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3章 我哪里错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033章 我哪里错了

    “说什么?我告诉你,别以为我好欺负,我不知道你的那些龌龊事!”

    凌悦这会也不干了,眼睛瞪着裴诗语,就好像裴诗语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一般。

    而她的这种行为,也被封擎苍全部看在了眼里,顿时一阵失望。

    “怎么回事!”

    当封擎苍的声音响起来的时候,俩个人都愣了一下,因为谁也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封擎苍会出现。

    “擎苍哥哥你终于来了,呜呜,瑞娜,她,她”

    凌悦委屈巴巴的指着裴诗语,可是她了半天却没有说出来一句话,可是脸上的表情却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看到凌悦这幅样子,裴诗语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凌小姐,你倒是说啊?我怎么了?”

    其实裴诗语本来是不想跟凌悦计较的,可是如今看到她这个样子,裴诗语立刻换了想法。

    自己为什么不跟她计较?她有什么值得自己怎么样呢?

    “擎苍哥哥,你看她啊!”凌悦撒娇跺了跺脚,心里却在盘算着该怎么告诉封擎苍。

    毕竟东西也是自己扔在地上的,如今看着明晃晃的,想撒谎也是不可能。

    封擎苍的目光在地上的东西绕了一圈,然后看着裴诗语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其实封擎苍已经看到了,可是如今还是想问问俩个人。

    他并不想偏心任何一个人,凌悦虽然比较娇气,可是也是自己的未婚妻,马上就是妻子了。

    而裴诗语,他也并不想责怪,唯一希望的就是可以给俩个人一个台阶。

    裴诗语听到封擎苍的话,忍不住冷笑,看着凌悦:“封总还是问问凌小姐吧,毕竟我可不能乱说,凌小姐背景雄厚,我能说什么。”

    听着裴诗语的一番话,凌悦顿时得以起来,因为裴诗语说的确实很对啊,而且凌悦觉得封擎苍就是自己最强大的背景。

    然而这番话听在封擎苍的耳中,却是那么的讽刺,他盯着裴诗语:“我还是想让你说!”

    “凌小姐,你是想自己说,还是我帮你澄清下,地上的东西是如何下去的!”

    裴诗语看着凌悦问道,其实这也是一种威胁,如果凌悦自己不说,那么自己替她说,至于说出来什么,恐怕都要她自己受着了。

    “擎苍哥哥,我,我不小心把东西掉地上了,然后瑞娜姐姐就一直怪我,说我仗着有你,就”

    凌悦抓住封擎苍的胳膊说道,看着凌悦如此撒谎居然不脸红,裴诗语都忍不住想笑了。

    不小心?她那是不小心吗?恐怕明眼人都会看出来吧。

    “凌小姐,我为什么怪你?既然你不小心,我当然应该体谅你不是吗?”裴诗语循循善诱,对着凌悦说道。

    而凌悦此时完全沉醉在自己的思想里,对于裴诗语的话并没有多想,直接脱口而出:“当然是你嫉妒我了,不然怎么会这样!”

    凌悦的话理所当然,似乎所有的人都是欺负她的,而她的态度让封擎苍心里对于凌悦的印象,顿时一落千丈。

    可是还没等到封擎苍说什么,凌悦这会立刻转过来看着封擎苍说:“擎苍哥哥,今天一整天她都欺负我,要我做各种事,还说我,虽然我比较笨,可是我也用心了啊!”

    “啪啪!”听着凌悦如此精彩的话,裴诗语当然忍不住鼓掌起来,她编瞎话的本事真是太厉害了。

    “凌小姐,你说的真好,不知道你这么能言善辩,你爸妈知道吗?你得擎苍哥哥知道吗?”裴诗语忍不住讽刺道,实在是因为凌悦真是太能装了。

    本来其实可以正常的说的,然而他这个样子,确实让人心里郁闷。

    “瑞娜姐姐,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凌悦委屈的看着裴诗语,好像裴诗语这么说,让她很委屈一般。

    俩个人的话,让封擎苍一阵头大,不过最后他还是看着凌悦说:“小悦,你知道我最讨厌撒谎的人!”

    “擎苍哥哥,你要相信我!”凌悦撇着嘴说道,眼睛里布满了水光,似乎随时都会哭出来一般。

    也是她的这种情绪让裴诗语瞬间就发怒了,凭什么凌悦就可以这样为非作歹的,而且明明自己做错了,居然还给别人泼脏水。

    “凌小姐,想让别人相信你,那也得你自己做出来正确的事。”裴诗语冷声说道,这会她根本不想忍受这个女人了。

    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蠢的人,裴诗语看了眼凌悦,然后弯腰捡起地上的东西:“封总,既然没事那我就走了,凌小姐这样的助理,我还是用不起!”

    “对了,以后记得别把这种艰难的任务交给我,我怕我一个不小心,就又让凌小姐受委屈了。”

    裴诗语的话强硬而有些冰冷,其实她现在唯一想的就是赶紧过去那边,因为菲莉丝还在等着呢。

    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还不如尽早过去,毕竟时间那么宝贵。

    然而裴诗语刚转身准备离开,就被封擎苍一把抓住胳膊:“等等!”

    裴诗语停了下来,转头看着封擎苍:“封总,还有什么事吗?”

    她礼貌而有疏离的问道,眼底却有些落寞,因为这些宠溺原本都是属于自己的,可是如今却变成了凌悦。

    “等等,我送你们过去。”封擎苍点点头说道。

    然而裴诗语却忍不住冷笑:“封总,别开玩笑了,我一直我刚说的很清楚,我不需要凌小姐这样的助理,用不起。”

    其实裴诗语就是故意的,她知道封擎苍一定是想做什么。

    “小悦,给瑞娜道歉!”封擎苍忽然之间说道,目光凌厉的看着凌悦。

    可是听到封擎苍的话,凌悦却有些懵了:“擎苍哥哥,怎么都是我的错,我为什么要道歉!”

    就算真的错了,凌悦也不想跟裴诗语道歉,因为她总是感觉这个女人给自己一种特别危险的感觉。

    “小悦,我不想重复第二遍!”封擎苍的声音没有一丝感情,看着凌悦的眼睛也充满了不耐烦,这让凌悦格外的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