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7章 因为她还在-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067章 因为她还在

    可是唐夜却直接摔了酒杯子,眼睛瞪着裴诗语:“不许你这么说她,就是因为我,因为我!”

    可能是因为唐夜的表情太过于狰狞了,让裴诗语心里顿时痛的难以附加。

    这一刻,裴诗语深深的体会到了,唐夜就是一个傻子,把自己的死归在他的身上,这样总痛苦每天折磨着自己。

    “唐夜,你是不是傻了?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吗?你这样痛苦的活着,指不定她还在哪里快活高兴!”

    裴诗语冷冷的说着,其实就是为了这样的唐夜心痛,因为他真的太让人心疼了。

    当初的事情明明都不是唐夜的错啊,可是他却这样吧自己折磨了这么久,每天都不能安生。

    而作为当事人的裴诗语,却在哪里呢?她正在自己的爱情里要死要活的,没有想要走出来。

    甚至她不敢告诉任何人,不是因为自己不想,而是不愿意让他们发现,如今的裴诗语变成了这样一个为了报仇什么都不管的小人。

    她希望呀别人心里,裴诗语永远都是那个完美的裴诗语,而不是这个有着瑕疵的女人。

    “够了,小雨滴不是你说的那种,而是我不允许你诋毁她,就算你是我姐的朋友,我也不会同意,任何人对小雨滴不尊重!”

    唐夜一直瞪着裴诗语,似乎只要裴诗语再敢多说一句关于裴诗语不好的话,唐夜就会做出点什么。

    可是裴诗语不甘心啊,她怎么可以让唐夜一直陷入这样的情况呢?

    自己本来也没有多少个朋友了,如今唐夜也是值得在意的,所以裴诗语绝对不可以看着唐夜就这样堕落下去。

    平时唐夜都没表现出来,可是如今只是听到了小糖丸,他其实就是缺少一个缺口,一定要补上去。

    一旦这个缺口出现了,唐夜的所有的力量就会爆发出来,让他有毁灭性的伤害。

    “唐夜,你给我冷静点!”裴诗语大声吼了一声,希望唐夜可以冷静下来。

    然而唐夜却根本不听裴诗语的,似乎因为提起来裴诗语,所以唐夜的心情忽然变的躁动了起来。

    他起身直接就朝着门口走去,似乎是想要离开这里。

    裴诗语怎么可能让这样的唐夜离开了,立刻起来,跑了过去,抓住唐夜的胳膊,冷声问道:“你到底发什么疯,这个时候了,你想去哪里?”

    可能是因为裴诗语的声音比较有震撼性吧,唐夜居然真的停了下来。

    可是他的目光却是那么的冰冷幽深,似乎因为裴诗语这个名字,就可以让唐夜入魔了一般。

    “瑞娜,我去酒吧坐坐,你先睡吧!”唐夜深深的吸了口气对着裴诗语说到。

    可能是因为唐夜也不想对裴诗语发脾气,或者他一直都在尽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不行,这么晚了我不可能让你出去!”裴诗语抓住唐夜的胳膊固执的说道。

    如果裴诗语没有跟唐夜喝酒,或者唐夜出去自己也不会怎么样,可是唐夜今天喝酒了,而且情绪这样不稳定,裴诗语怎么会放心呢。

    所以不管怎么样,裴诗语都不会让唐夜今天晚上出去的,哪怕唐夜再不开心,自己都要阻止他。

    “我只是出去坐坐,不会怎么样的!”唐夜似乎有些累了,闭着眼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说道。

    大概是因为唐夜的样子让裴诗语有了恻隐之心,她忽然之间感觉,自己似乎应该告诉唐夜了。

    毕竟一直这样瞒着,其实也不是什么好办法,而且总有一天唐夜会知道的。

    如果唐夜知道自己没有死,大概还会好一点,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暴躁的,自己还可以安抚下来他。

    “唐夜,你这个样子,只会让别人担心,你已经这么大了,难道没有佩姐,你就要这样随心所欲了吗?”

    裴诗语红着眼睛指责道,心里却有些难过,唐佩如今不知道会不会回来,唐夜又是这样。

    裴诗语如何可以放心下来,可以安心的等待呢。

    “我就是出去下,让开!”

    唐夜的眼神开始冰冷起来,看得出来唐夜就是在拼命的隐忍着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爆发。

    可是这个样子,怎么可以呢?他没有在这里爆发,迟早也会在另外的地方爆发的。

    到时候万一唐夜出事了,裴诗语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自己已经做了够多的错事了,以后怎么可以继续这样错下去呢。

    “唐夜,我就问你一句,你今晚非要出去是不是?”裴诗语松开唐夜,冷冷的看着他。

    大概是因为裴诗语的这个眼神太过于冰冷了,唐夜竟然一时没有回答出来。

    他就这样傻傻的站着,看着裴诗语倔强的模样,虽然她的声音很冰冷,可是她的心,却是那样温暖着唐夜的心。

    尤其是裴诗语的那个眼神,像极了裴诗语,这让唐夜的心里出现了一个错觉,似乎瑞娜就是裴诗语。

    “我”

    “你说话啊,像个男人一样,不是说想要出去吗?告诉我你非要出去不可吗?”

    裴诗语忍不住吼了一声,她对于唐夜这种行为确实有些生气,因为裴诗语感觉唐夜完全就是不珍惜自己。

    他就是想跟着自己的心,不会考虑别的问题,如此暴躁息怒的情绪,以后怎么可以好好的。

    如果佩姐真的错回来了,写手等着唐夜的,恐怕就是一个巨大的重担吗,他真的可以挑起来吗?

    裴诗语心里很疑惑,并不是说她不信任唐夜,而是因为唐夜的心里有羁绊。

    “对,我非去不可!”

    唐夜坚定的说到,然后抬脚准备往外面走去。

    “小糖丸,如果她还在呢?如果你的小雨滴她还活着,没有死呢?”

    裴诗语声音低沉的说到,本来以为自己还可以继续瞒着,却没有想到居然说了出来。

    也罢,总是需要知道的,既然如此,还有什么不可以说的。

    可是唐夜却骤然回头,眼底爆发出热烈的光,看着裴诗语,就像看着一个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