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6章 等待是最初的荒老-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046章 等待是最初的荒老

    裴诗语一直在外面的椅子上坐着,等着封擎苍出来,可是一直等了一个小时,还是没有看到封擎苍的踪影。

    而裴诗语也明白了,一定是凌悦家里还有别的什么活动,所以封擎苍在里面还没发出来。

    不过裴诗语并不着急,如今在凌悦家这边,裴诗语忽然有些特别亲切的感觉,这让她特别奇怪。

    “小姐,你是谁?”

    忽然一个声音响起来,吓了裴诗语一跳,不过她还是很快稳定了下来,看着面前的保安。

    她皱了皱眉:“我在等人!”

    “不好意思小姐,我们这边晚上不可以有陌生人,还请你离开!”

    保安听到裴诗语的话,脸上顿时有些嫌弃,然后冷冷的说到,这让裴诗语有些郁闷。

    不过想到凌非岩的身份,裴诗语还是忍不住叹气,毕竟他身份特殊,自己一直在这里,恐怕也有点不合适。

    “嗯,我知道了。”裴诗语点点头,她也不想为难一个保安。

    况且自己等了这么久,他都没出来,估计也是被凌悦他们纠缠住了,所以现在自己其实应该离开了。

    不过这边是别墅区,好像打车根本很难,裴诗语心里郁闷,只能起身往外面走去。

    一路上,竟然没有遇到一个人,裴诗语一直走了半小时,才走到了小区的门口。

    看了看时间,裴诗语只能认命的叹了口气,早知道会这样,自己就应该直接回去的。

    然而世界上永远没有后悔药,裴诗语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她在路上一直不停走着,虽然现在已经快要接近凌晨,可是裴诗语心里却一点儿都不害怕。

    甚至她现在还有点小激动了,可能是因为今晚心情太好了,本来想着给叶沛灵打电话,可是不想麻烦她。

    不然按照叶沛灵的性格,肯定又是大闹一场。

    趁着走路的时间,裴诗语给石晓晓打了一个电话,确定唐夜现在还在不在了。

    毕竟唐夜那个人做事其实还是有点让人担心的。

    “嘟嘟瑞娜姐姐,你怎么这么晚还没睡觉啊!”

    电话刚响了一声就接了起来,然后电话里就是震耳欲聋的声音,不过裴诗语还是敏感的听到了石晓晓的声音。

    可能是因为那边太吵了,石晓晓的声音很大。

    “晓晓你在酒吧啊,唐夜这几天怎么样?”裴诗语笑了笑问道,毕竟现在对于唐夜的事,还是需要多关注一些。

    不过如今听着石晓晓在酒吧的声音,裴诗语也知道唐夜一定没事,不然按照石晓晓的性格,估计早就跟自己说了。

    “瑞娜姐姐啊,唐夜很好,听话,也没有要出去跑,我这会陪着他在酒吧呢,你就放心,这次我一定会看住他,不会让你失望的!”

    石晓晓那边忽然之间安静下来,她的声音也听着特别的清晰了起来。

    一定是石晓晓进去洗手间或者什么安静的地方她,不过裴诗语还是有些庆幸。

    “嗯,晓晓,这段时间辛苦你了,有事记得跟我说啊!”裴诗语笑着说到,似乎打电话的时候,时间就过的很快。

    如今裴诗语一个人在路上走着,也没有遇到一辆车,这边人出去也都是开车,不可能会有出租车过来。

    裴诗语跟着石晓晓又说了几句,然后挂断电话,忍不住叹了口气,因为石晓晓这个女孩子,确实很好。

    虽然性格有点急躁,不过跟唐夜俩个人还是特别相配的。

    裴诗语走了没多久,脚就开始痛了起来,这让她很无奈,可是看看这会天色,她并不想给叶沛灵打电话。

    手机忽然之间震动起来,裴诗语看到是封擎苍给自己的电话,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

    “喂!”

    “瑞娜你在哪儿?”

    电话里立刻传来封擎苍有点紧张的声音,似乎对于裴诗语的安危特别的紧张。

    听到封擎苍担心的声音,裴诗语顿时有些温暖了起来,不过还是没有表现出来。

    “封总,我在路上。”

    “你走了?瑞娜你等我!”

    封擎苍听到裴诗语在路上后,心里就好像被什么狠狠的撞击了一下,然后说完后直接挂断电话。

    看着电话被挂断了,裴诗语还是有些无奈,因为封擎苍的这个性格还是没有一点点的改变啊。

    裴诗语没有听他的等着,而是继续走路,反正这是自己的路,又怎么可以一直期望有人可以拯救自己。

    没有人可以每次都出现在身边,所以必须要学会勇敢。

    脚底下钻心的痛,可是裴诗语却并没有停下来,因为她知道有些痛永远代表着伤疤。

    “滴滴”

    黑夜中的喇叭声特别的清晰,裴诗语在听到声音的一刹那,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因为他真的来了,而是这么快,车子出现在身边的时候,裴诗语的眼里还是忍不住出现了一丝的感动。

    不过感动很快消失,自己出现在这里,其实也是有封擎苍的原因,所以没有必要去感激什么。

    “上车!”

    裴诗语听到声音后没有任何犹豫,也没有说话,直接拉开车门上车,坐在了副驾驶的位子上。

    “你怎么不等我?”

    封擎苍看到裴诗语上来了,并没有开车,而是转头看着裴诗语,眼底似乎还有受伤。

    这让裴诗语很想笑,她盯着封擎苍:“封总,我为什么要等你,况且我等你那么久,所以我只能离开了!”

    “没有人会永远在原地等你!”

    裴诗语忍不住在后面又说了一句,其实心里还是有点怨言的,否则也不会说出来这句话。

    然而封擎苍却有些沉默了,可能想起来确实是自己的错,他脸上一阵阵的愧疚。

    “瑞娜,对不起,我们回去吧。”

    听着他的道歉,裴诗语心里却毫无波澜,因为这些话,最近似乎真的听到了太多了。

    所以裴诗语根本不想听到对不起,这是最残忍的三个字。

    裴诗语没有说话,直接闭上眼睛靠着位置,希望用这样的方式让自己可以冷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