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4章 你可以,但是我不行-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064章 你可以,但是我不行

    似乎是因为裴诗语的话太过于尖锐了,封擎苍一时之间居然没有想出来该怎么说。

    可能是因为裴诗语的话太富有攻击性了吧,或者是因为她的话,太过于直击人心。

    “瑞娜,你等我好吗?我吧所有事情处理好了以后,我就会断绝一切关系的!”

    最终,封擎苍还是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可是裴诗语却只能轻轻的摇头,因为她不能。

    这个时候了,自己不可以那样做了,封擎苍没有想起来俩个人的事,而她也不想就这样跟着他。

    况且封擎苍说的处理好了事情,到底是什么时候,裴诗语并不知道,所以她不愿意冒险了。

    “苍,这样的话别再说了,我说过的,我并不愿意介入你们之间的感情你明白吗?我只是想你可以好好的生活!”

    裴诗语苦涩的笑了笑,眼角却有些湿润了,明明眼前这个人是自己深爱的男人,可是却因为一些事情根本不可以在一起。

    如今自己还得违心的祝福他们,裴诗语心里好不甘心,可是却没有任何的办法。

    “没有你我怎么过好生活?”封擎苍直接反问了一句,最后却还是摇摇头没有说话。

    因为这些事并不是单纯的需要他丢了凌悦,而是还有别的原因。

    就是因为这些原因,所以封擎苍才会一直去做自己根本不愿意也不屑的事情。

    如今仅仅就是一步之遥了,封擎苍并不想放弃,所以他必须需要舍弃一些东西的。

    “嗯,我想你一定可惜的,如果你在这样逼我,我想我会尽快离开的。”裴诗语非常冷静的看着封擎苍,把自己的真实想法告诉了封擎苍。

    其实她就是忽然想起来凌悦在外面说的话,忽然之间就对于俩个人的感情没有了什么希望了。

    或许他们最终的结局依旧是分道扬镳,可是裴诗语现在却不想面对那一切,至少现在还不是时候。

    封擎苍的手紧紧的捏着,目光里都是阴沉的悔意,可是他不能再这样说了。

    裴诗语已经那么明确的表明了,自己如果在继续下去,就是逼迫她了。

    骄傲如他,怎么可能会愿意去承担这样的一个理由呢,所以他只能沉默,只能看自己喜欢的女人离开。

    最后脑子里终于只剩下了一个想法,一个背影,最终跟脑子里那个影子重合。

    “好,我答应你!”

    沉默了很久,封擎苍忽然之间说到,声音里却透着浓浓的疲惫,裴诗语知道自己不应该去威胁他。

    可是如今如果自己不那么做,恐怕封擎苍一定会做出点别的什么事情了。

    为了俩个人的以后,为了他可以更好的生活,裴诗语最终还是决定了自己需要放手。

    “嗯,谢谢。”

    她低着头,极尽压抑的说到,可是却再也没有勇气去多看这个男人一眼就,似乎多看一眼,都是一种罪过了。

    大概是因为心里的愧疚还有自责,更多的还是那份深沉的爱。

    或许俩个人真的已经走到了穷途末路吧,不然怎么就会变成这样呢。

    听到裴诗语的谢谢后,封擎苍并没有说话,而是非常冷静的走过去,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

    大概是因为他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吧,已经努力了,可是最后结果却依旧不尽人意。

    这不是裴诗语心里想的,她只能让自己的所有想法在这个办公室里深深的埋葬了。

    因为自己的爱,已经随着他要结婚,而变成了一堆堆的痛苦还有绝望,绝望到她甚至没有力气再继续追寻了。

    “我回去了,新婚愉快,明天的婚礼我一定会准备到的。”

    看着封擎苍一直闭着眼不说话,裴诗语还是主动提了出来这个要求,毕竟唐夜如今还在办公室等着自己。

    可是裴诗语的声音说了很久了,封擎苍还是没有说话,似乎正在等着什么一般。

    裴诗语没有心情在继续待下去了,因为她觉得自己再这样下去,恐怕真的会没有办法忍下去了。

    人在冲动的时候,会遇到很多事情,所以裴诗语不可以让自己冲动。

    如今她需要做的事情就是让自己冷静,坦然的接受这个事,然后等着婚礼后,就安心的离开吧。

    回到办公室以后,唐夜居然已经离开了,裴诗语十分意外,因为她还以为唐夜会一直等着自己。

    不过裴诗语却发现电脑桌子上,有唐夜留下来的一个标签。

    “我先回家了,下班一起去喝酒!”

    这句话让裴诗语心里忽然感动了起来,因为唐夜居然知道自己现在很想喝酒。

    不过裴诗语还是有些纳闷,不是说过了,这段时间不会去酒吧吗?他不会是想又逃跑吧。

    这个念头在裴诗语的心里就出现了几秒钟,然后立刻否决了,因为唐夜不会去的。

    现在他跟石晓晓俩个人的关系确实有些迷乱,可是他这样回去估计也是更多伤心事。

    所以裴诗语还是拿着手机给唐夜发了一条微信:“去哪儿喝酒!”

    很快唐夜就回了信息,只有简单的一个字:家。

    好吧,看到这个字的时候裴诗语才算彻底松了口气,因为她这才确定了唐夜不是想去酒吧。

    其实裴诗语并不是真的想让唐夜去怎么样,而是有些担心唐夜会冲动,所以会说让他不要去酒吧。

    只是如今唐夜这样的听话了,裴诗语心里却还是有些诧异,还是怕唐夜会跟上次一样,跟对石晓晓那样对付自己。

    不过裴诗语还是早早点回家了,因为她真的很想喝酒,都说喝醉了可以不醉不归,那她喝醉了,也一定可以看到很久以前的事吧。

    到家后,裴诗语发现唐夜居然主动张罗了一桌饭,听到自己回来了,还主动跑过来说话。

    “瑞娜你回来了,赶紧洗手吃饭了,待会啊我们喝点酒,我心里那个郁闷,真是无语有人陪我解解,不然我一直放心不下来。”

    唐夜走过来笑嘻嘻的对裴诗语说到,可是这些却让裴诗语心里格外的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