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0章 你还是安分点-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060章 你还是安分点

    刚进去办公室,就听到宁子夸张的声音,裴诗语只能摇头,坐在椅子上将东西放在桌子上。

    “哇,这是什么,我们怎么都没有收到!”宁子好奇的看着桌子上的红包还有邀请函。

    其实公司所有人都收到红包了,可是别人的却没有裴诗语的多。

    而且邀请函并不是谁都有,宁子也知道几个人可能有什么不一样,但是并没有想太多。

    “宁子,你先出去,我冷静会。”裴诗语疲惫的靠在椅子上,其实自己全身的力气好像就这样没有了。

    也不知道是因为刚看到了凌悦,或者是因为别的什么,反正现在也没有什么力气。

    宁子出去了,裴诗语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呗桌子上的邀请函吸引了,那是一个大红色的帖子。

    上面不知道写了什么,裴诗语拿了起来,打开后却愣住了。

    因为邀请函里面,只有一行字:邀请瑞娜见证我们的婚礼。

    可是最重要的却不是这个字,而是因为邀请函里,居然还夹带了一个小纸条。

    虽然没有看,可是裴诗语也明白一定是凌悦的杰作了,她肯定是趁着封擎苍不注意,所以塞进去的。

    可是纸条上的内容裴诗语并不清楚,也不知道写了什么。

    她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打开了纸条,果然是凌悦的笔迹,她希望裴诗语今天中午可以跟自己去公司对面的餐厅。

    呵呵,看到这个纸条后,裴诗语忍不住笑了,真是不明白凌悦的心思。

    明明都要结婚了,居然还想着这么多,内心还是在害怕吗?还是有些担心吗?

    裴诗语并不想去思考凌悦的问题,她就是在想,自己到底要不要去,其实就算不去,裴诗语也知道,肯定是凌悦自己想说什么。

    但是公司里还有封擎苍,或者别人,凌悦不好意思,所以约自己出去。

    想给自己留点面子,当然最重要的是凌悦并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跟封擎苍之间还是存在问题的。

    想了很久,裴诗语还是决定要过去找凌悦,因为有些话确实应该提前说清楚了,比如让凌悦不必担心,或者让她惴惴不安。

    其实裴诗语就算不说,凌悦也是没有办法安心的,她害怕叶沛灵害怕会去搅局,当然了,还有裴诗语这个原本就应该消失了的人。

    凌悦每天要顾虑的实在是太多了,所以她那里还会有什么心情去想别的事情呢。

    离下班还有半小时的时间,裴诗语直接从办公室出发,往公司对面的餐厅走去。

    既然凌悦想约自己,那么这会凌悦肯定是早就去了,裴诗语可以说就是掐点去的。

    到了后,果然看到凌悦坐在靠窗的位置,面前还放着一杯咖啡,看起来悠闲而又雅致。

    其实凌悦如果不说话的话,看起来还是像一个千金大小姐,可是一旦说话,所有的形象立刻毁了。

    施怡跟凌非岩也不知道怎么会教育出来凌悦这样的孩子,单纯是单纯,可是却还是有些缺心眼的。

    大概是因为他们从小就没有告诉过凌悦,社会险恶吧。

    “凌小姐,我来了。”

    裴诗语直接走过去坐了下来,既然凌悦找自己,那么一定有很多话要说的,所以裴诗语一点都不担心。

    既然俩个人有时间,自然还是需要多说的。

    “瑞娜,你来了,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吗?”

    凌悦抬头看了眼裴诗语,然后再次低头看着自己的咖啡,然后说到。

    她的声音听起来很随性,可是裴诗语也知道,这不过都是凌悦的伪装罢了。

    一旦撕开了这层伪装,凌悦所有的一切都会暴露出来,自己确实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

    “不知道。”

    裴诗语老实的看着凌悦说到,因为自己确实不清楚凌悦找自己是为了什么,不过想也可以想到,都是因为封擎苍,不过裴诗语自然懒得承认。

    反正也是凌悦找自己的,那么就让自己自己说清楚就好了。

    “很好,既然你不知道,那我就直说了,我们也不需要客气的,对吧,瑞娜姐姐!”

    凌悦忽然之间抬头,笑嘻嘻的看着裴诗语,似乎俩个人就是关系特别好的好姐妹一般。

    但是裴诗语却知道,这里面的汹涌暗潮。

    “嗯,说吧。”裴诗语点头,没有笑,只是非常冷静的看着凌悦。

    因为裴诗语很想知道,凌悦到底会不会暴露出她的另外一面,比如说别的方面。

    毕竟见识过太多次凌悦的样子,裴诗语还是有些吃不准的。

    “瑞娜姐姐,我跟擎苍哥哥邀请你见证我们的婚礼,你应该很开心吧!”凌悦的这句话都是说的肯定句,并非疑问。

    她其实很清楚,可是却不想说出来,想让一切都按照自己的想法进行。

    然而裴诗语并不想顺着她,既然自己不开心,为什么还要让凌悦开心的结婚呢?

    就算她要嫁给封擎苍了,自己还是不甘心呢,那又如何,既然这样就让凌悦也不开心好了。

    “不,我并不开心,凌小姐,我想你很清楚,所以你也不用伪装什么了,我并没有别的意思,我不希望别人一直招惹我!”

    裴诗语看着凌悦,眼底有些轻视,她就是从心底里看不起凌悦,可是那又如何?

    自己看不起凌悦,不代表别人也跟自己一样,至少凌悦还是拥有很多的小粉丝的。

    “瑞娜姐姐,你什么意思?”

    听到裴诗语那么说,凌悦的心里顿时有些着急了,看着裴诗语急切的问到。

    自己的婚礼不可以再继续出问题了,否则自己将变成全世界的笑柄的,凌悦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她的订婚宴,婚礼,已经都被别人破坏了,如今好不容易等来了另外一场婚礼,凌悦自然不希望有人可以破坏掉。

    所以她必须提前把一切因素都给摒弃,这样她才可以安心的结婚。

    “没什么意思啊,你要结婚你就结婚啊,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应该做的,不是都做了嘛!”裴诗语无所谓的看着凌悦,她并不会承认自己想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