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7章 愿以后都有人陪你看日出日落-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027章 愿以后都有人陪你看日出日落

    俩个人就这样静静的站在大海的面前,好像一种神圣的仪式一般。

    甚至,裴诗语有种错觉,俩个人好像回到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还是那个小小的少年。

    自己也是那个小女孩,俩个人就这样幸福的生活着,可是后来却还是发生那么多的不愉快。

    可能白雪公主跟王子也是没有办法一起生活的,所以裴诗语并没有很难过。

    至少现在,那个男人还是陪着自己,他就在自己的身边,陪着自己一起等待日出。

    “苍,”

    裴诗语转头看着封擎苍,眼里却是深深的眷恋还有深情,这种感情让封擎苍疑惑。

    可是他却好像理解了裴诗语的意思,还有她所有的感情依恋。

    “瑞娜,你好美。”

    封擎苍笑着说道,可是他的眼里却是一片清澈,裴诗语明白,他还是没有想起来。

    这个男人虽然喜欢瑞娜,可是他的心里却始终都藏着另外一个人,即使他不记得了,还是隐藏着。

    或许那是一种隐藏的爱吧,裴诗语忍不住笑了。

    她走过去,双手抱住封擎苍,靠在他的胸口,轻声说“你知道吗?我有过一个梦想,跟自己心爱的人,永远在一起。”

    “可是如今,我却找不到他,你说我要怎么办呢?我只能一个人努力的前进,我知道他一定在等着我。”

    裴诗语的声音很轻,很柔,她一直等着他,可是他却始终想不起来自己,这是不是一种悲哀呢。

    听到裴诗语的话,封擎苍有些错愕,不过还是伸手搂着裴诗语:“瑞娜,你会找到那个人的。”

    是啊,会找到的,可惜却不能是你。

    裴诗语其实很清楚,如今封擎苍到底在想什么,只是自己心里还是会有些期盼的。

    但是往往期盼都是会破裂的,如果期盼一旦破裂了,那么等待自己的,就一定会是万劫不复。

    “嗯,我们去那边吧。”裴诗语从封擎苍的怀里出来,指着另外一边的石头说道。

    俩个人可以坐在石头上等待日出,裴诗语其实有点困了,可是俩个人第一次等待日出,她并不想睡觉。

    靠在封擎苍的肩膀上,裴诗语总是会有种错觉,好像自己做的事情是另外的什么。

    似乎总是有什么被自己遗忘了,错过了,可是却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了。

    裴诗语的心里充满了惆怅,听着海浪的声音,她的心都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平静下来。

    “在想什么?”封擎苍似乎察觉了裴诗语的心情,忍不住问道。

    裴诗语笑了笑,摇头:“没什么,就是有些感慨罢了。”

    “苍,说说你啊,你第一次遇到我!”裴诗语忽然想知道这件事了,俩个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听到这句话,封擎苍明显的有些楞了,最终他还是慢慢的说了起来:“其实第一次看到你,我很诧异,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

    “我知道你一定很想说我,有未婚妻了居然还会对美女这么说,可是你不一样,我也不知道怎么,对你总是有种特殊的感觉。”

    听着封擎苍的这番话,裴诗语有种落泪的冲动。

    “你不会想说感觉我很熟悉吧,好像总是碰到有人这么说,你都不是第一个了。”

    裴诗语忍不住开玩笑,因为封擎苍确实是这么说过的,可是她却知道,那是因为,他的心里还有自己。

    “可能吧。瑞娜,你怎么会想到答应我来我公司,明明你还有别的选择。”

    这还是第一次封擎苍这样问别人,因为在别人的眼里,其实封擎苍的公司明明就是最好的。

    大概也就只有顾墨那边可以跟封擎苍相提并论了,可是很显然,裴诗语最终还是选择了封氏。

    裴诗语有些为难,这个问题确实很难回答,总不能说,我就是故意想去的吧。

    “可能是因为感觉吧,我这个人一向比较相信感觉,你这么优秀的人,我可是听了很多遍,自然有些好奇。”

    裴诗语还算比较坦白的说道,因为封擎苍的名字,其实更多的就像神话一般的存在。

    然而自己却没有什么机会了,或许这也是裴诗语第一次跟封擎苍俩个人这样平和的聊天吧。

    没有任何的算计,没有别的什么,只有真诚。

    半晌,封擎苍才开口:“瑞娜,你知道吗?过几天就是她的忌日了,也就是服装展那天,我就是想让她看看,她喜欢的。”

    听着这句话,裴诗语莫名的有些想哭了,她疑惑抬头看着封擎苍:“你说的是裴小姐吗?”

    明明自己就是裴诗语,还得这样假装,很多时候裴诗语感觉自己真的很累吧。

    可是没有理由,没有答案,自己就是这样做了。

    “嗯,是她,最近我总是梦到她,她在梦里哭,跟我说话,可是我却听不清她说的什么,可能她过的并不好吧。”

    封擎苍的声音很淡很轻,似乎被风轻轻的一吹,就要吹跑了。

    可是裴诗语却依旧听到了,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梦到自己了,可以看清楚吗?

    裴诗语笑了笑,手却轻轻的抓住了他的手,俩个人默契的没有说话,就这样安静的靠在一起。

    或许俩个取暖的人,也是可以这样互相依偎的吧,可是裴诗语却更加希望,有一天自己老去了,依旧可以牵着那个人的手,这样相依相偎。

    “苍,愿你往后都有人陪你看日出日落。”

    裴诗语笑了笑说道,她脸上的笑就像天上的云彩一般,让人忍不住痴迷。

    或许裴诗语自己并没有发现,其实她真的落泪了,眼泪一滴滴的落下来,打在封擎苍的手上。

    封擎苍不明白,明明好好的,可是裴诗语为什么忽然之间就变的如此悲伤了,是因为自己吗?

    不,封擎苍很清楚,她的心里也藏了一个人,可是好像并不是自己,所以封擎苍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知道说什么,只能这样安静的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