悦撇着嘴说到,虽然凌悦也看到裴诗语吐血了,可是潜意识却不愿意相信。

    她觉得裴诗语这个女人就是属于那种命大的人吧,怎么可能就这样病了,也许这也是她自己假装的。

    对,凌悦忽然想起来这件事,她冲过去,拽着裴诗语的身子想让她下来:“瑞娜,你下来,你一定是装的,你就是想让擎苍哥哥跟你走,你这个心机的女人!”

    她不停的拽着裴诗语,可是裴诗语却没有一点点的反应,她的行为立刻让封擎苍生气了,冲着她吼了一声:“够了!”

    “凌悦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她现在吐血了,你居然说她是假装的,你怎么可以这样恶毒!”

    封擎苍失望的看着凌悦,然后抱着裴诗语往台下走去,凌悦走了过来想说什么,可是却被封擎苍推到在地上。

    “封擎苍,如果你今天敢走,那你以后都不要回来找我了!”

    凌悦坐在地上,忍不住痛呼道,然而封擎苍却依旧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看到封擎苍决然离开的背影,凌悦的心都快要碎了,她的擎苍哥哥走了,凌悦失魂落魄的坐在地上,忘了起来。

    眼泪将这条人鱼的眼泪彻底的打湿,婚纱立刻变成了天蓝色。

    “天啊,你们快看啊,凌小姐的婚纱变成蓝色了,好美啊!”

    “啊,好美的蓝色婚纱!”

    “这就是人鱼的眼泪吗?好美啊!”

    所有人都在看着凌悦的婚纱发呆,一时之间似乎忘了凌悦如今可是一个被丢弃的新娘子。

    叶沛灵在裴诗语到下后,就准备冲上来,可是却被顾墨拉住了。

    “灵儿,别去!

    “可是小语她都吐血了,晕倒了!”

    叶沛灵气呼呼的说到,对于顾墨拉住自己的行为格外的不满。

    然而顾墨却说了一句,有封擎苍在,你上去不是破坏人家俩个人吗?

    所以叶沛灵没有上去,然后立刻就看到吗封擎苍抱着裴诗语下去,然后往外面跑去。

    凌悦的婚纱在滴落了眼泪后,立刻变成了蓝色,看起来格外的梦幻,唯美。

    “墨,凌悦的婚纱真美!”叶沛灵忽然冷笑着说了一句。

    “可是却是需要眼泪才可以变美,或许这就是瑞娜设计的初心吧,她就是要让这场唯美的婚礼,变成一场眼泪!”

    顾墨忽然之间说了一大串的话,让叶沛灵愣住了,不过再次看着凌悦的婚纱,眼里却有了一丝报复的快感。

    她不是要结婚了很得意吗?如今婚纱很美,人很美,可是她却变成了这样,算什么呢?

    而唐夜也已经愣住了,看着那个婚纱,半天没有说话。

    “唐夜,我们一起去医院吧!”叶沛灵反应过来后,啦了唐夜一把,因为看着唐夜的反应,叶沛灵立刻就知道了,他一定是知道了裴诗语的身份。

    唐夜却摇头说:“不,你们先过去,我得去拍照,这个婚纱如此唯美,以后也会是瑞娜最棒的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