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9章 你好傻-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069章 你好傻

    听到唐夜的话,裴诗语只能苦涩的笑了笑,然后说“你不是要找小雨滴的消息吗?都在这里啊!”

    “怎么,你又不敢相信了吗?”

    裴诗语抬头看着唐夜,可以清楚的看到唐夜眼底的疼惜。

    其实他并不是不信,而是不愿意相信啊,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裴诗语到底是受了多大的痛苦跟委屈啊。

    “你,你是小雨滴!”

    唐夜忽然看着裴诗语问道,眼睛写满了伤心跟痛苦,可是最大的却是疼惜。

    他在替裴诗语痛,替她不值得,可是唐夜也明白,一切都是真的。

    “嗯。”

    裴诗语笑了笑,然后轻声说道,既然已经把这些照片给唐夜看了,那么自己也没有必要否认了。

    因为事情就是这样,不是说你不想说就可以隐瞒下去的。

    一直有人暗中在调查自己的身份,可是裴诗语却很清楚,自己已经瞒不了多久了。

    所以自己需要做的,就是看着封擎苍跟凌悦俩个人结婚,然后自己彻底的离开这个地方。

    什么报仇,什么恩怨,裴诗语根本不想再继续顾忌下去了。

    “你,你好傻,为什么不告诉我啊,你知道我多想你吗?裴诗语你这个傻比!”

    唐夜将盒子放在沙发上,忍不住朝着裴诗语吼道,然后又有些后悔自己的行为。

    “小雨滴对不起,我太激动了,可是,可是我真的没有想到你居然没有死,还变成了瑞娜,我就说阿姐怎么会是你的朋友,你们怎么会认识!”

    “原来姐姐早就认识你了,可是你们俩个人还不告诉我!”

    唐夜有些哀怨的看着裴诗语,对于俩个人隐瞒自己的事情依旧有些耿耿于怀。

    可是裴诗语也终于放心了,唐夜没有跟自己想象中那样的激动,这就好了。

    既然他可以冷静的接受,那么就是最好不过了,这样裴诗语内心的那个心结也终于可以解开了。

    “小糖丸,因为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的身份,我,事情很复杂,等我有时间了跟你解释!”

    “当初我离开的时候,佩姐就认出来我,可是我走了没有告诉佩姐我去了哪里!小糖丸,只有灵灵一个人知道,因为我不忍心看她那样下去!”

    裴诗语对着唐夜解签道,因为当初叶沛灵的行为有多么疯狂,其实大家都有目共睹的。

    只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叶沛灵忽然之间不闹了,大家还觉得很奇怪,讨论了很就。

    原来是因为叶沛灵那会知道了真相,所以会收敛,可是这让唐夜的心里更加的心疼了。

    “小雨滴,你可以跟我说的,你可以相信我的,你一个人背井离乡那么久,回来了也不告诉我,你知道我也会心痛的吗?”

    唐夜忍不住控诉到,对于裴诗语的行为还是很愤怒,很生气,因为唐夜不想裴诗语这样受罪的。

    如果可以,唐夜希望裴诗语的以后都是一帆风顺,没有任何的困难。

    “我,我现在不是告诉你了吗?可是小糖丸,我怎么发现你现在这么拽了啊,你看看跟我说话,吆五喝六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好厉害哦!”

    裴诗语忍不住指责起来唐夜的行为,实在是之前唐夜太能折腾了,简直就是让人防不胜防啊。

    对于唐夜的这种行为,裴诗语心里也很无奈啊,如果不是因为唐夜的这些事,自己何苦那么郁闷。

    听到裴诗语那么说,唐夜竟然少有的尴尬了起来,冲着裴诗语说:“小雨滴你别这么说了,那我不是不知道你是瑞娜么,我知道了怎么敢那么对你!”

    其实唐夜如果知道了裴诗语的身份,估计根本就不会离开的,他一定会好好的询问裴诗语,唐佩究竟是如何说的。

    不过现在似乎也不迟,俩个人知道了彼此的身份,唐夜整个人都快要飞了起来。

    实在是因为这件事太让人开心了,唐夜以为自己永远都看不到裴诗语了,却没有想到,原来裴诗语一直都在自己的眼前,可是自己居然没有认出来她。

    而唐佩居然认出来了裴诗语,这让唐夜心里产生了浓烈的挫败感。

    “小雨滴,当初在你的葬礼上,那个戴口罩的女人就是你?”

    唐夜忽然之间似乎想起来了什么一样,惊恐的保证裴诗语。

    以前不知道裴诗语的身份,所以并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对,如今知道了,唐夜才回过神,明白了自己究竟错过了裴诗语多少次。

    其实很多时候,裴诗语跟自己都是擦肩而过,可是唐夜就是以为俩个人没有关系。

    而且裴诗语的葬礼上,那个女人一身黑衣,带着口罩,看起来就很奇怪,但是唐夜丝毫没有想到那个居然就是葬礼的主人。

    如果唐夜那会可以提前知道,恐怕就不会这样的长久的寻找裴诗语,或者因为她而这样的颓然下去。

    “对啊,可是那个时候你们都好难过,我也好绝望,你知道吗?那个时候其实我真的好痛苦,可是我并没有说出来自己身份!”

    “我变成了那样,你说我怎么还有脸那么说,就算我说了,大概也是没有人会信的,毕竟那个死去的女人,跟我一模一样!”

    裴诗语说到这个,忍不住伸手摸着自己的脸,让自己可以冷静一点。

    因为自己似乎每次都会想起来裴绵绵,那个因为自己而死去的女人,其实才是最可怜的。

    但是现在一切都没有了,裴绵绵早就入土为安了,活着的人只能认真的过好每一天。

    “小雨滴,在我心里,不管你变成什么样,你都是小雨滴,明白吗?你不用因为那个,而心里有想法,你好傻,居然为了那种想法离开我们!”

    唐夜忍不住说到,同时心里更加的疼惜起来。

    如果当初裴诗语没有因为这些事离开,没有因为这些事而退缩,勇敢的告诉了大家,恐怕现在都不会这样。

    可是现在再次看到了裴诗语,唐夜心里还是充满了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