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9章 我的诚心够了吗-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059章 我的诚心够了吗

    宁子一脸的忧愁,好像自己有多大的郁闷一般。

    可是裴诗语听到后,立刻明白了,这确实是一件不好的事情,可是就算这样,别人也没必要开心啊。

    “宁子,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没说,比如大家为什么那么的开心!”

    裴诗语看着宁子问到,因为这件事应该也是比较重要吧。

    听到裴诗语的问题,宁子的脸上有些尴尬,最后还是告诉了裴诗语,原来是因为封擎苍早上过来,给大家每个人都发了大红包。

    原因就是因为,明天就是自己跟凌悦结婚的日子,所以也是为了奖励大家的。

    “嗯,我知道了,凌悦让我过去?”

    “是啊,你要不还是别去了,你去了她又该得意了,哎!”宁子担心的看着裴诗语,一点都不想让她去。

    因为凌悦那个人其实是有点睚眦必报的,如果自己过去了,一定少不了冷嘲热讽。

    可是裴诗语会怕吗?当然不怕了,既然凌悦想自己寻找不痛快,何必还给她留什么活路。

    所以裴诗语拍了拍宁子的肩膀,安慰道:“怕什么,我过去下,待会就回来,加油工作啊,虽然第一期很顺利,可是我们还得把后期的赶紧做出来!”

    因为她跟封擎苍已经说好了,会连续好几期推出来,所以必须一刻不停的努力。

    “哎,那你小心点,别被那个女人伤害了,我就是有点担心你。”

    听到宁子的话,裴诗语心里有些感动,不过还是不想宁子太过于担心了。

    “放心,你什么时候看到我被欺负过了。”裴诗语扯着嘴唇笑了笑,说不出的魅惑。

    宁子也被裴诗语的这个笑晃的有些失神了,再次回过神,才发现裴诗语已经离开了。

    而裴诗语这次也没有去别的地方,直接去了封擎苍的办公室,因为她知道凌悦既然那么说了,就一定是在封擎苍那里等着自己。

    “封总,凌小姐!”

    裴诗语站在门口并没有走进去,因为她知道俩个人现在可能还在做什么。

    听到裴诗语的声音,封擎苍跟凌悦俩个人都同时愣住了,尤其是封擎苍,若有所思的看了眼凌悦。

    “进来。”封擎苍直接对着外面说到,然后走过去开门,就看到裴诗语站在门口。

    看到是封擎苍开门,裴诗语忍不住笑了:“封总,凌小姐说有事找我,所以”

    裴诗语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俩个人都很清楚。

    而凌悦这会也听到了裴诗语的声音,朝着门口走了过来:“瑞娜姐姐你来了,我还去你办公室找你了呢!”

    “擎苍哥哥,我是想邀请瑞娜姐姐来我们婚礼,之前就说过的,我怕瑞娜姐姐不来,所以想确定下。”

    凌悦笑嘻嘻的看着封擎苍还有裴诗语俩个人,脸上带着笑。

    “凌小姐,既然是这个事,我想我已经说过了,我一定会去的,见证封总跟凌小姐的幸福时刻,我一定会去!”

    裴诗语笑着看向凌悦,心里很清楚凌悦打的什么心思,所以裴诗语也不想多说什么。

    既然凌悦就是想知道自己会不会去,那么自己也就只能坦白的告诉她,一定会去的。

    听到裴诗语的话,凌悦脸上顿时笑的更加开心了,并且亲昵的挽着封擎苍的胳膊说到:“擎苍哥哥,你看吧,我就说瑞娜姐姐既然答应了,就一定会来的,你还不信,现在该放心了吧!”

    封擎苍脸上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僵硬,最终还是露出一个笑:“嗯,你开心就好!”

    “嗯,我也希望擎苍哥哥开心。”凌悦笑着说到,可是她的心里却感觉到了一阵阵的痛苦。

    因为封擎苍看着裴诗语的眼神,似乎并不一般,她第一次感觉到了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俩个人在面前肆无忌惮的秀恩爱,裴诗语懒得看了,直接说了句:“凌小姐,封总,俩位的婚礼我肯定会到的,毕竟凌小姐的婚纱也是我亲自设计的!”

    “我的诚心够了吗?我想我一定会亲自见证你们的幸福时刻的!”

    裴诗语笑着看着俩个人,心里却感觉到了一阵阵的凄凉。

    好像自己就是一个多余的人一般,明明就很难过,可是还要装出来无所谓,甚至还得去参加他们的婚礼。

    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啊,裴诗语忍不住想到。

    “瑞娜姐姐,谢谢你。”凌悦松开封擎苍的胳膊,转过来对裴诗语说到,可是眼底的寒意却泄露了她的内心。

    她并不是很想裴诗语过来,因为裴诗语跟封擎苍俩个人,看起来一点都不简单呢。

    第一次,凌悦感觉自己好蠢,居然做了一个蠢事,如果裴诗语在自己婚礼做出什么,自己不是后悔莫及。

    凌悦不知道,自己的这些想法,居然有一天都实现了,可是如今她却丝毫都没有察觉发现。

    “客气了,凌小姐,既然没事,我就先走了!”裴诗语点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既然找自己演戏,自己陪着就是了,如今戏演完了,也是该散场了。

    裴诗语转头想离开,可是却被凌悦喊住:“瑞娜姐姐,这个给你!”

    “这是”

    裴诗语的话还没说完,手里就多了俩样东西,一个沉甸甸的红包,还有一个红色的邀请函。

    不用说,这一定是俩个人的结果请柬,或者是给自己的单独的邀请函了。

    裴诗语点点头,将俩样东西紧紧的捏在手里:“嗯,谢谢凌小姐,新婚愉快!”

    话说完了,裴诗语拿着东西转身离开,并没有回头也不想听后面的人再说什么。

    毕竟现在他们都是要结婚的人了,自己也收到了红包,还有邀请函,这有什么不满意。

    裴诗语出去后,立刻就快速的往自己办公室走去,脸上的笑容消失,恨不得直接把手里的东西扔了。

    可是不能,自己不能那么做,还得靠着这些东西在俩个人的婚礼上,参加婚礼了。

    “瑞娜,你怎么了?脸色这么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