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9章 令人尴尬的话题-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049章 令人尴尬的话题

    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到低在气什么,估计是因为封擎苍现在要娶凌悦了吧。

    虽然自己跟封擎苍没有关系,可是裴诗语有啊。

    “叶小姐你到底想说什么,如果不说,待会瑞娜出来了,恐怕你就不好说了吧!”

    封擎苍的嘴角始终都挂着淡淡的笑容,看起来格外的冷静。

    但是叶沛灵想了会,觉得封擎苍说的很对,他一定是觉得自己要说裴诗语的事。

    叶沛灵很无语,自己确实要说裴诗语的事,如果瑞娜听到,一定会不开心吧。

    可是最关键的是,现在裴诗语就是瑞娜,不过这种事叶沛灵还是有些不知道怎么说。

    “好啊,既然你这么想听,那我就说了!”叶沛灵挑眉看了眼封擎苍,然后看着他:“你把小语的坟地般哪儿了?”

    其实叶沛灵也就是故意提起来这个,想让封擎苍那个混蛋,可以心里有个想法。

    至少不会这样干脆就娶了凌悦吧,凌悦可是害了裴诗语的人啊。

    “叶小姐,这个事恐怕还真不能告诉你!”

    封擎苍拒绝了叶沛灵的问题,他并不想让叶沛灵知道裴诗语在那里,因为封擎苍私心里并不想叶沛灵可以找到裴诗语。

    因为裴诗语就是他一个人的,其他人不可以染指。

    听到封擎苍的话,叶沛灵整个人都要炸裂了,盯着封擎苍不满的说:“你凭什么啊,你们俩个人可是还没结婚呢!”

    “就算结婚了,你现在也要娶别人了,你还霸占我家小语干什么!”

    叶沛灵心里很不爽,如果不是因为裴诗语还在这里,她一定会上去动手的。

    可是封擎苍并不会这么想,他看着叶沛灵,问道:“我怎么不可以了?”

    “因为你不配。”

    叶沛灵冷冷的说到,因为她也知道裴诗语出事跟凌悦有不小的关系,所以封擎苍根本就不能跟凌悦扯上关系。

    “叶小姐!”

    “够了,你一直喊我做什么,难道我说错了吗?你明明知道,一切都跟凌悦有关系,可是你为什么还要娶她,难道你想让小语,死了也永远不得安生吗?”

    这才是叶沛灵最愤怒的地方啊,如果封擎苍可以好好的,叶沛灵当然不会说什么了。

    可是如今,封擎苍要娶仇人,这怎么可以容忍。

    关键裴诗语那个傻孩子,心里还是惦记着那个混蛋。

    “这是我的事,叶小姐还是关心关心自己的问题,不然”

    封擎苍最后的话还没说完,不过威胁的意味却很浓烈。

    就算封擎苍不说,叶沛灵也完全知道,她这次就是为了这件事生气的,不然也不会这么晚出来。

    “是啊,你是该管管你自己,在管管你家那个漏之鱼,别让她每天缠着顾墨,搞得就像没人要一般!”

    叶沛灵气呼呼的说到,似乎对于封擎苍很不满。

    可是封擎苍并没有说话,他听出来了叶沛灵话里的意思,似乎是因为封潇潇的事情。

    “叶小姐,她已经不是我们封家的人,所以她的事跟我们没有关系!”

    封擎苍皱眉说到,因为自己确实有段时间没有见过封潇潇,也没有她的消息了。

    封潇潇似乎从封家出去后,就一直没有在高调的出现。

    本来封擎苍还以为封潇潇可以坚持几天,然后回家,可是却没想到封潇潇这次这么潇洒,居然真的不回来了。

    “封少,有没有关系是你们的事,上次的事情已经够给面子了,如果下次碰到了,我一定不会轻易放过她!”

    叶沛灵真的很生气,尤其是封潇潇阴魂不散的模样,让叶沛灵快要气炸了。

    偏偏顾墨那个人反应迟钝,根本没有发现,还怪叶沛灵想太多了。

    这是想太多吗?如果不想太多,恐怕最后怎么被搞都不知道了,叶沛灵心里无奈的叹气。

    “随便!”

    封擎苍点点头,对于封潇潇的死活他确实不关心,也没有必要关心。

    因为封潇潇自己做出了错事,没有理由一辈子让别人替她顶罪抗雷的,一切还得自己来。

    “好啊。”叶沛灵听到封擎苍那么说,立刻脸上一喜,不过很快笑容就消失了。

    发现变脸这么快的叶沛灵,封擎苍心里除了无奈就是无奈了。

    “不过,还有裴诗语的事,还有瑞娜的事,你不觉得你都需要给我一个交代吗?”

    叶沛灵有些咄咄逼人了,然而封擎苍并没有害怕,目光往厨房看了眼,这辈跟封擎苍说到。

    听到要给叶沛灵交代,封擎苍脸色就有点不好,不过并没有怎么样。

    “叶小姐,你说的交代是什么?”

    这才是封擎苍好奇的地方,自己好像什么都没做啊,还需要什么交代,难不倒还要跟裴诗语道歉吗?

    虽然道歉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可是封擎苍依旧很懵逼啊。

    “你”

    “好了。就知道你不明白,那我好说话,你喜欢跟裴诗语在一起,还是瑞娜,别说是凌悦,打死我也不会信的。”

    叶沛灵忍不住说到,因为封擎苍实在是太会骗人了。如果稍微不注意,估计就会把他偏了。

    “叶小姐果然聪明,只是不管跟谁在一起,我都不会结婚的,大概是因为还没做好结婚的准备吧。”

    很多人会以为,只要俩个人相处一段时间,只要感觉什么的都对,估计也没什么要求了,

    “你以为我会信你?”叶沛灵抬头幽幽的说道。

    她并不是不相信封擎苍,而是不相信他身边的女人啊,鱼龙混杂,简直是五花八门,奇缺了。

    如果别人真要做什么,恐怕一定会直接到手吧,根本不会跟裴诗语这样。

    她的这个曲线救国,似乎有点困难了,好像封擎苍就根本不愿意。

    “叶小姐,是非公道,孰是孰非,都是需要尝试的。”

    “你厉害,你说什么都对,我听你的,可以了吧!”

    叶沛灵忍不住说到,心里却想着让裴诗语赶紧过来,自己不想跟这个男人在一起了,因为很可怕啊。

    “叶小姐这样才是最明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