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1章 我当然会祝你幸福-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061章 我当然会祝你幸福

    “你真的不明白我的意思吗?”凌悦站起来,目光灼灼的盯着裴诗语。

    裴诗语撇撇嘴,摇头:“我应该明白吗?凌小姐,如果你没事的话我想我就要离开了!”

    说话的时候,裴诗语从位置上站了起来,眼神看着窗外。

    她甚至不想看到凌悦了,这个女人真是有够蠢的,自己已经给她机会了,可是这个女人居然如此的幼稚。

    “瑞娜,你不要在这里装什么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吗?我告诉你,擎苍哥哥不会喜欢你的,永远都不会的。”

    凌悦被裴诗语的行为气倒了,有些生气的吼道。

    然而裴诗语却根本不想搭理她,感觉自己跟这个女人没有什么好说的了,还以为她可以说出来点什么不一样的,结果很失望啊。

    裴诗语看着凌悦,眼里带着浓浓的嘲讽:“凌小姐,他喜欢我,或者不喜欢我,都跟我无关,别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眼巴巴的希望封擎苍喜欢你。”

    “你记住了,我不稀罕,明白吗?”

    其实裴诗语本来也不想这么说的,可是凌悦一直这样,让裴诗语很不爽,感觉这个女人就是蠢。

    听到裴诗语的话,凌悦有些不敢置信的摇头,呢喃道:“怎么可能不喜欢他,没有女人可以拒绝擎苍哥哥的。”

    “我想你说的只是你自己吧,好了,既然你没话说,我要离开了。”

    裴诗语站起来准备走,然而凌悦却拉住裴诗语的胳膊:“你别走!”

    “你还有什么事?有完没完了,我告诉你,别烦着我!”裴诗语有些不悦的看着凌悦,对于她这样真是烦透了。

    然而凌悦却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让别人多么的厌恶。

    “你不许走,明天的婚礼,我不希望你捣乱,我跟擎苍哥哥好不容易在一起了,你不可以破坏我们!”

    凌悦委屈的看着裴诗语,就好像裴诗语已经破坏了自己的幸福一般。

    大概是因为凌悦太过于可怜了,裴诗语在这个时候居然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

    凌悦听到裴诗语的笑声,顿时忍不住说到,眼里还有疑惑,可是更多的却是警告。

    “我笑是我的权利,凌悦,你想要什么都跟我无关,可是你以为我像你一样,那么的不择手段吗?”

    “不是的,我瑞娜不是你凌悦,我做不到那样违心的事情。”

    裴诗语眼底透着悲伤,心里却似乎逐渐的空了起来。

    因为自己好像失去了特别重要的东西一般,怎么都没法回来了,这让裴诗语很痛苦。

    “你什么意思?”凌悦诧异的看裴诗语,对于她的话还是没有理解。

    “意思很明白,我不会破坏你的幸福,知道了吗?所以凌小姐大可不必如此的紧张!”

    裴诗语冷笑着说到,对于凌悦说的话,她其实还是有些明白的,因为凌悦简直就是没法形容了。

    如果世界上所有的女人都是凌悦这样,恐怕男人就更加的得意了。

    “你说的是真的吗?你没有骗我?”就算裴诗语说了,凌悦还是有些不信任的。

    因为裴诗语跟封擎苍俩个人,其实还是有些事情的,凌悦一直都知道,可是她却不想相信。

    不是不愿意相信,而是自己根本不敢相信啊,凌悦知道自己没有什么值得封擎苍留恋的,所以她只能让自己找到裴诗语,跟她说清楚。

    “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至于要不要相信,这就是你的事情了,凌悦,如果你没有别的话说,我就走了,我没空陪你玩这种无聊的游戏。”

    裴诗语起身,挣脱凌悦的手直接往外面走去。

    一路上高跟鞋的声音在地面上发出哒哒的声音,可是她的心却像破了一个洞一般,怎么都没法愈合了。

    裴诗语一直浑浑噩噩的走到了外面,才发现自己居然已经出来了,心里却痛的想哭。

    她爱的人明天就要结婚了,可是新娘却不是自己,什么有些可笑了。

    “铃铃铃!”

    手机忽然响起来,裴诗语神色麻木的拿出手机,上面显示的封总俩个字,不停的闪烁着。

    裴诗语毫不犹豫的直接挂断,如今自己根本不想跟这个男人再有任何的关系。

    他就要结婚了,自己除了祝福也只能祝福了,呵呵,其实这样也挺好的。

    裴诗语挂断电话后,手机就不停的响着,似乎永远不知疲倦,裴诗语不知道他要说什么,可是她却知道自己并不想知道。

    可能曾经还是对于这个男人有着一丝的期待,可是如今好像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俩个人永远没有办法在一起了,而且这次以后,裴诗语只想着离开,什么梦想,什么男人,似乎都已经不重要了。

    裴诗语直接关机,然后把手机扔在包里,打车准备回家,可是却看到了唐夜。

    他正远远的看着自己,眼里充满了疑惑,可是是诧异自己为什么会这个样子吧。

    明明早上还是元气满满的样子,然而如今就变成了这样。

    裴诗语扯着嘴唇给唐夜一个笑,可是她也明白,那个笑容一定是特别的难看。

    不过这个时候也不用管什么好看或者不好看了。

    “瑞娜,你怎么了?”

    唐夜直接走了过来,诧异的看着裴诗语,而他的手上还拿着要给裴诗语的精致饭盒。

    “没事。”裴诗语笑着摇头,可是心里却变成了一片海,自己想做什么,可是却根本无能为力。

    因为大海那么辽阔,人都那么弱这样下去,自己迟早有天会沉下去的。

    “你还说没事,你就差把所有心事都摆在脸上了,还好意思说没事,你也是奇葩了!”

    听到这番话,裴诗语顿时有些尴尬起来,因为她似乎确实跟唐夜说的一样了。

    “去你办公室吧。”唐夜笑了笑并没有在意裴诗语的沉默,因为他心里很清楚。

    其实在裴诗语跟凌悦俩个人在一起说话的时候,唐夜就已经过来了,可是一直没有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