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3章 前夕-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063章 前夕

    只是这个敏感的时期,裴诗语还是感觉不知道说什么。

    因为自己是瑞娜,并不是裴诗语,自己真的可以把自己的感情这样的毫无芥蒂的说出来,告诉别人吗?

    “你一直关注封少做什么?唐夜,你别告诉我你喜欢男人,有点可怕了啊!”

    裴诗语忍不住调笑道,虽然心里很清楚唐夜不可能喜欢封擎苍,可是还是这样说了出来。

    因为裴诗语明白,唐夜的心根本就是都在自己身上,他从来没有否认过,虽然没有说出来,可是裴诗语还是知道的。

    “噗,怎么可能,我会喜欢他?瑞娜小姐,请你别开这种玩笑好吗?真的一点都不好笑!”

    唐夜喝了口水,都忍不住直接噗了出来。

    完全没想到裴诗语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自己喜欢封擎苍?这怎么可能呢。

    看着唐夜如此的激动,裴诗语自己都忍不住笑了,摆摆手说:“抱歉,开玩笑开玩笑!”

    办公室里顿时响起了俩个人的欢声笑语,可是这个时候忽然有人敲门。

    “砰砰砰!”

    裴诗语愣了下,准备开门可是却看到门已经从外面打开了,封擎苍面色阴沉的站在门口。

    他什么时候过来了,听到俩个人讲话了吗?裴诗语心里忍不住想到,可是并没有说出来。

    倒是唐夜,忍不住冷哼一声然后跟瑞娜说:“瑞娜,今天我等你下班吧!”

    果然是不怕事大的,居然挡着封擎苍的面这样说,唐夜果然就是故意的啊。

    “瑞娜,到我办公室来一下!”封擎苍没有灯裴诗语说话,立刻看着她说到,语气是那么的不容置疑。

    然而裴诗语却有些发愣了,这个男人找自己做什么?

    “瑞娜!”

    看到裴诗语没有动,裴诗语再次忍不住喊了一声,裴诗语立刻站了起来,对唐夜说等会,然后跟着封擎苍往外面走去。

    俩个人的背影越来越远,可是唐夜心里却很复杂,因为裴诗语看着封擎苍的眼神,像极了那个人。

    甚至有一瞬间,唐夜都觉得唐佩跟瑞娜做朋友,完全是因为瑞娜的眼神跟裴诗语比较像。

    不知道裴诗语知道唐夜的这种想法后,会不会哭笑不得。

    “封总,”

    裴诗语跟在封擎苍身后忍不住喊了一声,可是封擎苍丝毫没有要回答的意思,一直往办公室走去。

    跟着他外面不停的走,幸好这会办公室也没有什么人,不然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俩个人怎么了。

    估计大家都会以为裴诗语惹到了封擎苍,所以封擎苍生气了。

    一直到了办公室后,封擎苍直接关了办公室的门,然后将裴诗语抵在门上。

    “封总,你”

    “喊我苍。”封擎苍极尽隐忍的说到,几乎是咬着牙吧话给极了出来。

    裴诗语听到他的话,忍不住皱眉:“你又在搞什么啊,放开我!”

    她不知道封擎苍到底又怎么了,开始发疯,只是自己并不想配合他了。

    “别发疯了,行吗?”

    裴诗语抬头看着封擎苍,对于他这个行为,裴诗语心里还是很郁闷,因为自己如今并不想跟他怎么样。

    “我就是发疯,你跟唐夜到底在搞什么?”封擎苍隐忍的看着裴诗语,眼底都是一片通红。

    这样的封擎苍是裴诗语从来没有见过的,只是心里还是有些难过。

    她看着封擎苍,眉头不自觉的皱着,他抵着自己的身子,如今还是有些不舒服,尤其是后背已经被门把垫的非常不舒服。

    “封总,我跟唐夜可以做什么?现在可是大白天,可是在你封少的公司,你还怕什么?”

    裴诗语忍不住笑了起来,其实就是呗封擎苍气的,这个男人的占有欲简直就是强大到可怕。

    如果不是自己对于他太过于了解,现在恐怕都不会对这个男人的想法如此敏感了。

    “瑞娜,你知道我的耐心,别再继续这样下去了,不然我怕我不知道会做出来什么!”

    封擎苍看着裴诗语,只是胳膊却松了下来,估计是因为注意到了自己的行为,会让裴诗语不舒服。

    可是裴诗语听到封擎苍的这些话,眼泪却当即就有些控制不住了。

    他不知道自己回做出什么,可是自己也不知道啊,他已经要结婚了,自己难道还要这样下去吗?

    裴诗语心里很疑惑,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要怎么办,继续这样下去吗?还是等着他们俩个人结婚后,自己就离开这个地方。

    或者自己直接跟封擎苍说清楚这一切的事情。

    裴诗语沉默着没有说话,因为这个时候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瑞娜,说话啊!”

    封擎苍看到裴诗语没有说话,立刻开口提醒道,并且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裴诗语。

    也就是这个眼神,让裴诗语的心里一痛,似乎有千万个虫子在啃食自己的内心。

    “苍,你明天就要结婚了!”

    裴诗语抬头,倔强的看着封擎苍,想从这个男人眼里看出来一些什么,可是很可惜,什么都没有。

    她真的很不甘心啊,可是那又如何,那又怎么样啊!

    一句话,似乎就把俩个人之间的距离牵扯的更加远了。

    “我”

    封擎苍张了张嘴,可是却没有说出来什么话,因为他不知道说什么,似乎如今是自己不能放弃而已。

    可是封擎苍的内心却不甘心,尤其是看到裴诗语的时候,更多的不甘心就这样冒了出来。

    “苍,我会祝福你,希望你们好好的,你明白吗?别因为我而生出什么别的想法,我这样的人,不值得的。”

    裴诗语低下头并没有看着封擎苍,因为她知道自己看到他,就根本说不出来那些话的。

    实在是太过于伤人了,裴诗语感觉自己的心仿佛被撕碎了一般。

    “不,瑞娜你知道的,我可以”

    “够了,你可以怎么样?你想怎么样?你难道要把这一切唾手可得的,放弃吗?你甘心吗?”裴诗语忍不住吼道,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似乎也就这样轻松的崩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