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4章 天生不会撒谎-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034章 天生不会撒谎

    本来凌悦就不喜欢裴诗语,如今居然还要跟裴诗语道歉,这是凌悦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容忍的。

    可是自己现在不仅仅需要道歉,还要认错,不然封擎苍一定会对自己特别失望。

    为了封擎苍,凌悦什么都愿意做,可是今天她却不想道歉。

    “擎苍哥哥,我没错,我不道歉。”凌悦偏过头不去看封擎苍,让自己可以坚持住。

    如果自己看到封擎苍的样子,一定会忍不住心里的痛。

    听到凌悦的话,裴诗语脸上充满了嘲讽,她太了解凌悦了,怎么可能会这样甘心道歉呢。

    可是凌悦不道歉,封擎苍也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封总,我看还是算了吧,毕竟我可不喜欢勉强别人,况且凌小姐也没什么错,就是不小心把东西掉了而已。”

    裴诗语耸耸肩无所谓的说道,然后看着凌悦,眼里充满了笑,一种嘲笑。

    听到裴诗语的话,凌悦当即就忍不住了。直接转头看着裴诗语,毫不犹豫的怼了回去:“瑞娜你什么意思啊?你凭什么在擎苍哥哥面前说我坏话,你是不是想破坏我们!”

    看着凌悦如此一副急迫的样子,裴诗语真的忍不住笑了。

    “你笑什么!”

    “笑你天真,笑你厉害啊。”裴诗语扯着嘴唇说道:“凌小姐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毕竟我还很忙,并没有凌小姐这样的好福气!”

    对,没错,自己还需要工作,还需要上班。

    可是凌悦却抓住裴诗语的胳膊,不肯放她离开:“你别走,你告诉我,说清楚!”

    “小悦!”

    凌悦那种癫狂的模样让封擎苍的眉头一直紧紧的皱着,或许没有想到,凌悦居然会这样把。

    然而封擎苍的声音对于凌悦却根本没有什么约束力,反而让她更加激动了起来。

    “擎苍哥哥你别管,我一定要让她说清楚,凭什么冤枉我。”

    凌悦抓住裴诗语的胳膊,眼里充满了狠厉,这幅样子真让裴诗语吓了一跳,并不是害怕,只是有些意外罢了。

    因为凌悦一向都是表现出来像小白兔一般的模样,如今这样,还真是让人意外。

    “凌小姐想听什么?”裴诗语忍不住问道,对于凌悦这个人她还真是有些啼笑皆非了。

    明明就是她自己错了,可是却还是在这里想让自己说什么。

    莫非还想让自己在封擎苍面前替她洗白了,真是想到太多,也想到太美好了。

    “你告诉擎苍哥哥,这不是我的错。”凌悦固执的说道,可是裴诗语却无奈,因为凌悦果然就是为了这个。

    可是自己要怎么说?告诉封擎苍,不是凌悦的错,衣服自己跑地上了?

    裴诗语很可惜的看了眼凌悦:“抱歉,凌小姐,我这个人天生不会撒谎,还请你谅解!”

    一句话,让凌悦的脸色顿时更加难看了,可是如今她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把自己逼到了这样一副尴尬的镜地。

    封擎苍看着凌悦这样,心里对于她很失望,不过也很正常,毕竟凌悦就是这样的。

    “小悦,我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封擎苍没有耐心了,看着凌悦说道。

    如果凌悦再这样继续执迷不悟下去,恐怕封擎苍真是忍不住现在就当场翻脸了。

    听到封擎苍的话,凌悦脸色顿时更加的惨白起来:“擎苍哥哥,我”

    “道歉。”封擎苍没有多余的话,冷冷的看着凌悦,可是眼底却还有着深深的警告。

    也是这种眼神让凌悦有些害怕起来了,因为凌悦很怕封擎苍不高兴,所以她现在没有别的选择了。

    “我知道了,擎苍哥哥。”凌悦紧紧的咬着嘴唇,低着头说道,声音很小可是听起来却那样的凄凉。

    看着俩个人的样子,裴诗语心里充满了惆怅,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还要停下来,看着他们。

    难道就是等着凌悦的一个道歉吗?不,并不是这样的,自己就是想看看封擎苍会如何处理。

    很好,如今封擎苍还算是没有让自己失望。

    而凌悦答应了道歉后,就一直低着头没有说话,似乎正在酝酿着该怎么道歉怎么说。

    对于凌悦来说,这就是一次可怕而又憋屈耻辱的事情,所以他心里再恨也不能表现出来。

    为了自己心里的那个人,凌悦只能鼓起勇气,慢慢的松开裴诗语的胳膊,然后抬头,一眼就撞进了裴诗语嘲讽的眼神里。

    这个眼神,差点就让凌悦以为自己要推开她了,可是凌悦居然神奇的没有。

    对,她忍住了,如今自己一定不能冲动了,冲动就是魔鬼,会让自己进入深渊的魔鬼。

    凌悦的脸上有些痛苦,可是她痛苦,裴诗语心里才更加的舒服。

    “瑞娜姐姐,对不起,都是我错了,我不应该闹脾气,不该把东西扔在地上,不该对擎苍哥哥撒谎,冤枉你!”

    凌悦的声音听着很正常,可是裴诗语却可以想到,她是怎么咬牙切齿说出来这番话。

    所以裴诗语并没有说话,就是那种安静的看着凌悦,她不知道说什么,原谅他吗?

    “瑞娜姐姐,请你原谅我,我以后不会再这样任性了。”凌悦看到裴诗语不说话,立刻再次说道。

    既然已经道歉了,多几句跟少几句并没有什么关系,所以凌悦根本不会在意了。

    她现在只想让封擎苍可以消气,不要怪她。

    “哦。”裴诗语看了半天,最终就淡淡的回了一个哦字,没有了后文。

    听到这个哦,凌悦的内心是崩溃的,她抬头看着裴诗语,不明白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瑞娜姐姐,你原谅我了对吗?”凌悦欣喜的看着裴诗语,这倒不是她装的,而且真希望裴诗语原谅自己。

    因为只有裴诗语原谅自己了,封擎苍才会开心啊。

    裴诗语摇摇头,可惜的看着凌悦:“并不,你做的事并不是一句对不起就可以的,所以我不想讨论这个话题。”

    裴诗语说完,再次看着封擎苍,目光里充满了嘲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