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又是因为那个女人嘛?-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06章 又是因为那个女人嘛?

    车子走到繁华的市区,看着窗外车来人往,裴施语也渐渐缓过神来。

    离开那个环境,那种瘆人的诡异感也消失不少。

    尤其一条短信进来了,让她更是眉开眼笑。

    是银行发来的信息,她发工资了!

    除了底工资还有翻译组的结算,加起来一共有五万多!

    她还是第一次拿到这么多报酬。

    文学翻译工作,主要是靠翻译字数算钱,底工资并不高。

    尤其之前她还是实习期,底工资给得就更低了。

    如果不是叶沛灵的收留,她想要生活,只能找那种又破又旧又小又远,还不太安全的城中村。

    想到叶沛灵,她连忙打了个电话过去。

    “灵灵,我领工资了!”

    叶沛灵笑了起来:“你又不是第一次领工资,有必要这么高兴吗。”

    “这次连翻译组的钱也一起结算了,我终于可以请你吃大餐了!”

    她第一次领工资,虽然也请灵灵吃了饭,但是实在是囊中羞涩,所以只挑了一家很普通的店。

    店里的饭菜还没她做的好,灵灵第二次再怎么说都不乐意去了,宁可在家里吃她烧的菜。

    她不是没想过轻灵灵去她最喜欢的饭馆,可对方比她还担心她没钱,死活不愿意去。

    现在,终于可以没有压力的请大餐了。

    虽然好友不缺这一顿,但是总是要表示表示的。叶沛灵帮了她太多太多,她不知道怎么报答,只能借于这种最传统的方式。

    叶沛灵一听顿时也跟着乐了:“真的?!那太好了,这一顿必须狠狠宰你。”

    “你周末有空吧?”

    “没空也得挤出时间啊!”叶沛灵笑道。

    虽然裴施语已经在翻译组有好一阵了,余问渊也很靠谱,不会让他手底下有被报酬的事发生。可是钱拿到手里的那种畅快感,是未来会进入口袋的感觉完全不同。

    这种重大时刻,当然要好好庆祝。

    “我到时候还会叫小萌一起过去,之前就说想介绍你们认识,结果一直没有机会。”

    叶沛灵自然没有异议,她很高兴裴施语能多认识几个朋友,也很高兴跟她们认识。

    “好啊,她喜欢不喜欢逛街,到时候我们一起去逛一逛。我最近太忙了,都好久没时间买买买了。”

    “她在这上头绝对和你很契合,她自称逛街狂魔,走一天都不会累的。”裴施语笑道。心里想着,到时候正好让两位好友给她参谋宴会穿些什么。

    不过现在就先不说了,到时候给她们一个惊喜。

    给叶沛灵打完电话,又给卫小萌拨过去。

    卫小萌一听有吃有玩,立马就应了下来。

    她现在也不用去宁老夫人家了,每天闲得发慌。

    卫小萌家境不错,大学毕业家人让她在家族公司里挂了一个闲职。

    去不去都没有太大的差别,上班时间非常自由,让她觉得很是无聊。

    所以宁可去宁老夫人那伺候花草,还让她觉得自己有用点。

    现在好友相约,求之不得。

    ————

    封氏总裁办公室。

    封擎苍正在迅速阅读文件,表情极其严肃,整个人都陷入低气压之中。

    他的眉头微微皱起,指尖无意识在桌面上敲打,好像在思考什么世纪难题。

    正在等候意见的销售主管顿时紧张起来,这情况看起来不妙啊!

    外头一直传总裁大人最近几天脸色很糟糕,原本以为是谣传,封少有啥时候脸色是好的?

    没有想到,传言并不做假!

    他一进来,就感受到了一种充满压迫力的气氛,让他简直快要窒息。

    男人虽然成天一副面瘫脸,可善于揣摩上司脸色的他,从面瘫中察觉到了细微的差别。

    现在竟然还皱起了眉头,他们肯定是做得太烂了,才让boss恼怒到这个地步。

    销售主管腿都软了,原本以为这次他们比上个季度提高了销售额,就算没有得到嘉奖,应该也不会被批评,没有想到还是没有达到boss的预期目标。

    销售主管咽了咽口水,硬着头皮为自己的部门辩解:

    “封总,上个季度是我们销售部尝试使用最新销售方式,要到这个季度末才能看到最终效果……”

    “稳扎稳打,继续保持。”

    “啊?”销售主管直接傻了眼,他刚才听到了什么?

    封擎苍并没有理会他的诧异,继续道:“不可冒进,注意查看市场变化,及时回馈以便调整细节。”

    “是,是。”

    男人说完,就将文件放到一边,又开始翻阅下一份文件。

    就这样完了?

    销售主管有些不敢相信,他总觉得根据boss的脸色,下一秒要发飙。现在没有等到这一吼,心里咋觉得少了点什么。

    封擎苍抬眼,暗沉的目光吓得销售主管直哆嗦,恨不得用平生最快的速度跑出办公室。

    硕大的办公室只剩下封擎苍一个人,空荡荡的没有一点声音。

    已经四天了。

    自从那天晚上之后,再也没有见过面。

    又如同从前一样,成了两条互不相交的平行线。

    他只能通过别人的口中,知道她的近况。

    这样的感觉,很不好。

    如果一切回到从前,那之前的相处又有什么意义。

    封擎苍的眼底暗了暗,身上散发出冷意。

    片刻之后,他拨了个电话。

    “封少。”陆伟祺冷硬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我要去参加余问渊的宴会,你去安排。”说完,也不管对方如何反应直接就挂了电话。

    陆伟祺怔了怔,看了看电话上显示的号码,是自家boss没错啊。

    今天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吗,最讨厌应酬,被誉为上层圈子最难请得动的封少,竟然主动想要参加宴会?!

    如果这个消息传了出去,不用想就知道会引起多大的轰动。

    余问渊这本新书都会借此更上一层楼,毕竟连封少都给面子的人,谁都好奇写出了什么东西。

    这次,又是因为那个女人嘛?

    他今天早上刚把裴施语要参加深渊的宴会传给男人,男人现在就主动参加宴会,这其中绝对不是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