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0章 你别想抢走我的东西-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020章 你别想抢走我的东西

    裴诗语没有注意到的是,在她说了没有的时候,施玲松了口气的样子。

    如果裴诗语看到了,估计又要伤心了,可是如今她自己一个人沉浸在这种痛苦了,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办。

    “你真的想好了吗?”似乎是有些不相信或者不确定一般,施玲忍不住问道。

    因为裴诗语对封擎苍的感情,施玲还是非常清楚的,她也没想过,裴诗语居然会这样放弃。

    裴诗语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我现在根本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其实裴诗语也很矛盾,对于封擎苍跟凌悦俩个人的婚礼,她好像从来都没有想过去破坏或者如何。

    毕竟封擎苍现在也完全想不起来自己,裴诗语还是想等着封擎苍记起来自己。

    “哎,你啊,不管你做什么,你只要知道,我永远支持你,明白吗?”施玲看着裴诗语说道。

    听着施玲这样的话,裴诗语心里其实还是很感动的,因为施玲其实对她和颜悦色的时候并不多。

    更多的时候,她都是抓狂的,尤其是面对顾笙的时候。

    上次在医院,施玲还让自己滚,其实裴诗语心里特别难过,但是她又可以怎么样?

    施玲对于顾笙的执着,每个人都看在眼里,如果因为自己而让顾笙出现意外,裴诗语自己也不会原谅自己。

    “谢谢,我好开心,真的。”裴诗语有些哽咽的说道,对于施玲她这次是真的非常感动。

    尤其是现在,顾笙的病情已经慢慢稳定吗下来,而施玲应该就会好很多了,不会一直对顾笙那样的压抑的控制。

    其实很多时候,施玲的行为真的会让人有种窒息的感觉。

    听到裴诗语那么说,施玲摇头,怜惜的看着裴诗语:“傻瓜,说什么谢谢,都是我对不起你,不能让你跟我相认!”

    “不是,我没有怪你,这样挺好的,我就希望你可以好好的就好了。”裴诗语摇头,对于相认不相认的问题,其实她也没有很执着。

    裴诗语就希望施玲可以生活的好一些,毕竟她已经够不容易了,被施怡那样陷害。

    如今她才刚可以稳定的生活,如果因为自己而丢了一切,裴诗语感觉自己一定会受不了的。

    “你太懂事了,让我情何以堪啊。”施玲摇摇头,眼里却出现了一丝愧疚,这是对于裴诗语的愧疚。

    至于为什么愧疚,恐怕也只有施玲自己心里可以清楚。

    “铃铃铃。”

    裴诗语的手机忽然响起来,她看了眼,这才想起来,自己跟菲莉丝一起来的,如今菲莉丝这么久没看到自己一定着急了。

    “我,我先走了,我同事还等着我,等我改天,给你打电话!”

    裴诗语拿着手机对施玲说道,然后将电话接起来,刚接通就听到菲莉丝激动的声音:“天,瑞娜,你去哪儿了,为什么我找不到你,你怎么还不回来啊!”

    菲莉丝激动的声音让裴诗语有些汗颜了,自己居然跟凌悦还有施玲说话,忘记了菲莉丝的存在。

    她立刻对着电话愧疚的说:“菲莉丝,我这边遇到了熟人,就跟他们说了会话,我马上过来,你等”

    裴诗语的话还没说完,手机就被人直接打的摔在了地上,屏幕立刻变成了黑色。

    她诧异的回头,就看到顾芮趾高气昂的盯着自己,这让裴诗语很无奈,不明白顾芮这是做什么。

    “顾小姐,你这是做什么?”

    “装什么?我告诉你,你别想抢走我的东西,刚还说自己要走,这么一会,你居然跑道我妈这里来,你还要不要脸啊。”

    顾芮指着裴诗语骂到,因为她的声音太高,餐厅很多人都把目光投向了三个人这边。

    听着顾芮的话,裴诗语都有些想笑了,明明就是她一直霸占着自己的母亲,怎么现在反倒变成自己的错了。

    “我不懂你什么意思,只是顾小姐你这样的行为,真是让人大跌眼镜。”裴诗语不满的说道,弯腰准备从地上吧手机捡起来。

    然而顾芮怎么可能让她如意了,直接一脚上去,因为顾芮穿的是单跟鞋,屏幕被她这样一踩,立刻变的破碎不堪。

    “小芮!”施玲大声的喊了声,对于顾芮的行为,显然也是十分的不满。

    然而顾芮听到施玲的声音,还不满的噘嘴:“妈咪,你还帮着她,她就是个狐狸精,你”

    “你给我闭嘴!”施玲恨铁不成钢的看着顾芮,恨不得把她的嘴给现在就缝住了。

    为什么自己这么精明,就会生出来顾芮这样蠢的孩子。

    “妈咪”

    顾芮确实很委屈啊,自己只不过就是出手教训了一下这个瑞娜,怎么施玲就这样粗暴的吼自己。

    其实施玲从小对顾芮都很温柔的,从来没有喊过或者骂过,可是现在却因为裴诗语这样做了,顾芮心里对裴诗语的恨更加的多了几分。

    “顾老夫人,没事的,顾小姐她年龄不用跟她计较,手机我拿去修修就好了。”

    裴诗语冲着施玲笑了笑说道,毕竟顾芮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妹妹,总不能真的跟她一般见识。

    况且顾芮也只是担心自己回抢走了她的妈妈,这个还算是比较正常吧。

    “瑞娜小姐啊,真是抱歉,都是我没有教好她,才让她变的这样娇纵!”施玲有些难过的说道,目光却盯着顾芮,显然对她很愤怒。

    偏偏顾芮就是不怕死的,都这个时候了,就是不消停,听到裴诗语给自己说话,她根本不领情。

    “你少在这里假惺惺了,你这个虚伪的女人,表姐说的没错,你就是个虚伪的白莲花!”

    顾芮气呼呼的冲着裴诗语说道,可是她的这些话却让施玲脸都气的有些不对了。

    “顾小姐,还希望你注意下自己的言行,这里可是公共场合。”裴诗语忍不住出口提醒道。

    实在是因为顾芮说的话太难听了,而且这么多人,她这个样子如果被传出去了,估计别人都会说闲话。