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0章 失恋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050章 失恋了

    听到封擎苍的这句话,叶沛灵心里顿时有些气愤,可是最深刻的感觉却是无奈。

    因为自己似乎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帮助裴诗语了,这个男人,简直就是一个可怕的恶魔。

    “我想就算我不明智,也没有办法,不是吗?封总都已经想好了,我还能怎么样!”

    叶沛灵撇嘴不满的说到,对于他的事,叶沛灵也根本不想多做任何的评价。

    看着封擎苍不说话,叶沛灵冷笑一声:“封少,最后,我还是想告诉你,别辜负了瑞娜,否则你是一定会后悔的,后悔莫及!”

    这是叶沛灵最后一次的忠告,也是自己作为裴诗语闺蜜的最后一次帮助了。

    对于叶沛灵的这句话,封擎苍还是有些疑惑,准备开口询问,可是却听到裴诗语的声音。

    “灵灵,封总,你们俩个再说什么,吃点宵夜吧!”

    裴诗语说着却把东西放在了叶沛灵的跟前,很明显就是为叶沛灵做的饭。

    这让封擎苍心里顿时涌现出来一阵失落,下一秒就把叶沛灵跟前的碗直接夺了过来。

    “你干什么啊!”

    裴诗语惊呼道,对于封擎苍的这种行为很惊讶,没有想过封擎苍居然会做出如此幼稚的行为。

    “没什么,吃饭而已。”

    封擎苍抬头看了眼俩个人,一本正经的说到。

    然而叶沛灵怎么可能让他就这样抢走自己的东西,一只手已经上去,可是却被封擎苍抓住了另外一边。

    “这是瑞娜给我做的!”叶沛灵不甘示弱,瞪着封擎苍。

    看着俩个人就这样抢起来一碗饭,裴诗语心里简直无语极了。

    “你们俩个也太幼稚了吧,这是灵灵的,封总你的在后面!”

    裴诗语只能如实回答,其实是因为她看着叶沛灵太饿了,所以就先给她拿出来。

    然而没想到,自己这样的动作却让俩个人居然争夺了起来。

    “我就要这个!”

    封擎苍这个时候居然忽然之间幼稚了起来,挑衅的看着叶沛灵。

    听到他的话,俩个女人默契的没有说话,因为对于封擎苍的行为,她们确实不知道说什么了。

    “可是,灵灵喜欢吃这个!”

    裴诗语指了指碗里的东西,然后跑进去厨房再次端出来一个碗,放在封擎苍的跟前。

    看到这个,封擎苍果断放弃了叶沛灵的碗,立刻吧啦着吃面。

    “瑞娜,你说怎么男人比女人还要幼稚啊,真是醉了!”

    叶沛灵撇撇嘴,不过还是兴冲冲的拿起碗开始吃饭。

    看着俩个人吃饭的时候还在不停的说话,裴诗语心里莫名的一阵安心还有温暖。

    或许是因为俩个对于自己而言最重要的人,终于一起陪着自己了,这才是最幸福的。

    封擎苍吃完饭后直接告辞了,也没有说自己过来找什么东西,裴诗语也没有问。

    一直等到封擎苍离开了,叶沛灵这才八卦的抓住裴诗语的胳膊:“哇塞,小语,封少过来做什么啊,你们俩个人那会”

    叶沛灵一直坏笑着,虽然没有吧话说完,可是裴诗语还是明白了叶沛灵的意思。

    因为那会她来的时候,裴诗语正在跟封擎苍俩个人说话。

    “灵灵,我跟他能有什么,封少就是过来找东西的!”

    裴诗语无奈的说到,然后把话题转移到了叶沛灵的身上,问她怎么忽然过来了,而且这么晚。

    听到裴诗语的问题,叶沛灵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了,她郁闷的看着裴诗语:“小语,我失恋了”

    失恋了!裴诗语心里其实是不相信的,因为对于顾墨那个人,还是比较可靠的。

    所以裴诗语根本不相信,但是看着叶沛灵委屈巴巴的样子,裴诗语又有点怀疑了。

    “灵灵,到底怎么回事啊,你好好的怎么可能失恋呢?我觉得顾墨还是比较可靠啊!”

    裴诗语看着叶沛灵,这会她眼睛都有点红了,很明显就是受委屈了。

    这样的叶沛灵,裴诗语还是第一次看到,心里顿时心疼极了。

    “灵灵你别哭,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啊?”裴诗语这会看着叶沛灵居然哭了起来,立刻着急的说到。

    刚才还想着俩个人不可能有事,这会裴诗语却是真的相信了,俩个人有问题了。

    可是叶沛灵根本不听,直接抱着裴诗语开始哭起来。

    一直等到叶沛灵的哭声停下来了,裴诗语这才郁闷的看着她:“灵灵,到底怎么回事,你也哭过了,跟我说说,我帮你想办法啊!”

    其实裴诗语虽然心里很乱,可是却也明白这次一定是有什么比较棘手的事情。

    然而叶沛灵却摇头说:“没用了,我跟他说了,我永远不会回去了,你说我怎么那么傻!”

    在叶沛灵的解释下,裴诗语终于明白了叶沛灵这样哭的原因,原来真是因为她自己。

    俩个人在家里因为一些事吵了起来,最后顾墨居然接了封潇潇的电话,然后心急火燎的要出去。

    叶沛灵当然不让了,所以俩个人吵的更加厉害了,最后顾墨坚决要出去,叶沛灵就放下狠话,说他既然要去,那俩个人就算了。

    “灵灵,你一般不会这样啊?而且顾墨不是不喜欢封潇潇,他怎么又有电话了,而且还要出去?”

    这才是裴诗语最奇怪的地方,因为她完全想不明白,一直讨厌封潇潇的顾墨,怎么忽然之间就要出去了。

    叶沛灵听到裴诗语的话,眼里顿时就凶狠了起来:“小语他就是个混蛋,最近一直跟封潇潇联系,我都看到好几次了!”

    “可是每次问他,都不承认,所以我才生气啊,他一定是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叶沛灵一直在气呼呼的说着,对于封潇潇跟顾墨俩个人,她就是恨的牙痒痒的。

    可是听到这些,裴诗语心里却涌出来一个巨大的想法,不过裴诗语并没有说出来。

    她拉过叶沛灵,认真的看着叶沛灵:“灵灵,我问你一个事,你可得认真的回答我,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