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6章 唐夜心里的秘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066章 唐夜心里的秘密

    怎么知道的,因为我就是小雨滴啊,裴诗语心里忍不住默默的说到,可是却并没有说出来。

    因为她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万一自己说了,唐夜跟石晓晓俩个人,恐怕就真的很难在一起了。

    “她是谁啊?”裴诗语诧异的看着唐夜,眼底有着浓浓的好奇,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很清楚,恐怕裴诗语连自己都可以欺骗了。

    唐夜的眼里骤然出现了一抹追忆,看着裴诗语,似乎看到了那个小雨滴一般,她的眼神也是如此的美丽。

    “裴诗语,你应该知道她!”

    “原来是裴小姐,我当然知道了,她可是灵灵的好闺蜜,也是封总的前任未婚妻,可是如今她不是”

    裴诗语点头说到,可是却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有些话确实没有必要说,大家都明白的。

    比如现在,裴诗语就说了一半的话,可是唐夜却依旧明白了。

    他没有说话,默默的拿起桌子上的酒**,然后给俩个人的杯子倒满,“来,再喝一杯!”

    说完也不等裴诗语一起,而是自己直接端起酒一饮而尽,看起来颇有些豪爽的样子。

    只是这样的唐夜却让裴诗语的心里一阵阵的刺痛,毕竟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

    “来。”裴诗语也没有在犹豫,直接拿着酒喝完,把杯子放在桌子上,却看到唐夜一直盯着自己,她心里立刻一阵阵不好的预感。

    “你,一直盯着我做什么?”裴诗语诧异的问道,心里却感觉有点郁闷还有害怕。

    因为唐夜的那个眼神太摄人心魂了,自己根本没有办法抵挡,这个时候的唐夜,看起来格外的脆弱。

    没有了平时在外面的那种大哥的架势,更多的却是一个小孩子一般的脆弱跟难过。

    “你跟她真的很像,小雨滴其实也很喜欢用这种无辜的眼神看着我,她很善良,很可爱”

    唐夜自嘲的笑了笑,然后直接拿着酒**子就开始喝了起来。

    裴诗语也没有组织,因为她知道自己如果阻止下去了,恐怕唐夜肯定就会变成以前那样。

    他可能真的会怀疑,会觉得自己的身份很可疑,如今他虽然觉得俩个人很像,可是并没有吧这一切想的太精细了。

    当初自己的时候,唐佩也是花了时间处理的,所以唐夜根本没有可能会想到自己还活着。

    “嗯,你很想她吗?”裴诗语抬头看着唐夜,心里却有些郁闷了,如果唐夜一直这样,自己一定会忍不住告诉唐夜真相的。

    听到裴诗语的话,唐夜再次咕咚咕咚的喝了几口酒,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为了壮胆,或者什么。

    “是啊,我很想她,想她想到都快要发疯了,可是她没了,永远不可能出现了,我的小雨滴没有了,她再也不会笑着叫我小糖丸了!”

    唐夜捂着头,痛苦的说着,让裴诗语心里充满了悲戚。

    这个时候,裴诗语很怀疑也很纳闷,因为她不知道自己的当初的做法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

    可是如今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的因为自己的事情伤心痛苦,裴诗语的心就更加痛了起来。

    如果没有人伤心,或者大家都可以坦然接受,裴诗语当然不会觉得有什么的。

    但是如今却不这样,当初叶沛灵因为自己的事情很激动,可以说是伤心欲绝。

    如今唐夜也是这样,他的痛苦可能比叶沛灵还要多。

    “唐夜,你别这么说,我想裴小姐如果在天有灵,她也一定不会希望你这样颓废的!”

    裴诗语忍不住劝说道,心里却在想着,自己今天要怎么办。

    唐夜的事情始终都是自己心里的一个结,如果俩个人有机会可以这样面对面的坐着了,可是裴诗语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大牌是因为对唐夜心里始终还是有着一丝的愧疚,所以裴诗语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唐夜如此痛苦。

    “不,她看不到了,小雨滴看不到的,而且她一定会怪我,当初就是我见到了她最后一面,我好恨,好恨!”

    唐夜说到这些的时候,整个人瞬间就激动了起来,在桌子上啪的拍了一下。

    声音很大,裴诗语都吓了一跳,可是随后就看到唐夜再次喝酒,这根本就是不要命的喝法啊。

    “唐夜你这是做什么,喝酒就喝酒啊,你这样做什么!”裴诗语直接夺过来唐夜手里的酒**子,扔在了一边。

    酒**在地上转了一圈,然后咔嚓的一声,变的四分五裂,红酒洒了一地,看起来就像鲜红的血液一般。

    代表是因为每个人心里都是对这种充满了排斥吧,比如裴诗语现在。

    她对唐夜的这种行为很生气,可是却不能做什么,因为唐夜完全都去为了自己。

    可是裴诗语的做法却彻底的激怒了唐夜,他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指着裴诗语吼了一声:“干嘛,我想干嘛就干嘛,用不着你管,我告诉你,小雨滴她死了,她不会回来了!”

    “你知道我有多么喜欢她吗?你知道我当初奋不顾身的爱她吗?你要我怎么放下,怎么丢掉她?”

    唐夜的声音充满了悲伤,让人不自觉的就被他的这种气氛渲染了,顿时也被他感染的伤心起来。

    可是裴诗语并没有,因为她知道唐夜说的是自己,一件事如果自己换成了当事人,其实很多事还是一样的。

    “我知道,可是如今她已经死了,裴诗语就是个死人,你清醒一点,别再挂念她了,明白吗?”

    裴诗语忍不住说到,心里对于他的这种想法也更加的无力。

    因为裴诗语很清楚,唐夜不可能会这么快的就走出来的,他的心里至少还会充满了愧疚。

    就像当初叶沛灵一样,他们俩个人才是最痛苦的人,封擎苍根本就忘了这件事,所以这只是折磨俩个人的方法。

    “她的死跟你没有什么关系,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唐夜你这个胆小鬼,你为什么不敢面对事实!”

    裴诗语再次吼道,对于唐夜的这种想法跟行为,她一万字不赞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