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那样的我是不是很惹人讨厌-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04章 那样的我是不是很惹人讨厌

    裴施语趁着余问渊在吃面的空当,又开始收拾外面的客厅,方便一会儿的工作。

    如果,余问渊能恢复平常状态的话。

    她卷起袖子开始收拾,这个房子很大,想要全都收拾干净在这么短时间之内是不可能的。

    不过把小茶厅弄整齐干净,还是不成问题。

    三下五除二,原本乱糟糟的角落,露出空间一角。她将四脚尚存的桌子椅子搬了过来,一个小会客角落就收拾出来了。

    只是灰尘非常的厚,看着脏兮兮的。

    正当她转身想要去寻找拖把的时候,被身后的人影吓了一跳。

    看清楚来人,她才舒了一口气。

    “余先生,是你啊,吓了我一跳,面吃完了吗?”

    余问渊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平常温和的眼眸多了其他内容。

    “余先生?你还没有清醒吗?”裴施语微微皱眉,不知该如何是好。

    她来之前,安慕容就曾经说过,余问渊还没有清醒的时候,脾气非常古怪,不过缓缓就会好了,让她要撑过这一段。

    可现在这么长时间了,他还没有恢复,她今天是不是没选对日子?

    “抱歉,刚才吓到你了吧?”余问渊微微一笑,那个温和总是带着笑意的深渊大神,又回来了!

    裴施语感受到了他气场的不同,心理顿时舒了一口气:“余先生,你刚才那个样子真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我被饿着,就会不想开口讲话,脑子也不太清醒。”余问渊略带愧疚的解释,随即又好像不经意的开口问道:

    “那样的我是不是很惹人讨厌?”

    “那倒没有,就是有点奇怪。我还是比较习惯你现在的样子,刚才那样总觉得好像陌生人一样。”裴施语笑道,实际上她并不太喜欢那样的余问渊。

    她认识的余问渊是会给人阳光的,整个人充满了正能量。可是刚才的余问渊却像是活在阴暗的地方,十分的冷漠。

    余问渊只是笑了笑,目光闪了闪又恢复了正常。

    他看了看自己,不由摇头,无奈笑了起来:“你先等我一下,我先去洗漱。”

    裴施语自然没有异议,等他上楼之后,又开始忙碌起来。

    她走进厨房,找到扫帚,将专门品茶的小客厅打扫干净,还用拖把拖了一遍。

    这里虽然很破败荒芜,但是所有东西都非常的齐全。

    桌椅擦拭干净,她还找到一个花瓶放在桌上,从花园里采了一朵花插了进去。

    不过一会工夫裴施语就把这个小角落,收拾得非常干净,又充满情调。

    整个环境十分的破败,唯独这个小角落最是干净别致,如同沙漠中的小花一样夺目。

    她拍了拍手,对自己的成果很是满意。

    “啪啪啪——”

    鼓掌声从身后传来,不用转身就知道是谁。

    “你很厉害。”余问渊清澈又温柔的声音响起,如同潺潺泉水,清透人心底。

    此时的余问渊身穿一套白色的中式休闲服,和平常风格一样,儒雅飘逸,充满了名士之风。

    身上飘着淡淡的徽墨味道,若有似无的飘入鼻中,非常的清雅好闻,如同他给人的感觉一般。

    他的容貌很出众,和封擎苍那种刀刻般的英挺轮廓不同,他的五官线条更加柔和。

    如同古代书生一般,温润如玉,博学多才。

    还是那种善于骑射,六艺精通的贵公子。

    手可挥墨,亦可舞剑。

    眼眸如天上的月亮,发出淡淡的光芒。

    眉眼里好像总带着笑意,十分的温和。

    与他相处,如同春风拂过,让人感受不到紧张,永远不用担心会冷场。

    “这并不算什么,很多人都会做。”裴施语笑道。

    余问渊却摇了摇头:“看来你在翻译组,还是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真正价值。”

    裴施语怔了怔,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说。

    她知道自己从前是有些自卑,但是现在已经好了许多。刚才也并不是谦虚,而是那些劳动本来就没有多大技术含量,很多老阿姨都做得非常好。

    不过两人没多闲聊,开始进行工作。

    余问渊又进入了另一种状态,严肃认真,一丝不苟。

    如果不是裴施语做了充足的准备,肯定会被问住。就是这样,结束之后她觉得整个脑子都快要爆炸了。

    “今天敲定这一部分,最迟这周五会将初稿发到你的邮箱。”

    裴施语把刚才讨论的结果,又看了一遍,发现没有问题这才开口道。

    “ok,我会把周末的时间空出来,下周把意见反馈给你们。按照以往了经验,这个月底就可以定稿。”

    裴施语玩笑道:“如果完不成,我们翻译组肯定会被粉丝们轰了。”

    余问渊笑了笑,茗了一口茶茶,抬眼问道:“这次工作完成之后,你有什么打算?”

    “啊?就在出版社继续做翻译工作啊。”裴施语怔了怔,有些不明白他会这么问。

    余问渊很清楚她隶属于出版社,是出版社的翻译。

    “你的才能可不仅仅是翻译,这只是你其中一项很普通的技能而已,你真的甘心这辈子就做一个小小的翻译?”余问渊的眼眸注视着她,好像要看穿她的心灵。

    裴施语完全愣住了,她还有其他才能,她怎么不知道?

    “翻译工作也还不错啊。”她喃喃开口,虽然这份工作的工资并不算很高,但也不算很差,足够温饱。

    比起叶沛灵来说是差了不少,但是也还是一份体面的工作。

    工作环境相对单纯,因为有安慕容他们的帮助,现在她的能力在业界还算不错,可以立足脚跟。

    她从来没想过,还有其他可能。

    “你确定你想要的未来,只是‘还行’?”余问渊依然目光灼灼的盯着她,让她无法遁形,逼着她面对自己的心。

    裴施语被他打乱了心绪,整个人变得有些慌乱。

    余问渊却没有打算就这么放过她,目光仅仅的盯着她,一个字一个字的砸到她的心上。

    “你太容易‘习惯’,然后听之任之,得过且过。你是否还记得你儿时的梦想?是否真的确定,现在和未来的规划,是你心底真正想要的?”

    (看在某随这么努力码字上,大家记得多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